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医凌然 > 第108章 神经病人欢乐多(求月票)
    云华医院。

    神经内科。

    肌电图室的女医生曹月似笑非笑的坐在椅子上,看着吕文斌推着平床靠墙放好,才开口道:“行了,到那里就好了,剩下的我来吧。”

    吕文斌看看平床上的病人李华敏,道:“不用我帮忙?”

    “用不着。”曹月呵呵的一笑,道:“你在外面等就好了。”

    “这个……病人比较有个性,你注意些啊。”

    “没事,我见过的病人多了。”曹月瞥了他一眼。

    吕文斌见人家的表情都不耐烦了,犹豫了一下就离开了诊室,找了张长椅,坐了下来,长长的吁了口气。他最近几天都没有蹭到缝皮了,手痒的不行。

    诊室内。

    曹月轻飘飘的哼了一声,心道:有个性的病人多了,谁没见过啊。

    他最看不上的就是外科的一票住院医,要本事没本事,要专业没专业,偏偏还都牛的不行,好像自己随时都能成为技术大佬的样子,然后还动不动的教育人。

    在曹月看来,这些外科住院医,都是些做脏活的一根筋。

    别看手术室里的环境干净,可实际上,每过一段时间,手术室都会有某种病菌流行。外科医生的白大褂经常也只有早上的时候干净,而他们每天接触的血污,怕是比一般人一辈子接触的都多……

    相比起来,曹月的工作环境就舒服多了。

    肌电室就是一间普通的办公室,仪器与电脑相连,只要给病人皮肤上贴片,剩下的操作就全部通过电脑来操作了。

    从外观来看,也就是比心电图复杂一点的检查。

    这个位置,可以说是全医院顶轻松的岗位了,没有点关系,想都别想,和外科医生的工作环境,可以说是两个世界了。

    曹月每当想到此,都会在心里唱:我们不一样,不一样……

    “你就是专门测神经的医生?”李华敏侧躺了起来,露出半只手臂的红色绸布袖子,很鲜艳很漂亮。

    曹月停止了内心的歌唱,呵呵的笑两声,举起贴片,道:“我是专业做肌电图的,不是测神经的。来把袖子捋一下。”

    曹月说话间,自己动手,将病人的袖子给捋了起来,且道:“你手上打着外固定,还能把两个袖子都套进来?”

    “后面有纽扣。”李华敏回答了一句,又问:“那我神经好着吗?”

    “还不知道呢。”曹月有点烦了:“都没测呢,谁知道啊。”

    “神经要是不合适的话,就是中风了是吧?”

    “脑神经有问题才是中风。”

    “那我脑神经有没有问题?”

    “没测,我也不知道。”

    “医生,你别骗我,我不怕死。”李华敏认真的道:“我问家里人,他们都不说。我知道的,所有人都瞒着我,那是对我好,但我就想知道。”

    曹月皱皱眉:“但我真不知道。”

    “医生!”李华敏着急了,一把掀开了盖在身上的小被子,大声道:“医生,我不怕死,我就想死的明明白白,正常人没事测什么神经,我又不是神经病!”

    曹月盯着李华敏的红绸唐装式样的上装,看了好几秒,总觉得有点熟悉的奇怪。

    被注意到身上的衣服,李华敏的表情一下子缓和了,问:“好不好看?这个衣服是我自己设计的,老人说寿衣要大红的才吉利,但我五行属粉红,就绣边用粉红,布料才用大红,中间的五福捧寿用金色……”

    “你穿的是什么?”曹月震惊了。

    “寿衣!”李华敏严肃的道:“你一会儿给我测神经,要是我的脑子有问题,我就穿这身衣服跳天台,免得连累家里人!”

    李华敏很认真的看着曹月,道:“你好好测,看我脑子有没有问题!”

    “你稍等……”曹月颤巍巍的起身,打开办公室门,喊:“吕……吕医生,那个……请你来帮一下忙。”

    ……

    第二天。

    吕文斌站在病房外,向来查房的主任汇报:“患者神经吻合状况良好……”

    李华敏半躺在床上,向房外的医生们招招手。

    “老杜进去看下,我们去下一间。你继续说。”霍从军过门而不入,将副主任给派进去了。

    吕文斌道:“肌腱缝合也没有问题,强度较高,凌医生医嘱可以开始早期复健了……”

    “就按照凌医生的医嘱来。”霍从军没听两句就斩断了吕文斌的话。他之前就不懂手外科的东西,现在就更放手给凌然了。

    在任何一家医院里,一名医生如果能将某个术式做上百例,而且优良率达到本地该类型手术的平均值,那都是妥妥的该项专家了,因为你做的同等术式越多,遇到的奇怪情况就越多。更别说凌然的优良率远超90%。

    当然,普通医院的医生,要想有资格做某个术式,都可能要花费好几年,甚至十几年的时间。

    而要重复的进行某种术式,不仅需要医院和科室配合的,还得环境配合。大部分医院的大部分医生,每天能分到两三例主力术式就算不错了,想积累某个术式到100例,非得好几年的光阴不可。

    也只有到了资深主治的程度,医生的选择权增强,在科室的影响力增大,才能多做一些自己想做的术式,甚至将自己喜欢和擅长的术式,作为本科室的主力术式。

    霍从军是军医出身的急诊科医生,看重天赋远多于资历,对于凌然的信任感也是与日俱增,因此,他查房的时候虽然认真,却是很少擅改凌然的医嘱,也就是在病人出现了术后并发症或其他合并症状的时候,才会调整用药等等。

