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医凌然 > 第113章 最有信心了
    凌然怀着紧迫的心情,做着手术。

    更准确一点的说,在潘华回来以后,凌然都是报着“这是今天的最后一例手术”的心态,在手术室里拼命的工作着。

    凌然目前的些微名气,还只局限于业内,而且,短短的两个月的积累,也实在不能称之为名气。那些转诊的医院,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或许会在意此点,但若是云华手外科的副主任医师有更强烈的要求的话,他们的选择也很难说。

    凌然尽可能的多做手术,多积累经验。

    他已经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提高。通过一例例的缝合,处置一次次的意外,令凌然产生了许多新的想法。

    凌然只希望趁着还有手术做的时间里,提高操作能力,尽可能的让自己对屈肌腱损伤的理解更进一层。

    为此,自听说潘主任回国的消息以后,凌然基本就泡在手术室里了。

    潘华回国的第一天,凌然还只完成了8例手术。

    第二天,他就将之提高到了史无前例的11例手术。

    第三天的手术虽难,凌然依旧做完了10例。

    又一日。

    再一日。

    续一日。

    一周的时间过去了。

    转诊而来的病人还是那么多,外地来求诊的患者依旧多的做不完,总有一些手术条件不好,或家庭条件不好的病人,选择了截肢。

    凌然预想的手术不够做的情况,仍然没有发生。

    又是一个周一的清晨。

    凌然活动着刚刚结束了跑步的身体,让护士为自己穿上手术服,再抬头看看钟表,道:“现在是早上3点半,稍微晚了一点,但不影响,我们现在开始手术,争取能遇到典型病例,加快速度。”

    吕文斌立即就打了一个哈欠:“凌医生,您是真的拼啊。真的不用这么拼的。”

    凌然依旧是很警醒的模样:“不行,等到病源少下来以后,想拼都没办法拼了。”

    吕文斌早就在等凌然的这个答案了,猛吸一口气,道:“我说……”

    “抽吸。”凌然已经打开了切口。

    “啊……是。”吕文斌气势全消,忙忙的低头干活。

    “你刚才想说什么?”凌然捞出了肌腱,从而进入了常规手术环节,准备提供几分钟的陪聊服务。

    吕文斌再想找回刚才的状态也是不可能了:“那个……您没发现,病人好像更多了吗?”

    “有吗?判断依据是什么?”

    “转诊的人数,门诊的病人都增加了,我昨天还接到手外的电话,问咱们要不要收一名屈肌腱损伤合并神经撕裂的病人。”吕文斌停顿了一下,又道:“我听说潘主任他们每天做的手术量不大,还不一定都是屈肌腱的,所以说,您不要再担心病源不够了……”

    “为什么转诊和门诊的病人增多了?”凌然刨根问底。

    吕文斌被问住了,倒是角落里踩着圆凳,熬了一夜的苏嘉福咳咳两声,道:“因为庆应义塾的名头啊,现在每天都有慕名而来的病人,挂潘华的联合门诊,就为了让日本专家看一下。许多外省的都过来了,他们的病人多的看不过来,还要交给手外科的其他人来做,那溢出的病人,就有送到你这里的了。”

    “病人多的看不过来?”凌然重复了一句。

    吕文斌抬头看着凌然的表情,不由道:“您馋了?”

    凌然的表情猛的一收,就低头忙了起来。

    吕文斌与苏嘉福对视一眼,都觉得好笑极了,毕竟,能看到凌然的笑话,哪怕只是一点点,都是难得的。

    更不要说,凌然降速以后,他们都能多出点个人时间,快乐快乐了。

    吕文斌也想去一趟东湖的菜市场,总是请摊贩送猪蹄过来,不免有良莠不齐的情况,总不如自己挑的好。尤其是肘子,好坏相差太大了,还是自己买的更放心。

    早上8点。

    凌然宣布暂时休息,去吃了饭,然后直接去复健室查看病人情况。

    对于查房算休息这种事,吕文斌早就习惯了,马砚麟也认命了。吕文斌只能在路上安慰后者,同时也是安慰自己:“我看今天可以早下班,我和老苏说最近病人多了,凌然应该是听进去了。”

    “你确定凌然听你的?”马砚麟努力的睁大眼睛,道:“我最多再坚持一天了,今天再做十几个小时,就要累死了。”

    “你一周前就这么说了。”吕文斌一点同情心都没有。

    “这次是真的……咦,潘来了。”马砚麟低下头,声音尽可能的小。

    吕文斌顺着他的方向看去,果然见到潘华与人共行,面带笑容。

    “此处就是我手外科的复健室了。韩行长做完了手术以后,也要在这里逗留几日,确认无事了,再回家休息。”潘华或许是没看到凌然等人,或许是看到了也不以为意,只向身边大腹便便的领导模样的男人做着介绍。

