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医凌然 > 第101章 坚强的邵老板
    “杨子,去帮我拿小缝合箱过来,要那个蓝色的。”邵老板又喊了一声,正在切羊肉片的店员才放下切肉刀,去提了只小医疗箱过来。

    “你要的缝线什么的都在里面,伤疤也无所谓了,瓦罐难免井上破,我能继续烤肉就行了。”邵建说归说,眼睛却盯着凌然的动作,显然是有点在意的。

    凌然自行打开蓝色的小箱子,找出纱布镊子剪刀等物,又打开一瓶新的碘伏,说了个“开始了”,就默默操作起来。

    戳入手背的要取出来,伤口得清理干净,清创又不能打麻药,让邵建很是呲牙咧嘴了一会。

    等到缝合的时候,凌然又翻了翻箱子,问:“没有麻药吗?”

    “我又不是开医院的……”邵建无奈的笑。

    凌然定定的看着他。

    “麻药不好搞,今天就别用了。之前医生也说,不好多用麻药的,容易上瘾,就这么缝吧。”邵建说的咬紧牙关。

    “好吧,我多准备两块纱布。”凌然微微点头。缝合用麻药是中国人的固有观念,很多老外缝合的时候都是不用麻药的。当然,并不是老外不怕疼,只是有些老外有药瘾不敢注射,有些全民保健的国家缺医少药,打一次麻药得等三四个小时,有些老外等不起罢了。

    邵建则很注意的问:“为什么要多准备纱布?”

    “怕你太疼了挣扎的话,血流增快,或者弄破了伤口。”凌然又喊早等的望眼欲穿的王壮勇和陈万豪帮忙。

    邵建已经眼睛都瞪起来了。

    习惯了是一回事,疼还是会疼来着。

    王壮勇和陈万豪做了几个月的实习生,还没轮到过缝人皮呢,一个个激动的要死,却还是只能撒点消毒水什么的,再眼巴巴的望着邵建。

    “凌医生,你亲自给我缝吧。”邵建生怕凌然把自己给交出去练手,虽然他是经常给医生们练手的,但实习生也太低端了。

    凌然点点头。就算邵建不说,他也会亲自缝合的。

    对于清创缝合来说,面积稍微大一点并没有什么,无非是伤疤丑一点罢了,邵建的伤口却比较深,并不适合初学者练手。

    凌然选了相对较粗的0号线给邵建缝合。

    邵建是要工作还债的男人,不可能十指不沾阳春水的等着恢复,缝合线的抗张力还是要保证的。当然,也不用太粗的线,线的抗张力超过组织的强度就没有意义了。

    趁着邵老板咬牙忍耐的时间里,凌然迅速的完成了缝合,甚至令其他人都没有太反应过来。

    陈万豪深深看了凌然一眼,道:“凌然,你变了。”

    “恩?”凌然做包扎。

    陈万豪道:“以前,在学校的时候,你的特点是帅,我的特点是有钱,王壮勇的特点是娘,但现在你变快了……”

    “喂,你信不信我用肉签子戳死你?”被说娘的王壮勇用拇指和中指捏起一根铁签子,胜于三指飞起,手呈兰花指状。

    “壮勇,只有你的人设没有崩,我的也快要挺不住了。”陈万豪轻轻的将铁签压下来,叹口气,道:“算了,我本来准备工作了再买车的,提前买算了,我估计把零花钱都拿出来,能买辆中配的宝马5系……”

    “你没停车位。”邵老板看着手被包起来了,人也轻松了,好心给陈万豪说明:“你们医院的停车位是只许在职医生用的,要去医政科申请,实习生不能申请的。”

    陈万豪呆了几秒钟,疑惑的道:“这你都知道?”

