世界杯盘口 > > 大医凌然 > 第144章 手外聊天群
    将累瘫的王主任送回办公室,凌然也不急着回手术室了。

    今天的两名断指再植的患者,虽然是王海洋主任挑选的,但依旧是急诊科的病人,进的也是急诊科的病房,等于说,他们也要占去两个床位。

    而床位,是急诊科目前最稀缺的资源了。

    好在急诊科有独立的一栋楼,尚留有扩展的空间,新的留观室装修好了以后,可以新增将近30个床位,也就是七间到八间的病房,除此以外,之前的仓库空间也可以腾出来一部分,用来改建复健室等等。

    不算加床能有九十个左右的床位,放在郑@州以外的任何一家三甲医院,都是高配的规模了。

    考虑到各项配套都不齐全,病床又相对拥挤,凌然就不急着做手术了,先前往留观室查房。

    虽然几天没有做大手术了,但留观室里的病人,大部分都是凌然的。

    手外科的病床流转率向来都是一个大麻烦,一些乙级医院很喜欢开展骨科和手外科的手术,也是看中了病人长期住院所带来的利益。但是,对于三甲医院来说,低流转率简直是一个顽疾,不断增长的手术数量,与稀缺的病床数量,产生了巨大的矛盾。

    云华手外科发展到今天,同样因为病床数量而受到了极大的困扰,否则,若是病床数量无限的话,那根本没有乙级医院什么事,大家的技术也不在一个平台上。

    就中国目前的医疗状况,一名医学生毕业以后,若是不能加入大中型的医院,那在医学之路上出头的概率是极低的。

    一家乙级医院整个外科的手术量,可能还没有三甲医院一名主治的手术量大,难度更是差的老远。这就好像两名学生,一名学生每年只做一本练习册,还是最简单的种类,另一名学生一周就做一本练习册,还是高难度的,10年以后,大家一起参加考试,一年做一本练习册的学生的胜利途径是什么?当然是运气了。

    病症稍重一点的病人,也都知道奔着大医院去了。

    凌然能有大量的病例,同样少不了云华医院的平台。

    转着转着,凌然就见到了邵老板。

    刚做了开腹手术的邵老板,此时正斜靠着墙,拿了一本红楼梦,读的津津有味。

    “肚子不疼吗?”凌然坐在到了邵老板的床边。

    “凌医生,哎呀,我都没有谢谢你呢。儿子,给凌医生倒杯茶,你爸没大出血死掉,全靠凌医生。”邵老板说完,才道:“肚子疼的轻了,医生也没给我开止疼药,知道我忍得住。”

    凌然听的嘴角一扯。

    忍得住自然是忍得住的,疼却是一定的。

    “凌医生,请喝茶。”少年动作勤快的用自家的杯子给泡了茶,端到凌然面前,才轻声道:“谢谢凌医生。”

    “不客气。”凌然喝了一小口茶,发觉泡的还颇为不错。

    邵老板的儿子自去做作业了。他约莫十四五岁的样子,作业本就放在一张行军床上,屁股底下垫着行军被,就像是随时准备出勤的战士似的。

    “他妈要看店,叫儿子过来帮两天忙,等我好走了,他再回去。”邵老板说着笑笑:“你别看他年纪小,医院熟悉的很。”

    凌然保持微笑,再道:“我给您做个体格检查?”

    他的体格检查是专精级的,不算很强,但也足够用了。

    邵老板自然不会反对,他每三个月就安排一次体检,对自己的身体从不会掉以轻心。

    凌然给邵老板从头到脚的检查了一遍,才道:“基本没有问题,心脏稍有杂音,可能是二尖瓣不太好,肝肾不太好,估计和之前差不多,胃有炎症吧,可能受到开腹的影响了,胆囊也是,不太好,但暂时也不用处理了,肺部也是,得注意……”

    邵老板露出笑容:“没事就好,哎,这次伤好了,我准备买个棉背心,以后出门都背着,不怕摔跤。”

    “小孩子背的那种?”

    邵老板脸微红:“我看院子里的小孩子背着挺好的,摔跤了不会摔伤。”

    “天热呢?”

