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医凌然 > 第141章 断断断
    中午。

    吃饱喝足的凌然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逍遥打开,整个人半躺着看向窗外,目视前面一栋楼的墙角,陷入了沉思。

    阳光撒在地面上,暖洋洋的。

    他的左手边,是护士站送来的一杯柠檬金桔百香果茶,加了冰块,雾气蒙蒙,凉爽透心。他的右手边,是三份病人家属送的小点心。

    虽然不允许收红包了,但病人和病人家属的投食仍然是允许的。只是大部分的病人和病人家属,送来水果或小零食,都是给予科室所有人的。专送给某某医生这样的说明,也就是凌然来了以后才有的。

    “吃饱了吗?”霍从军回到办公室,就看到了凌然养精蓄锐的模样,满意的点点头。

    凌然“恩”的一声,问:“病人到了吗?”

    “王海洋在看资料,还没有决定。”霍从军说着问:“巧克力之类的,买了吗?”

    “买了一块。”凌然亮出一大块德芙巧克力,是他在自动售货机里买的。

    “不够。”霍从军看着就摇头,道:“断指再植的手术时间说不定有多长,你到时候饿了怎么办?”

    “也没听说其他医生有在手术室里吃东西的……”

    霍从军撇撇嘴,道:“他们是他们,咱们急诊科的不传秘籍,就是大战前要喝好吃好,大战中间要抽空吃好喝好,战后要吃好喝好补充能量……那谁,拿两个士力架给凌然。”

    有小住院医递送士力架而来。

    凌然只好将之收好,并赠送了一份小点心出去。

    霍从军这才点点头:“进去了先听王海洋,王主任的,他让你接手了,你再接手。虽然都是显微手术,断指再植还是不太一样。”

    “嘎嘎嘎嘎,嘎嘎嘎嘎。”

    凌然没说话呢,旁边的椅子被抖的发出怪声。

    霍从军和凌然自然看过去,就见吕文斌坐在椅子上抖的不行,想停都停不下来。

    吕文斌被看的尴尬,猛的站了起来,讪笑道:“我就是有些兴奋。”

    他是内定的二助人选,也是第一次参与断指再植。

    霍从军不高兴的道:“以前喊你抢救病人的时候,你怎么不兴奋?”

    这是被吃醋了?吕文斌又开心又紧张的道:“我也兴奋啊,更兴奋,就是当时没时间抖,没意识到……”

    霍从军“恩”的一声,又对凌然道:“别走太远,随时进手术室。”

    说完想,霍从军就离开了办公室。

    吕文斌这下子紧张的腿都颤了:“我说错话了吗?霍主任啥意思啊?”

    他下意识的看向凌然,却见凌然沐浴在阳光下,脸部都要打出圣光来了。

    倒是他的两手的手指,飞快的律动中。

    凌然显然是在模拟断指缝合的过程。比起tang法缝合来说,断指缝合的重点,就从肌腱变成了血管。手指的屈肌腱是有两三根皮筋的粗细的,而血管通常在5毫米以内,也就是一只水笔的笔尖的粗细,缝合难度不言而喻。