    被称作韩行长的男人微微点头,带着些微的不确定,道:“不知道要多长时间才能恢复过来?单位也不能离开太久了。”

    “正常情况下,您要静养一个星期,接着再需要四到五周的恢复期,然后才能正常工作,彻底养好,总得两三个月的时间。毕竟也是一个大手术了。”潘华一边说,一边注意对方的表情。

    韩行长为难的道:“静养一周还行,四五周的恢复期有点久了,你也知道,银行的事情特多特烦,离开一个月,太耽误了。”

    “我们尽可能的做的精细点,您再配合治疗的话,也不是说一定就要一个多月的。恢复更快的也是有的。”潘华说了点好听的,又道:“你现在的症状,还不是特别严重,做起来容易,再耽搁下去,手术总归是要做的,恢复时间怕是更久了。而且,恢复以后的效果,也不会更好。现在这个时间,是不能再拖了。”

    韩行长依旧是犹豫不决,一想到上手术台,他就有无数的念头丛生。

    他会想到手不能用的情况,也会想到疼痛难忍的术后可能,还会想,自己被全麻了以后,不知医生能否尽心尽力,医生尽心尽力了,也不知道能力是否足够……

    韩行长终于做出了决定,握住潘华的手,道:“锦主任说,云华手外科做屈肌腱手术做的最好的,就是潘华潘主任您了,事到如今,咱也不说什么假大空的话了,潘主任,我这只手,就交给您了,等从手术室出来,我再请你喝酒。”

    “手术结束以后,可是要戒酒一段时间的。”潘华开了个无伤大雅的玩笑,再捏捏韩行长的手,道:“既然决定了,就事不宜迟,你这个手做的越早越好,我现在就让人准备术前检查,咱们争取明早第一例。”

    “啊?明早就做?”韩行长不免有些慌乱:“要不要多准备几天。”

    “你听我的,现在就开始检查,咱们根据检查结果来说话。”

    “那个……我听说有日本庆应大学的专家过来……”

    “他给我做一助。”潘华怎能不知对方的想法,好说歹说的将韩行长劝入了病房,潘华又向介绍的锦西等人致谢。

    把迎来送往的事儿做完,潘华回头再看,凌然等人早就不见了踪影。

    “潘主任,我给你做二助吧。”小铁等人都走了,小声的提出要求。

    给领导做手术,是有野心的医生最喜欢的,就算不能做主刀,做助手也能增加很多的接触,上田勇仁不懂中文,做了一助也只能在手术台上帮忙,小铁却有机会全程接触病人和家属。

    潘华微微点头,道:“你想做也行,回去就好好准备,尤其是术前检查,你亲自跟着。”

    “您放心好了。”小铁一口答应下来,又笑道:“锦西主任真看重您的,二话不说,就把韩行长介绍过来了。”

    “他要做屈肌腱手术,不找我找谁。”潘华自信无比的道:“咱们做外科医生的,说一千道一万,靠的还是手里的技术,你以后技术起来了,自然会有人找把病人给你送上门的。”

    小铁自然是连连赞同,认真的吹嘘。

    ……

    韩行长从术前检查开始,就是一路绿灯。

    用锦西主任的话来说,云华医院能建起手外科,也多亏韩行长当年贷给云医的那笔钱。用人家韩行长批下来的经费买的设备,来给韩行长做检查,又怎么好叫人家排队。

    手术人员的安排,自然也是尽可能的完备。

    普通的三级手术,不仅配置了三名医生,且由主治医生做二助,还请麻醉科给安排了麻醉助手,术前的会诊也是确确实实的进行了。

    潘华提前到医院,看过病人安抚了家属,再沐浴更衣走进手术室,全程冷静,整场专业,带着上田勇仁和铁主治,只用了两个小时,就完成了手术。

    “手术非常顺利。”潘华是满面自信的,对家属说这句话的。

    结束了病房内的探望与嘱咐,潘华面带笑容的回到办公室,众医纷纷向他表达祝贺。

    “多谢多谢。”潘华向同僚们拱手致意,回到座位上,亦是笑呵呵的道:“别的部位不敢说,屈肌腱损伤,我是最有信心的……”

    “不光您有信心,我们也特有信心。”小铁尽职尽责的做着捧哏。

    潘华发出爽朗的笑声。

    “潘主任今天也做的真好,我就看您缝合,眼睛都看花了。”小铁不惜贬低自己,摸着脑袋道:“您对屈肌腱损伤的理解,那是真的好。”

    “哈哈哈哈。”潘华笑的那叫一个开心,脑海中蓦地冒出一个念头:正好去看看凌然的手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