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医凌然 > 第102章 新时代的女孩子
    午后。

    王佳提前半个小时将自己洗刷的干干净净,又画了妆,还涂了淡淡的眼影,才前往手术室做准备。

    凌然差不多等他们一切准备停当了,方入内来。

    马砚麟微笑着问候:“凌医生,那边的手术做的顺利吗?”

    “挺好,打开以后,和核磁共振中看到的一样。”凌然的情绪挺不错。

    他以前的时候是看不懂核磁共振图的。

    大部分临床医生都与他差不多,表面上认真读,实际上装模作样。主要的参考还是影像科给的文字说明。

    只有少数医生仔细研读学习以后,才能看个大概,其效果,可能还没有影像科说的清楚。

    真正能看懂核磁共振片子的临床医生是相当少的,事实上,就是专业的影像科医生,也需要长期的学习和阅片,才能记住各个部位的参考线,学会参数计算等等。

    当然,如果看得懂核磁共振的片子,那在外科圈子里,还是有相当的优势的。

    比起x光和高密度x光的t机,核磁共振是水质子成像,能让医生近乎完整的了解到患者的身体状况,从很多医院的死亡总结中可以看到,许多病人的病灶往往都已经展现在了各种影像科的片子里了,只是因为临床医生往往只顾着印证自己的判断,而影像科往往只给出基于片子的结论,从而未能提前发现。

    凌然掌握了大师级磁共振的(四肢)阅读能力,用于屈肌腱缝合的手术的时候,几乎可以在脑海中形成一根肌腱的nd图像。所谓n,是不至于3d。

    因为凌然通过磁共振图像的阅读,不仅能看到肌腱的上下左右前后的外部特征,还能了解到肌腱的内部情况,采用不同的拍片方式的话,更能断层式的一点点的做分析。

    美中不足之处,也就是核磁共振的成本较高,预约较久,不能一味的要求病人追加拍摄。

    否则,真的可以算是半个透视眼了。

    “今天从外侧开口。”凌然拿到划线笔,就在病人的掌侧画了一条线。

    马砚麟看的眼皮子一跳。

    掌侧开口可不常见。

    他最近读了很多tang法缝合的资料,虽然有见到相关的案例。

    然而,案例和实践的差距可不是一般的大。

    “凌医生认识病人吗?”马砚麟试探着问。

    凌然奇怪的瞅他一眼:“我为什么会认识病人?”

    “不是,我的意思是,您这个开口方向不是特常规。”马砚麟赶紧解释。

    凌然颔首:“从核磁共振的片子来看,从掌侧缝合,强度可以更大一点。”

    强度就是肌腱缝合的最终指征,缝合中的一切复杂技术都是为了强度而努力的,凌然的回答可以说是非常合适了。

    马砚麟的古怪感却更强了。

    在马砚麟的印象里,凌然其实是一名很规矩的外科医生。

    凌然的手术,向来没有太多的奇思妙想,就是规规矩矩的按照术式,一步步做下去。

    如果要他形容一下凌然的手术操作方式的话,坦克或许是最好的形容。

    不管敌人是什么样的,就是一路推过去,胜则扫平障碍,败则再来一次。

    凌然突然从掌侧开口,真是吓了马砚麟一跳。

    但他也没什么好说的,别看他陪做了二三十场的tang法,还缝了十几次皮,但对于tang法,他依旧是一知半解。

    凌然顺利的翻出了患者的肌腱。

    掌侧的肌腱果然偏于柔弱,而且有撕裂的迹象。

    凌然小心的修剪了边缘,继而缝合。

    若是从正面开口的话,同样的动作得多二十分钟的操作,缝合后的预后状况也截然不同。

    凌然觉得做的顺利,其他人也看的赏心悦目。

    王佳更是看的钦佩之极,说:“凌医生的手术做的更漂亮了。”

    “熟能生巧吧。”凌然笑一笑。他自然不会说,本次手术之前,他用了近一个小时看磁共振片,并研判方案。

    以前的时候是没有条件,凌然看不懂磁共振的图,就只能根据影像科的文字描述,做个简单构思,打开了以后再做决定。

    现在则不一样,大师级的读图技术,让他的脑海中自然浮现出了片中的状态。

    凌然再做方案什么的,就灵活多了。

    说到底,谁愿意当坦克挨揍啊,要能轻盈一点,他也愿意轻盈一点。

    “依我看,是凌医生人逢喜事心情好。”王佳才不是真的问手术呢,两句话就拐到了自己需要的方向。

    凌然问:“什么喜事?”