    小血管还会带来血栓的问题。

    血栓是极其危险的存在,可以说是医院致死和致残的一大因素。为了杜绝血栓,断指缝合之后的护理过程中,护士会不断的割破伤口以使用肝素。

    而使用个肝素的前提,则需要外科医生的进针稳定。

    只是缝合了的血管,而不能稳定的缝合了的血管,在身体的其他部位还不是那么明显,在手外科的断指再植中却是绝对不允许的。

    可以说,显微镜下的稳定缝合是断指再植的最大困难。云医手外科花费数百万元搞的练功室,每年的开支都在百万元,就是为了训练小医生们的缝合技术。

    换在其他科室,大家都是在病人身上直接操作的,谁乐意下班了去玩白鼠的尾巴。

    奈何手外科不这么做,事故率太高,以至于最近些年,医院纷纷自建练功室。

    吕文斌知道凌然刚开始实习的时候,就完成了手外科练功室的毕业级操作,于是紧盯着凌然的手指,想看出他的操作要点。

    拉钩侠是可以无脑做的,但吕文斌想带着脑子学。

    看着看着……

    看着看着……

    吕文斌就静静的睡着了,阳光洒在脸颊上,又爽又痒。

    “病人要来了。”凌然的手机响了一声,是王海洋主任的微信。

    凌然猛的睁开眼,一把撕开巧克力的包装,一口一块巧克力的吃了个干净。

    再匆匆前往手术层,进到手术室中,凌然就见到面色铁青的王海洋。

    “手术取消。”王海洋看到凌然,喘着粗气,道:“我刚准备给你发信息,回去休息吧。”

    “怎么了?”

    王海洋哼哼两声,没说话。

    旁边的老护士同样气愤不已,道;“病人家属自作聪明,先用烟丝和香灰给手掌部分止血,又将断指泡在了冰块里,结果冰块化冻,等于泡在了水里!”

    凌然听的目瞪口呆。香灰影响清创也就罢了,烟丝里含有的尼古丁会收缩血管,对于小伤口自然没有问题,对于断指再植就是大问题了,至于断指泡水里,更是会让组织二次损伤。

    “达不到缝合标准了?”凌然还有点儿不甘心。

    王海洋“恩”的一声,道:“没有缝合的必要了,烂掉了。”

    国内的断指缝合的指标要求是很低的,如此还不能达到,可以说是确实缝不上了。

    凌然无奈的道:“救护车里的急救人员也不懂吗?”

    王海洋要挑选病种,就只能从急救中心的救护车里挑,才能知道患者的情况。

    王海洋将穿好的手套扯了下来,道:“手指是病人家属自己送过来的。病人的手指被简单包扎了,急救车上的人认出来了香灰,不知道还有烟丝。”

    器械护士也坐了下来,道:“作死作的贼完善。”

    “等等吧,我再去找一个。”王海洋面对凌然有点不好意思,大家组队出场却不见了踪影,队长总得站出来说句话。

    凌然也只能拍拍肚子,他现在倒是有点怀念邵老板。

    如果是邵老板的手指头断了,他绝对会安置的妥妥当当的来医院的。

    弄不好消毒都自己做了。

    凌然叹口气,道:“那我去休息室等。”

    手术室是非常紧张的,他自己深有体会。

    凌然坐在手术室中,打开王者荣耀,完了三局的样子,才又等到了一名病人。

    “患者23岁,捉奸时被奸夫砍伤,食指和中指不完全离断,并被大量食物污染……”巡回护士趁着三名医生换衣服的时间,做着介绍。

    王海洋听的一乐:“这个好,不完全离断,难度小一点。”

    说着,他就抓着患者的手指看了看,才稍稍皱眉,道:“连接的皮肉组织没有血管了,这个清创以后,作用也不大了,聊胜于无吧。”

    凌然一言不发的看着。

    他做过数百例的tang法了,但在断指再植方面,并没有什么经验。

    王海洋站到手术台了,见到病人了,心情也就好了,对凌然笑道:“第一个手术,我先来做,后面的手术,咱们再商量着来,好不好?”

    “好。”凌然回答的很爽快。

    “那咱们就开始了,断指再植的一般顺序呢,先是断面清创,再是接骨,然后缝合肌腱,接着吻合神经,再吻合血管,最后缝合皮肤……凌然你没做过接骨是吧?”王海洋微笑的说明着,就像是一名好为人师的上级医生。

    “是,没有接过离断性的骨头。”凌然做着一助的工作,尽职尽责的给王海洋帮手并陪聊。

    “那咱们一会接骨的时候,我多说说。”王海洋的手术感觉颇爽。

    ……

    同一时间,吕文斌在走廊里狂奔,一边跑,还一边念叨:完蛋了,完蛋了,我怎么会睡过去的。

    ……u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