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医凌然 > 第103章 半夜鸡叫
    黑色的二手捷达,欢快的喷着气,却是规规矩矩的在道路上行驶。

    凌然正襟危坐,目视前方,快到道路限速的时候,脚下的油门就会松一松。

    极少超车,极少变道,更不会将发动机踩的喵喵叫小护士们面面相觑,莫名的从凌然身上感觉到了严肃的气氛,以至于说笑的声音都小了。

    “海底捞到了。”凌然将车停到了一栋大厦的路口。

    “凌医生和我们一起去吃饭吧。”王佳蓄谋已久的开口,道:“麻烦你专门带我们过来……”

    “今天我妈做饭。”凌然简单回答,并催促道:“你们快上去吧,预约过了就等不到了。”

    四个女孩子一时间只觉得生无可恋,恋恋不舍的下车。

    凌然一溜烟的开车走了。

    陶萍同志做顿饭很不容易的,也就是新得了甲壳虫,才心情大好的下厨了。

    要论投入的话,这餐饭的成本可高了。

    浪费可耻。

    ……

    凌晨四点。

    凌然睡到了自然醒,一个骨碌爬起来,刷牙洗脸再洗澡,只用十分钟不到,就完成了出门前的准备。

    紧接着,他用了两分钟时间,将牙刷牙缸毛巾等物一一归类,保证毛的朝向都一致,就飞快的出门去了。

    人生中的第一辆车,对凌然的生活的改变是巨大的。

    在以前,他正常都会选择5点甚至更晚出门,因为凌晨四点很少有公交车,打车也不是很方便,若是步行前往云华医院,那就比较浪费时间了。

    如今有了车就不同了,凌然一路以最高限速狂飙,最快到了60公里每小时,慢的时候,也飙到了时速35公里,到了云华医院的时候,四点半都不到。

    “省了时间了。”凌然一边想,一边将车开入了很靠内的c区。

    他现在用的停车位是霍主任特批的,属于急诊科的灵活停车位。这种车位通常是给访问学者、高薪挖来的医生之类的,以应对办事流程的耽误。

    凌然还是实习生,也就不用挑战办事流程了,霍从军直接特批了一个灵活停车位给他,也没有医生表示反对。

    且不说tang法有多难,一个月做100多例大手术有多厉害,就凌然给急诊科全体提高的收入,平均到人都有两三百块,拿了奖金的医生护士们,又怎么好意思跑到霍从军跟前去争。

    凌然用标准的倒车入库,将车停入停车位,下车以后,更是对两边做了检查,看到车乖乖的停在车位最中心,左右空留出来的长度一致,前后也一致,接着就直接前往手术室。

    凌晨四五点钟,是手术室里最清闲的时光。

    昨晚的手术该做完的差不多都做完了,还没做完的也该喊三线来救场了。

    早上的手术还没有开始,若是没有抢救的话,正常医生都不会在这个时间安排手术了,没人能保证自己两个小时就一定能做完某台手术,而到七八点钟的时候,科室最重要的查房就要开始了……