    “平时都呆空调房呢。”

    “你开的是烧烤店吧,穿着棉背心怎么烧烤?”

    “那烧烤的时候就要小心一点了,不能摔跤。”邵老板说的认认真真,又突然道:“对了,我让人送了牛肚过来,凌医生可以尝尝看。”

    不用他说,竖着耳朵的儿子邵去疾,就端来了一盆牛肚。

    满满的一盆牛肚,看的没吃晚饭的凌然疯狂的分泌口水。

    “凌医生就别客气了,我儿子现在都不爱吃牛肚了,新送来的牛肚,我们也吃不了多少。”邵老板说的是同房的另外三名病人,都是腹部的外伤,还没到能吃饭的程度。

    凌然想了想,拿出手机道:“那我给吕文斌打个电话,让他送点猪蹄过来。”

    礼尚往来是凌然少数掌握的社交技术了,邵老板的儿子邵去疾却是听的眼前一亮。

    ……

    王海洋主任瘫软着身子,回到了家里,却是迫不及待的打开手机,将自己的今天的手术片段,传到了手外科的微信群里。

    云医大部分的手术室都是具有影音功能的了,显微手术的录像更加简单,基本能够做到主刀的视野如何,录像的视野如何。

    这样的手术视频,自然是非常具有教学价值的,虽然王海洋主任的主要目的是炫耀,但就名义上来说,还是为了教学的。

    微信群里的小医生,立即乖巧的询问起来:“是王主任今天做的手术吗?”

    “对。”王主任用粗壮的手指在手机上写写画画。他不太会用拼音,聊天都是用手写输入法的。

    “今天的断指再植听说做的特别快,是这场吧?”

    “对。”

    “帅!”小医生的赞叹语后面,是一排的表情和图片。

    王海洋主任笑的很得意,直接用语音道:“你们可以看一看,平均每根手指不到一个半小时的时间,今天做的确实很顺,效果应该不错。”

    “老王老树开花了!”锦西主任发了一个笑呵呵的表情。

    王海洋主任赶紧跟着发了一个大笑的表情,道:“今天状态好,一口气做好五根手指。”

    断指再植的手术是非常辛苦、细致而且高技术含量的。

    在欧美国家,断指再植三根手指的价格在30万美元左右,其中手术费用是占了大头的。没有相应保险的家庭,多数都会选择截止了事。

    国内能做断指再植的医院很多,许多医院的级别还很低,这一方面是单做一种术式带来的优势,另一方面,也是国内断指再植的要求较低的缘故。

    云医的手外科的要求就相对较高了,在高难度的手术中保持高水准,同时又做到了较多的数量,王海洋主任自然要骄傲一下。

    “血管吻合的真快。”

    “神经外膜缝合吧,对的好整齐。”

    “王主任的速度真快。”

    医生们看了视频的,都发表起了看法,看的王海洋心情舒畅,一个劲的写字。

    “老王,你今天用谁做的助手,水平可以啊。”锦西主任等大家赞了一圈之后,才问出这个问题。

    他是手外科的大主任,自然要对手底下的人才了如指掌才行。

    给王海洋做一助的医生,虽然只是露了手,但操作手法明显不是锦西主任所熟知的主治,更不可能是他熟悉的副主任和主任医师,自然不免好奇。

    其他医生其实也都很好奇这个问题。

    有人也跟着道:“手法超熟练的,应该是做过断指再植的吧,是胡主治吗?@胡万山。”

    “应该是做过多次了吧。”

    “缝合的手法我好想见过。”

    “这个水平很可以啊,你们看12分钟的时候,那个肌腱缝的飞快的。”

    “王主任是去做飞刀了吗?@王海洋?”潘华潘主任大胆的打字询问。

    王海洋来不及用手机写字了,直接发了语音:“一助是凌然。”

    “是不太像是咱们医院的风格。你别说,这个操作很细致的,你们看看血管缝合的时候……”

    手外科的聊天群里,潘华潘主任正好又发了消息,而在他之后,却是许久都没有新的消息出现了。

    “潘华”撤回了一条消息。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