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医凌然 > 第118章 不可能有问题的
    “给我擦把汗。”缝好了几条肌腱,翻看神经的功夫,凌然的额头上也出现了隐隐的汗水。

    护士王佳立即踮脚用纱布给他沾干净了。

    刚才的十几分钟,凌然的动作不大,活动量却不算小,若是用武侠的说法的话,那是浑身有无数的小肌肉在出力。

    尤其是凌然缝合的姿势,没有蹲马步那么累,但性质也是差不多的。

    他戴的是显微眼镜,动作稍微大一点,缝合区域就要飞出视野了,伏案的动作几乎是没有丝毫变化的,加上大脑极度兴奋,神经活跃的状态持续,汗水出的极快。

    当然,最重要的也是凌然不喜欢汗水。

    凌然喜欢大运动量下的肆意的出汗,那个时候浑身都是汗水,脑门、脸颊乃至于鼻翼出汗是均衡的,不出汗才让人着急。

    但做手术不同。

    现如今,手术室里都是恒温的,汗流浃背的情况很少见了,最多的就是细密的汗水出现在容易出汗的位置。

    而凌然最烦的就是脸的上半区出汗,不光自己难受,显微眼镜也会有戴不住的感觉。

    若是别的小医生,当然不能那么任性,没做到主刀的医生,很可能都没有被护士小姐姐擦过汗。流汗,了就到一边去滴好了,遇到护士小姐姐心情好,给你擦一把,那是福分,是要心存感激的。

    但是,人与人是不同的。

    凌然从小到大,都不需要在人际关系方面,做太多的考虑。

    他需要擦汗了,就会说出来,护士小姐姐就会帮他擦汗。

    他的手术可能会因此做的更顺利一些,心情更好一些,护士小姐姐也会心情更好,做事更顺……

    “今天的状态不是太好啊。”凌然突然来了一句,将情绪震荡的小铁瞬间给拉回了现实。

    “怎么了?”吕文斌拉着钩子,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凌然也被他传染了似的,轻轻的打了个哈欠。

    王佳和台下护士俱是眼前一亮,兴奋的互看一眼,凌医生这么萌的镜头可不多见,可惜不能将刚才的一幕拍下来,不能去护士站里炫耀了。

    小铁紧张的看向凌然。

    手术台上躺着的可是潘主任的姐夫,他亲自指名要小铁负责安排的姐夫。

    小铁忽然有点后悔,没有提前去找霍主任。如果是通过霍主任来要求的话,凌然怎么敢把郑器的手术安排到另外三人之后。

    就算他前面做的再快,做到现在也该筋疲力尽了,正常人哪里有一天做10台手术的,作死还差不多。

    不,作死也作不到10台啊。

    正确的做法,应当是凌然好好的休息,养精蓄锐的等着郑器的术前准备完成,再上手做手术。

    小铁此时满脑子的后悔,恨不得灌两瓶红牛给凌然。

    “拉大一点。”凌然下令的声音传来。

    小铁收敛精神,伸着脑袋去看。

    拉钩侠吕文斌加力拉钩。

    凌然皱眉:“抽吸,看不清楚了。”

    抽吸侠吕文斌立即清扫式抽吸。

    凌然继续皱眉:“纱布压一下,是不是有出血点?”

    说着,就见凌然上手,摁了摁内侧的部位,再看了看出血量,道:“小血管破了,用力均匀点……电刀……”

    “是。”吕文斌乖乖的回答。

    小铁心里暗叫不好,他太熟悉这个流程了。

    主刀医生骂人了,说明什么?

    说明手术不顺利啊。

    做手术就像是开车,如果手术很顺利,那就好像开车的时候一马平川,畅通无阻,司机弄不好还会哼哼歌什么的,心情好的要命,怎么可能骂人?