    “当然,我以前也想申请个车位的,临时车位经常都没位置的……”邵老板说的理所当然,再看凌然包扎完毕,连声道谢,说:“你们今天这桌就免单了,杨子,给这边来两份牛肚。”

    牛肚嫩滑又有嚼劲,最适合年轻人吃。

    凌然、陈万豪和王壮勇三人吃完了一桶又一桶。

    邵老板也不在意,看他们吃光两桶就再上两桶。

    200串的牛肚成本与两瓶碘伏差不多,邵老板还是出得起的。

    牛肚之外,还有不停端上来的肉串。

    邵家馆子的肉串都是小片肉,肉是鲜剔下来的小羊肉,买点主要是嫩,再加上调料调的好,很是受到食客们的欢迎。

    买的人多了,邵老板又受伤,肉串就有点供不应求了,只偶尔能空余出来几串,便赶紧端给凌然等人。

    三人也不以为意,就着牛肚吃烤肉,就着烤肉吃牛肚,再喝点肥宅快乐水,整个人都要升华了。

    “对了,是不是应该打一针破伤风啊。”王壮勇塞了一肚子的肉,才突然想起此事。

    不等凌然说话,邵老板的声音远远飘来:“我打过破伤风疫苗的全程免疫,10年补一针就行了。”

    “邵老板以前是做医生的吧。”王壮勇拍着大腿,弹出一个兰花指,道:“我就知道,肯定是做医生太辛苦,才改行的吧。像我最近天天写病历,皮肤都变糙了。”

    ……

    翌日。

    凌然开着手洗后的黑色捷达上班,并要求安排五台手术,再次引起了小护士们的议论。

    大家议论的重点自然不是五台手术,凌然最近一个月,经常一天完成五台六台手术的。如今潘主任返回日本继续进修,云华急诊科的肌腱缝合又得到了同行的认可,凌然就是想要继续增加手术量,都是有可能的。

    然而,小护士们才不关心手术量的问题呢,大家更在乎凌然开来上班的捷达车。

    “凌医生还在实习期呢,等于还在读大学,现在就有车开了,说明他家里条件蛮不错的。”一位长相漂亮的小护士认真的评价。

    “我听人说凌医生开的是辆二手车,不怎么贵。别人告诉我说,是和桑塔纳差不多的车。”另一位长相漂亮的小护士认真的评价。

    “二手车怎么了,二手车洗的干干净净的,照样能遮风挡雨。买一辆二手车,总比砸锅卖铁的买一辆好车骗女孩子强。说明凌医生是个负责人的人。”又一位长相漂亮的小护士认真的评价。

    听她这么一说,小护士们聊天的兴趣都被调动了起来。

    几名原本坐在护士站里休息的护士,也兴致勃勃的坐到护士站后,参与起了话题:

    “凌医生上个月的手术费拿出来,就能买下他现在开的车了,所以呀,说不定车是凌医生自己买的。哎呀,确实好负责的说,用存款买车的男人,听着就好有安全感。”

    “有车的话,再跟凌医生出去玩,就可以去远一点的地方了,真好。”

    “那也要凌医生愿意跟你出去玩啊。”

    “不管怎么说,凌医生也是有车一族了。喂,你们说,凌医生有了车以后,会不会被外面的妖艳贱货骗走啊。”

    话题转换的先如此之快,又是如此的贴近生活,顿时让大家都思考起来。

    “咦,你说我们组织个活动,一起出去玩怎么样?”

    小护士王佳雀跃的提出了建议。她是凌然在手术室里的首选器械护士,经常在工作中与凌医生有交集,递器械摸一下小手,蹭汗的时候碰一下凌医生宽广的胸膛什么的,都已经尝试过了,但在医院以外,她却没有与凌医生相处过,此时就最是积极。

    相对年长的刘护士看着她们,面带微笑,却是果断道:“聚餐明令禁止了,别撞枪口上了。”

    “我们自己花钱aa好了。”

    “aa也不允许。”刘护士道:“上次省立有人搞生日聚会都被警告了。”

    “警告就警告。”王佳嘟嘟嘴。

    “你给护士长说去,看会不会排你一个月的夜班。”刘护士轻轻的哼一声。

    一群小护士们都不说话了,只在私下里交流着眼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