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医凌然 > 第107章 五行多木
    “凌然,你今天做了个神经束膜缝合?”周医生看到凌然进到办公室来,就低声问了一句。

    医院里面没秘密。尤其是医术和男女事务。

    “是。”刚做完手术的凌然一口气喝光桌上的水,才算是解渴了。

    “缝合的效果怎么样?你还真的敢啊。”周医生静等了几秒钟才继续问。医生做手术之前都习惯了忍饥挨饿的,尤其是做几个小时长度的普通手术,排尿基本都靠憋,喝的越多,结果越惨。

    成人纸尿裤倒是能解决大部分麻烦,但是,一方面考虑到形象,另一方面考虑到价格,医生们都是能不穿就不穿的。

    凌然认真的回想了一下,道:“神经恢复的好的话,效果应该很不错。”

    周医生被噎了一口似的,道:“你是真的有把握?”

    “是。”凌然回答的如此简单,更是让周医生摸不出深浅来。

    “那你准备一下,霍主任一会肯定要问你的。”周医生再提醒一句凌然,就回座位喝茶去了。

    在三种神经吻合法中,神经束膜缝合是最硬核的。

    通常来说,一个医生的缝合技术好,就可以尝试进行神经外膜吻合,像是凌然有大师级的间断缝合术,多练习一下,也有做神经外膜温和的基础,但是,要在显微镜下做神经束膜缝合,那就比较讲究了。

    至于第三种的外膜与束膜吻合术,既然是前两者的合并,难度也是放在束膜吻合术上面的。

    但不管是那种吻合术,会神经吻合,能做的手术范围就瞬间提升了一个级别。

    以前的时候,凌然做的手部ii区屈肌腱缝合,遇到合并神经损伤的,合并骨折的,霍从军都是直接拒绝的。

    云华急诊科收录的屈肌腱损伤的病人,就是单纯的屈肌腱损伤的病人,至多只是如李华敏那样,有一根半根可缝可不缝的神经断裂。

    超范围的患者,要么想办法前往省外治疗,要么去手外科接受kessler法之类的肌腱缝合,再请求神外会诊缝合,实在不行,就先做肌腱缝合放弃神经吻合,再复杂的,也许就只能截肢处理了。

    但是,凌然的神经束膜吻合术的成功率要是起来了,霍从军再想找病人都容易的多了。

    很多手部受伤的患者,都是合并神经损伤的。

    最重要的是,无人区肌腱吻合术一并神经吻合术,这个逼格相较于单纯的无人区肌腱吻合术,又高了一筹。

    也就略略逊色于断肢再植了。

    在手足外科的范畴内,做到这一步的医院已经不多了,尤其是考虑到成功率,凌然的手术就更值得期待了。

    不一会儿,霍从军裹着一股子热气冲进来。

    “凌然!”霍从军进门就叫,气势足的像是寻找骑士的元帅,头毛飞舞的像是只杂毛老猫。

    凌然转头看过去。

    “你做了个神经束膜吻合术?”霍从军的问题与周医生的都差不多。

    后者得意的向凌然甩甩眉毛。

    他在揣摩人的时候,可从不懒惰。

    凌然依旧回答了一句“是”,想想又按照适才给周医生回答的那样,再说了一句“缝合状况不错,看后期恢复。”

    “我们去看看病人。”霍从军当然不会听了就算。

    看着凌然起身,周医生也毫不犹豫的套上白大褂跟随,办公室里几名没事的医生亦是一模一样的动作。

    病房内。

    李华敏已经苏醒了过来,她的手部虽然被包扎固定了起来,人却挣扎着要起来,喊道:“我要换病房,这间病房对我的恢复不好。”

    霍从军眉毛一皱,心想:本科室做的第一例神经吻合术,恢复不好怎么行?

    他的目光立即就向周围的护士们看去。

    迫于霍老板的压力,原本不想理会的护士,此时只能上前,好声好气的问:“你怎么了?”

    “我要换病房?”李华敏道。

    护士问:“为什么要换病房?”

    “病房是绿色的,我不能沾绿。”李华敏的声音还有点沙哑,但说的还是很清楚的。

    护士循循善诱:“你为什么不能沾绿?”

    “我五行木多,木多不穿绿,也不能住绿房子。你们给我换一间病房。”李华敏不舒服的扭动两下,又道:“我在绿房间里恢复不好的,你们要是不给我换房子,我的病肯定好不了。”

    护士听到此处,觉得满足了,双手叉腰,看向霍从军。

    霍从军很是无奈,他原本以为是病房的设施有问题,还想着要不要调整的问题,现在听到五行木多,顿时就凌乱了。

    凌然也稍稍有些遗憾,患者从头到尾都是他缝合的,原本还想着混个衷心感谢呢,现在看来,要想这位李华敏感谢,自己做的还是很不够的。

    “我不管,你们不给我换房间,我就要出院,我不要呆绿色病房里。”李华敏又叫了起来,还要从床上跳下来,虽然只是装装样子,家属还是嗷嗷的在旁助阵。

    “病房都是绿色的。”霍从军耐着性子,抱着息事宁人的态度说了一句。

    “绿色对木多的人不好,你们可以重新漆几个病房出来。”李华敏给出建议。

    霍从军淡定的问:“漆什么颜色?”

    李华敏立即道:“粉红,我要粉红色。”

    “为什么要漆粉红色?”

    “粉红属钱,我五行缺钱的。”

    霍从军愣神看了几秒,发现对方真的不是开他玩笑,气的转身就走。

    出了病房门,霍从军道:“不知道的,还以为尺神经接脑壳里了呢?”

    周医生嗬嗬的笑两声,道:“许是麻药的劲头还没过去。”

    凌然反而觉得有些新奇,他见到的是麻醉状态下的病人,当时还是很有救死扶伤的成就感的。

    “给她做个神经肌电图。”霍从军说着补充了一句:“分析一下她的神经恢复状况,人就不要再给我看了。”

    “好的。”凌然接下了命令。

    “你的神经吻合术要有一定的成功率,成功率起来了,病人有的是。”霍从军因为期待的关系,额外给予了凌然指点。

    云华医院目前做神经吻合术的,主要是主干神经,如正中神经之类的,因为粗,坏掉了补一下并不难,难的就是小范围内的创伤,合并有神经损伤的,非常难对付,能开展的术式很少。

    但是,照霍从军的想法,凌然最多也就是私下里练了一段时间,肯定还是需要时间和病例来磨的,他刚才就等于放开了一个小口只要保证一定的成功率,他就支持凌然搞下去。

    周医生扭头去看凌然,也不知道他听懂了还是没听懂。

    “神经肌电图照好了,我拿给你。”凌然依旧是简单的回答。

    霍从军无所谓的道:“这个估计没什么希望了,之后再有病例,都记得整理出来。”8)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