    然而,凌然却是不需要查房的。

    他在急诊科的定位,更像是专职的手术医生其实也没人给凌然定位,只是他更愿意做手术,而不愿意参与查房,霍从军也就由着他了。

    吕文斌和马砚麟作为凌然的附属品,是没有什么选择权的,正在做一助的继续跟手术,剩下的一个去查房,已经是默认的模板了。

    两人甚至要比凌然还提前到半个小时。

    见到凌然,吕文斌首先就是一个哈欠,又赶紧用手掩住。

    “清醒吗?”凌然看到了就问。

    “睡了五个小时吧。”吕文斌苦笑。

    凌然点点头,却没有多说。

    他自己最少要睡够6个小时才会持刀手术的。对此,他是有经验的,如果考试前的几天里,他不能睡够6个小时的话,成绩会明显下滑,反应也会变慢。

    因此,凌然昨晚8点多就睡觉了。而在不能早睡的日子里,凌然宁愿晚几个小时再做手术,甚至少做两个手术。

    但是,住院医们的睡眠时间,是没办法保证的。

    凌然每天做四五例往上的手术,就有四五份万字病例要写,然后要新增四五名的病人被查房,再加上复健也不免有需要参与的部分……

    只能说,现代医院对住院医的剥削是系统性的。

    黄世仁半夜学鸡叫,也比住院医24小时连轴转要轻松。

    住院医得自己爬起来。

    有了吕文斌和马砚麟的帮手,凌然就不用负担那么多的杂事了。

    他啪啪的将磁共振的片子戳入手术室的背光板上,一边与此前阅读过的信息相印证,一边再做思考。

    吕文斌和马砚麟无比羡慕的望着凌然。

    对他们来说,能看得懂磁共振片,真的是难以达成的成就。医学生都有开影像课的相关课程,但没有任何一个医院试图令临床医生学会阅读磁共振片。

    这东西的复杂程度是完全超过x光片和ct光片的。

    专业的影像科的学生,本科毕业也可能读不懂磁共振片医院是一座现实的舞台,读书有没有用,在这片舞台,演绎的格外残酷。

    “没有看到什么特别的地方,开始吧。”凌然看过磁共振的片子之后,再拿起手术刀的时候,心里都要安宁许多。

    在此之前,他只能读影像科的文字说明,主要查验有没有不适合手术的地方。

    肌腱具体断成什么样了,他是没有太多感性的认识的,只能切开了再看。

    大部分外科医生都是这样的。

    事先设想种种,最终总结成一句话:切开了再看。

    切开以后的情况符合预计是最好的,符合所学是次好的,符合个人经验是第三好,最糟的情况是:卧槽,这是啥?

    看得懂磁共振片的外科医生,能很大程度上避免最糟的情况。

    当然,并不能完全避免。

    总有的人,长的隐蔽奇怪。

    “吃早饭了吗?”凌然轻松的切开患者的手指,并问候了大家一句。

    “那个……咋这么问?”吕文斌的防备心很强,更有怪异感,凌然一般都是不聊天的。

    “我怕你们睡着。”凌然看看四周,道:“说话应该能保持清醒吧。”

    吕文斌松了一口气:“跟你说话可是清醒啊。”

    值班的护士忍不住笑出声来。

    吕文斌仿佛受到了鼓励,脸上也露出笑来。

    “那就说说话。”凌然很有责任感的再问:“吃早饭了吗?”

    “吃了。”吕文斌无奈回答。

    “吃的什么?猪蹄吗?”凌然说着将肌腱暴露了出来,吁了一口气,道:“和磁共振片里看到的基本一致,接下来就轻松了。”

    “那个……要不然,咱们还是不聊天吧。”吕文斌觉得钩子都要拉不稳了。

    “好。”凌然更乐意,他原本就是勉为其难的强行聊天,要是能不说话,安心做手术,他才更开心。

    有序的手术室里,多了不受控制的聊天,就像是肉里夹了沙子,吃还是能吃的,就是没那么爽了。

    苏嘉福看两眼仪器上的数字,就搬着圆凳缩去了墙角,拿出手机打开游戏,准备趁着在线的玩家少,多占两座城。

    自从智能手机诞生以后,麻醉医生的生活可以说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以前的麻醉医生,就像是在医院里坐牢,一天二十四小时的奔波于不同的手术室,赚了钱都没处花。

    自从有了智能手机,麻醉医生在医院就像是过节,反正就是一天二十四小时的换着手术室刷手机,赚的钱都不够用。

    一台手术接着一台。

    预定的四台手术做完,竟然才刚刚七点钟。

    有了手部解剖经验,以及四肢的磁共振读片能力的加成以后,凌然的术中耗时更短了。

    当此时,凌然依然有些意犹未尽,但也无可奈何。

    没有新的病人,凌然干脆往复健室去,想看看有没有早起锻炼的病人。

    对于屈肌腱损伤这样的手部手术来说,手术固然是最重要的,围手术期的复健也是必不可少的。急诊科借用手外科的复健室里,早早的就有四名患者争分夺秒的锻炼着。

    “凌医生,您来的可早。”有位患者立即认出了进门的凌然,热情的打起了招呼。

    “恩,我来看看。”凌然严肃的点点头。

    “您别说,我还正想给您看看我的手。”打招呼的患者心情极好,故意用伤过的手招一招,一点都看不出曾经重伤过的样子。

    他在凌然靠近以后,又是开始了自己的表演,只见他拿着三只青枣,一会儿转枣,一会儿拿起放下,玩的不亦乐乎。

    凌然入神的观察没多久,就听到系统“叮”的一声响:

    成就:病人的衷心感谢

    成就说明:病人的衷心感谢是对医生的最大褒奖

    奖励:初级宝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