    吕文斌羡慕的脚都内八字了。

    在医院里,大主任对小医生的干涉是全方位的。可以今天给你放假,让你和老婆加油搞个孩子出来,也可以明天让你加班,去看某某病人的屎色是否正宗。要像是霍从军这样,能被充分尊重医嘱的,基本都是治疗组的组长了。

    在云华急诊科,就是其他两位主任医师,另两位高年资的副主任。

    一会儿,杜主任返回医群。

    “合并神经损伤的病例,凌然是不是可以做起来了?”霍从军与杜副主任轻声商量。

    杜主任犹豫了一下,问:“刚才的病人表现的是不错,但会不会太急了?”

    “合并神经损伤的病例多啊,找起来也容易,不用咱们老打电话了。”霍从军说了一句,又低声道:“据我所知,昌西省内,能独立做屈肌腱缝合,做神经束膜吻合的医生,数的出来吧。专门做这个的就更少了吧。”

    杜主任呵呵的笑两声。

    能做屈肌腱缝合,并且合并神经束膜损伤的医生确实不多,专门做的确实更少。但这原本就是个话术,就好像有一片森林,你要找一颗松树,旁边必须挨着棵槐树,再旁边还得挨着棵榆树,而且中间不能间隔着任何植物。

    松树很多,榆树很多,槐树也很多,三棵挨一起又有什么意义呢?

    当然,在医院里还是有意义的。

    能做屈肌腱缝合的,能做神经吻合术的,再要是能做骨科手术的,人家一天到晚都在做断指再植,哪里有功夫给你单做一个屈肌腱缝合合并神经断裂的。

    能单做神经吻合术的也很多,但多是神经外科的医生,人家颅脑手术做不完,一做就是一晚上,也懒得到手外来会诊。

    当然,能单做屈肌腱缝合的手外医生也很厉害了,也懒得养神外的脾气。

    手外的手术又都是限期24小时内完成的手术,且越早处理效果越好。那些同时受创于屈肌腱断裂,合并神经损伤,又没有断指的患者,很多就只能得到良好的屈肌腱缝合技术,以及不太差的神经外膜吻合术了。预后如何,基本靠命。

    有些大医院实在忙不过来,就会询问病人是否愿意截肢……

    美国断指再植的比例2%,依靠的是严格的审查制度。抽烟酗酒以及任何不能保证良好生活习惯的人,就算有保险,也不一定能得到一名精英医生两个小时的倾力救助。

    所以,松树榆树和槐树靠不靠在一起并没有意义,除非你把它们一起砍倒了。

    “做起来我也不反对,就是屈肌腱损伤的患者恢复期太长了,神经的恢复期更长吧,咱们的病房又不够用了。”杜医生勉强提出一个意见。

    “不够就加。”霍从军大手一挥。他梦想中的大急诊中心,应该有两百张以上的病床,若能有重渝急救中心那样500多张病床,他也不介意。

    “病源多了,也不要凌然做的太拼了,年轻人低头猛冲,也得抬头看路。”杜医生说到此处,问吕文斌:“凌然还在做手术?”

    “是,手术刚做到一半,有点意外情况。”吕文斌随口胡说的,算是个没有随同查房的理由。

    别的小医生要是经常不参与主任查房,多半是小鞋穿到骨折。然而,医院的明规则潜规则,向来都是针对普通医生的,有技术的医生,从来都是特例。

    就好像差生做什么都是错的,好学生做什么都是对的一样。霍从军现在提起凌然就满脸笑容,道:“是得让凌然注意身体,不要光是工作。他今天几点来的。”

    “四点钟。已经做了三例手术了,现在做的是第四例。”吕文斌说的都是一阵肝颤。主刀四点来,他就得三点多来,没什么道理可讲的。全云华医院,会这么玩的医生总共也就三四个。却是让他给碰上一个。

    霍从军却不觉得凌晨四点开始做手术有什么奇怪的,只点头道:“怪不得他上次给我说下午时间都浪费了。不过合并神经损伤的病例加起来就好了,到时候就怕下面的医院转诊的太多了……”

    正说着话,霍从军的手机铃声悠扬的响起:有一只,受伤的苍鹰,受伤的苍鹰,它穿过,穿过山谷……

    众医屏息凝视,齐齐望向主任。

    “好的,我明白了,一定集中科室优势力量……一定全力保障安全,保证医疗质量……”放下手机,霍从军目光如鹰一般的锐利,道:“郝局长的女儿被烧伤,烧伤组的都去准备吧。其他医生也不要掉以轻心,把手里的工作快点交接一下,随时准备支援。”

    此时再继续大查房已经没时间了,群医四散而去,忙忙碌碌的做准备。该收拾病历的收拾病例,该交代医嘱的赶紧下医嘱,该调整手术时间的赶紧调整手术时间,该上厕所的赶紧去抢位置……

    杜主任靠近霍从军,面带忧虑:“咱们私下里说,烧伤了怎么不去总院?”

    云医急诊科治疗烧伤很有名,但在圈内,无论实际水平还是影响力,都不如陆军总院的刘主任。后者在烧伤领域是全国排的上号的。

    霍从军向两边看看,低声道:“倒开水的时候,烫到脚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