    如果手术不顺利,那就好像开车出门遇到堵车,堵车十分钟能忍受,堵车半个小时还在忍,堵车堵的挪都挪不动,好不容易挪两步还被人加塞,司机是什么样的心情?主刀就是什么心情。

    比起怒路症的,医生在手术台前的床怒症才是真的可怕。

    小铁看凌然的状态,感觉他即将要放出疾风暴雨了。

    他有些怜悯的看看故作镇定的吕文斌。

    在手术室里,一助或二助在手术顺利的时候,是主刀医生的助手,在手术不顺利的时候,就是主刀医生的出气筒。

    相比做助手,出气筒的职责也是极其重要的。

    它就好像是怒路症司机的减压阀,是维持手术室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

    小铁只希望吕文斌能做好出气筒的职责。

    手术台上的病人,已经做到神经吻合了。

    小铁虽是手外科的主治,神经吻合也主要是做大神经,预后还不怎么好。手部的细小尺神经,他就更没有信心了。

    “有点不来劲。”凌然将持针器给丢了出去,道:“线再换小一号。”

    王佳立即道:“好的。”

    “继续抽吸。”凌然道。

    “是。”吕文斌无比的乖巧,就差剪一个齐刘海了。

    “停一下。”凌然深吸了一口气,道:“会不会是午饭的时候,猪蹄的问题?”

    无比乖巧,两只软耳朵的吕文斌忽然就站直了:“猪蹄不可能有问题!”

    吕文斌的声音铿锵有力,竟似在手术室内回荡一般。

    凌然沉吟着看向吕文斌。

    吕文斌有些习惯性的腿软,转瞬又站直了,双眼有神的道:“猪蹄是我凌晨2点钟,去东湖市场里亲自挑的,老板是老相识了,咱们一次要30根,我都是一只一只检查过来,只要前蹄,绝对新鲜的。煮的时候,我也都是再三检查了的,老汤平时在冰箱里存放,最久的情况下,我三天也会煮一次,就算再困再累,我都会把里面的东西捞的干干净净……”

    “那个……”小铁望着吕文斌涨红的脸,真怕他做什么不理智的行为,忙道:“别着急别着急,咱们聊天就聊天嘛,聊天舒缓一下精神也挺好的……”

    吕文斌呼呼的出着粗气。

    凌然有些愕然的道:“我本来想说,中午的猪蹄吃太少,我会不会有点低血糖……”

    吕文斌愣了一下,粗气瞬间就变细了,竖起来的耳朵都绵软了下去,小声道:“我没想到霍主任要用猪蹄招待客人,一时激动多给了他两根。”

    “给我喝点葡萄糖。”凌然让护士解开了口罩,塞了根吸管,再一边吸葡萄糖,一边继续做手术。

    精神再集中起来,凌然手里的动作更加稳定迅速。

    铁北医生重新振作精神,再仔细看去,却是一阵眩晕。

    神经束膜吻合术针对的原本就是极其细小的束膜,在显微镜下看,还不觉得,用肉眼去看,基本是没办法分清的。

    不过,小铁也是手外科里混了快10年的主治了,光是看凌然的架势,就知道他是真的熟练。

    年纪轻轻的小医生,神经束膜都缝的这么熟练,说明什么?

    铁北医生都不敢想下去。

    他略略的看着凌然此时的操作,再重新回想凌然的肌腱缝合,却是越想越觉得有味道,越想越觉得可怕。

    小铁不由的想的深了一些,潘主任难道真是因为姐夫的原因?才找到的凌然缝合肌腱吗?

    当然,潘主任肯定是因为姐夫,才拉下了脸,但是,他完全可以找手外科的其他医生啊。

    云华手外科号称精英,高手自然有的是,虽然再没有会tang法缝合的了,但是比较实习生的tang法和主任医师的kessler法,或者某副主任的双津下缝合法,应该选哪个?

    再不行,潘主任认识那么多tang法的高手,难道不能请人过来飞刀吗?

    就是从京城请童学海来,以本人姐夫的名义,再给钱到位,七八个小时后,总能见得到人了。

    除非……

    小铁望着凌然的操作,却是有些想不下去了。

    童学海可是教科书上的人,就算年纪偏大一些,他带出来的学生,也够做凌然的祖师爷了。

    小铁胡思乱想到神经吻合结束,见凌然要走了,才挣脱出来。

    他使劲拍拍自己脸颊,喊道:“凌医生,能不能请你缝合一下,我们亲戚是做生意的,出门在外,手得好看一点……”

    “好。”凌然也不是太在乎,又要了持针器,也不要吕文斌配合了,自己一个人缝的飞起。

    做惯了显微镜下的缝合,再缝皮的感觉是相当轻松的,凌然恍惚间,仿佛找到了当日在清创室里的快乐,自然而然的问:“要个疤大的还是疤小的?”

    “哈?”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