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医凌然 > 第142章 好一助
    “好了,清创就到这里了,没有什么问题吧。”王海洋亲自对断面做了清创,也是第一次合作,否则的话,他倒是愿意将这个最简单的步骤,交给凌然去做。

    凌然轻轻的点了点头。

    “恩,你做过多少次清创了?”王海洋预备提问了。

    凌然想了想,道:“几百次吧。”

    “咦?是几百次吗?”

    “不要计算tang法缝合的手术的话,应该有几百次吧。”凌然记得也不是太清楚了。他刚到急诊科的时候,可是做过一段时间清创缝合的。

    而在手术室里,清创也是基础,大部分的tang法缝合的患者,也都是需要清创的,与现在断指再植的患者们是一样的。

    王海洋沉稳的点点头:“那如果算上tang法缝合的清创的话,你有做过上千例的清创了?”

    “应该。”凌然并不会在这种数字上谦虚。

    王海洋手底下的动作稍停了一下,迅速改了问题,道:“那你觉得清创最重要的工作是哪部分?”

    凌然以前很少给上级医生做助手,此时不禁有些不太适应环境,迟疑了起来。

    王海洋呵呵一笑,道:“没关系,放心说,大胆说。”

    上级医生向下级医生提问,是手术台上喜闻乐见的场景,尤其是手术室里有小护士的时候,掌握着更强技术的上级医生,对下级医生的覆盖,总是会收到几声娇滴滴假惺惺的笑声。

    上级医生和下级医生的技术碾压,是医生族群中的特点。

    别的行业的技术人员,其技术高峰期可能集中在30岁到40岁左右,很少有到50岁还保持技术巅峰期的状态。

    医生群体则不同。

    医生的终身制学习,等于说,本科毕业的医学生才学了5年,博士毕业学了七八年,或者再久一点,而主治级的医生已经学医15年左右了,副主任则有20年乃至更久的经验。

    这么久的学习,提问的范围又是由上级医生所决定的,技术碾压几乎就已经是注定了。

    在大部分时间,上级医生对下级医生的提问,就像是高中生对小学生的提问。

    王海洋自然不会将凌然看做小学生,会做tang法的年轻人,怎么都有“初中”水平了,做的好的话,还可以再高看一眼,但是,王海洋并不会仔细的思量这些,他只是下意识的调侃年轻的一助罢了。

    看到凌然的思考,王海洋更加有趣的催促:“别着急,多想想。”

    手术室内的护士们,也将目光看向凌然。

    年轻的一助凌然,对清创缝合却没有没有多少想法,令人失望的道:“如果一定要说的话,清创最重要的是清理干净,不要造成二次损伤吧。”

    “有点那个意思……”王海洋笑眯眯的准备解释的时候,大门嘭的开了。

    “不……不好……不好意思,我来晚了。”吕文斌极度后悔,有主任做手术,虽然不是自己科室的主任,那只能说是更加难得的体验。

    手术室里的王海洋,却是位更好说话的长者,他微微笑着,道:“只要你不是喊,不好了,再冲进来的,我就原谅你。”

    “啊……那个,不好意思。”吕文斌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接话。

    “没事,我们也就才做到……恩,接骨也差不多做完了。”王海洋不由的抬头看了凌然一眼。

    一助对主刀的帮助通常来说都是隐性的,是在主刀的操作下,被动的进行帮助。

    好的一助能够有效的提升手术的速率。

    像是接骨的过程中,凌然将所有整理的工作都做了,身为主刀的王海洋只要轻松对接……

    王海洋“咳咳”了两声,道:“唔,凌然你其实也是会接骨的吧。”

    “断指的骨头会接。”凌然道。

    他获得的“断指再植”的术式,其实是包含着多个项目的,除了最简单的清创,还包括了接骨、血管吻合、神经吻合、肌腱缝合和缝皮。

    其中只有接骨是凌然完全不会的,其他的,他都已经是学会了。

    当然,断指再植是“完美级”的,很可能也是因为具有各项综合能力了。

    王海洋下意识的点了点头,道:“技术很好了。”

    光看凌然配合的样子,他就能做此判断了。

    凌然只微微的笑了笑。

    “接下来缝合肌腱了,哦,这个是你的老本行了。”王海洋笑笑,道:“不过,这局我还是亲自操作,等之后再给你。”

    王海洋说着,就开始修剪肌腱的断面。

    凌然绕着脑袋,不停的动用剪刀和手术刀以帮忙。

    至于吕文斌,只能傻乎乎的在旁看着。

    现在要他也没什么用了,何况,巡回护士等人都忙着,也没人能帮他穿手术服。

    凌然精力集中,思维敏捷的操作着。

    他缝过太多肌腱了,平时都是站在主刀的位置上来思考问题,如今站到了对面的一助位置,既觉得是新体验,又能利用自己的经验。

    这种感觉,就像是双人战机的飞行员,从前面换到了后面做武器官,或者是王者荣耀的精英射手,换用了辅助一样。

    位置的重要性是变弱了,但要是能力够强的话,一样能arry全场。

    王海洋这下子,明显的感觉到了凌然y力。

    尤其是到了缝合阶段,王海洋一阵戳下去,剩下的打结穿针都被一助凌然给承包了,而且做的又好又快。

    等于说,王海洋穿一针的时间,凌然就能完成引线、打结、调整位置等等工作。

    对此,原本还想着再提问的王海洋,立即警醒起来。

    “年轻人做起动作来,真好。”王海洋先是赞了一句,才对吕文斌道:“那个,给咱们放个音乐,放个流行乐,就小虎队吧。”

    王海洋主任随意的支使吕文斌,没有丝毫的心理负担。

    吕文斌很高兴自己还有被支使的价值,以至于当“吼,吼吼吼,吼一吼,吼一吼”的旋律响起的时候,他有种想要闻之起舞的感觉。

    “王主任,咱们继续缝下去吗?”一助凌然询问主刀。

    “哦,当然。”王海洋笑呵呵的低头干活。

    他并没有预料到,自己今天会听到多少次这句话。

    肌腱缝合的过程中,他听到了两次。

    神经吻合的过程中,他听到了三次。

    最复杂的血管吻合,原本是王主任准备大讲特讲的地方,结果依旧被凌然给催促了。

    “王主任,咱们继续缝下去吗?”

    “王主任,咱们继续缝下去吗?”

    现在,每当王海洋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手里的动作都会不自然的变的快起来。

    凌然的配合自然更快。

    他是完美级的断指再植的技能,也就是第一次缝合有些心虚罢了。

    有一名主任级的医生打头就不一样了,凌然可以给出完美级的配合。

    简单来说,除了凌然本身有些急迫之外,他的所有配合都让王海洋舒服之极,效率之极。

    王海洋本来计划到神经吻合的时候就给凌然操作一番,做到后面,却是舍不得松手了。

    对医生们来说,能够无比顺手的做手术,本身就是很舒服的事。

    一例手术完成,王海洋意犹未尽的舔舔嘴唇,却是主动道:“不如我们再做一例断指再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