    “你买了一辆车,我们都看到了。”王佳咯咯的笑两声,道:“凌医生好厉害,还没正式毕业呢,就有车了。”

    “是我爸买给我的。”凌然大方的承认了啃老的事实。

    而在王佳心里,这不仅不是减分项,还是男神家庭和睦的象征。

    那些一言不合就与全家结仇的丑男,才是社会的毒瘤呢。

    “凌医生的车挺好看的,圆头圆脸的,特别可爱。”台下护士此时亦是配合了一句。

    马砚麟道:“是6l的捷达,麦弗逊的独立悬架吧,大众的品质还是可以的,就是有点套娃脸,不过l型的尾灯还是有点意思的,要是能把卤素灯换一下就更好了……”

    王佳打断他,道:“我们女孩子不懂汽车品牌的,总之,车好看就行。”

    虽然她早就在网上搜了几十次的捷达了,此时却是丝毫不露。

    马砚麟略显不客气的道:“就因为你们这么想,所以才有那么多女司机的故事。不说车的好坏,你得了解自己的座驾的性能,这样上路了以后,出现紧急情况,你们才能迅速反应……”

    “凌医生,下班的时候,能不能麻烦你送一下我们?”王佳不准备听马砚麟胡言乱语下去了,单刀直入的提出了她们此前商量好的要求,又道:“我们想去海底捞吃火锅,离下沟诊所不太远,但下午太难打车了……”

    “好。”凌然回答的很干脆,以至于王佳准备的许多话都没有用上。

    马砚麟更是乖巧的闭上了嘴。

    他也不是纯粹的傻子。

    王佳乐的不行,到了下手术的时候,恨不得跳起来欢呼。

    根据她从《攻略男神》中看来的招数,女孩子的主动出击,往往比被动等待的成功率更高。而拜托男神一件小事,往往也比替男神解决一件小事,更容易发生互动。

    王佳她们早就想好了,到时候就以感谢凌然为名,请他一起吃海底捞。

    虽然是五个人一起吃饭,但是,四个年轻女孩子在一起,也能变相提升颜值来着,这一点,从韩国女团就能看得出来。多个标准以上的女孩子在一起,是要比她们单独出现更漂亮的。

    王佳一时间想的痴了,紧赶慢赶的换好了衣服,再在护士台,与其他三个女生,叽叽喳喳的商量起搭车事宜。大家就副驾驶、后座等座位的分配和价值,做出了友好而有意义的谈判……

    赵乐意正巧自护士台路过。

    他只听到了后半程,知道小护士们想要搭车,对此,不久前刚买了一辆宝马320的赵乐意,莫名欣喜。

    赵乐意算是资深主治了,当然,他离副高还差着些火候,但是,几年的主治做下来,还是让赵乐意攒下了一笔钱。

    相比处于剥削链条初级阶段的住院医,主治医生来钱的路子很多,购买宝马320,也只是令赵乐意肉疼了一阵子。

    为了弥补这份肉痛,赵乐意曾经熬夜手术,第二天还驱车300公里参加车友会的。

    但是,车友会里的陌生人,哪里有医院科室里年轻漂亮的小护士们善解人意呢?

    “好多人至今都不知道我买了宝马吧。”赵乐意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宁可在宝马上哭,不愿意在自行车上笑”的故事。

    想到此处,赵乐意记好了时间,并在手机上设了提醒。

    下班后,赵乐意第一时间下楼,开出自己的宝马,并将之停在了小护士们约好的医技楼门口,像是正巧经过的样子。

    “王佳,都下班了啊。”赵乐意远远的看见几名小护士们穿着便装出门,立即走出宝马,拄着车门打招呼。

    “赵医生。”礼貌的小护士脆生生的问候。

    赵乐意被问的心都酥了,忙道:“你们去哪里?我送你们吧。”

    说着,赵乐意拍拍宝马的车顶,表面很大气,心里很心疼。

    新崭崭的宝马,白色的车漆像是涂了一层蜡似的,光洁明亮,赵乐意几时拿手碰过啊。

    不过,赵乐意心里还是骄傲的:老子多年的积蓄都拿出来了,你们别的车标不认识,宝马的蓝天白云总认识吧。

    几名小护士看看赵乐意,再看看赵乐意的车,都只是大声笑,低声聊。

    “赵医生,就不麻烦你了,我们约好车了。”王佳护士礼貌的回应一声。

    正说话间,一辆黑色的小车,停到了赵乐意的宝马旁。

    黑色的捷达,比宝马短一条腿,窄一条胳膊,矮一个头,谈不上漂亮,也谈不上养眼,朴实的像是一台机器。

    宝马却是精美的艺术品,浑身仿佛散发着闪亮的光辉。

    就连驾驶座上的凌然,都只是稍微有些碍眼罢了。

    有一刹那,赵乐意心中充满了骄傲:

    我多年耕耘,终于到了收获的时间了。

    “一辆车坐五个人太挤了吧,可以分几个人坐我这边。”赵乐意朗声说话。他觉得自己有资格大声说话,就他这辆宝马,缴税的钱,都够买一辆凌然开的破车了。

    “王佳你坐副驾驶吧。”

    “没关系的。”

    “挤一下挺好的。”

    女孩子们早就分配好了各自的位置,一边回答赵乐意的话,一边挤上了凌然的小捷达。

    四位身材娇小的小护士,轻易的塞满了紧凑级轿车的小车厢。

    小车缓步启动,渐渐的从赵乐意医生的视野中消失了。

    赵乐意望着空无一人的宝马车厢,心中升起浓浓的失望:现在的女孩子究竟怎么回事?网上说的市侩,说的爱慕虚荣,说的消费主义的女孩子,都去哪里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