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医凌然 > 第八十二章 不能把人才关在手术室
    “吕文斌,你跑哪里去了?”小护士拿着电话,气势汹汹。

    开着免提说电话的吕文斌,语气里依旧能听得出快乐来,笑呵呵的道:“我在手术室啊,快缝完了。”

    “你竟然还没缝完?”小护士讶然挂掉电话,拐了个弯,就踩开了二号手术室的门,压掉手机,大声道:“吕文斌,凌医生要开始做手术了,你这边什么情况?”

    “咦,还没开始吗?”吕文斌下意识的一乐,转瞬察觉不对。

    小护士已经哼哼起来:“什么没开始,三号手术室的病人已经做完了,凌医生已经去一号手术室了。”

    吕文斌不由的有些失神。

    要说起来,他刚才缝合的速度是比平时慢一些的,因为他担心出错,特意放慢了速度,但就算是不放慢速度,又能快多少呢?

    最重要的是,自己只是缝合一个手指而已,还没完成,凌然就做完了一记tang法?

    吕文斌更觉得那是一记直拳,令自己清醒又令自己眩晕的直拳。

    “喂,你这边还要多久?”小护士没耐性的催问。

    “马上就好,恩……5分钟,最多10分钟。”吕文斌还是有些心虚的,缝合手指什么的,他是经常做的,但是也得时间不是。

    小护士“恩”的一声,道:“那我不等了,你做完了,自己去2号手术室,给病人缝合一下。”

    “哦,好……”吕文斌答应了下来,又迟疑的问:“2号的手术真做完了?20分钟?”

    “二十多分钟吧。差不多。”小护士很骄傲的样子。

    吕文斌低头看看手底下的病人,心道:这是越做越熟练了,量变引起质变?

    吕文斌想想,又问:“凌医生新手术几点钟开始,我尽快赶过去……”

    “不用了,霍主任已经喊郑培过去帮忙了。”小护士抬抬下巴,像是一只小天鹅似的离开了。

    吕文斌脑袋有些发晕。

    郑培是资深住院医了,眼瞅着要安排做住院总医师了,地位比吕文斌高了不止一筹,让他给凌然做助手,多多少少会让郑培有些不自在吧。

    不过,吕文斌换个角度又想,对霍从军来说,住院总医师依旧是住院医师,他有空的时候大约会考虑一下住院医的心情,而在他没空的时候,住院医的心情显然是不重要的。

    三号手术室。

    郑培确实感觉有点不舒服。

    只是霍从军在旁虎视眈眈的看着,还有一票外院的大主任们盯着,令郑培不敢造次。

    医院里的普通医生,尤其是普通主治以下的医生,用小心翼翼来形容已经不足够了,说是如履薄冰还差不多。

    医生这种大后期的职业,越到后面越舒服,而在往上爬的路上,就荆棘满地了。

    相比于得罪大主任的后果,给凌然打下手又算得了什么。

    郑培沉着脸完成术前准备,穿戴整齐,遮好与头发一样长的胡子,站到了手术台旁。

    凌然只抬头看了他一眼,就用签字笔在病人的手部划了下去。

    这次的患者伤到了三个手指,一只肌腱全断裂,一只肌腱损伤,另一只手指只需要简单的缝合。作为今天的第四例tang法缝合的手术,霍从军也找不到更容易的案例了。

    白主任等人聚精会神的望着无影灯下的操作区域。

    他们现在需要确实的看看凌然的手术水平,从而判断,霍从军的tang法项目是否真的可以看做是成功了,进而决定,他们接下来是大肆吹捧霍从军,并将之顶上协会理事的位置,还是收着点手,免得被找后账。

    凌然的脑海中满满的都是各种上肢解剖的信息,完全没有理会周围人的目光。

    他原本就是习惯在众人目光下生活的人,不管什么时间,凌然只要出现在人群中,必然是焦点之一,越是人多的环境越是如此。

    手术室里的小猫两三只,眼神再猥琐点,凌然也是司空见惯的。

    手术刀轻轻的划过病人的皮肤,相对坚韧的手部肌肤,基本没有多少抵抗,要很仔细才能看到肉体的下陷。

    郑培用眼睛的余光瞄了凌然一眼。

    持弓式是最常用的持刀手法,拇指在刀柄下方,是借助腕部的力量操作,适合长切口,但不够精细。

    当然,用于暴露手术视野的时候是绰绰有余了,郑培暗自比较,自己如果采用持弓式操作的话,大概也就是凌然这样的水平,或许还有所不如,不过,如果是让他来操作的话,他在手部的首选会是持笔式。

    持笔式的发力点是指部,适合短距离,精细化。

    郑培觉得,自己如果用持笔式的话,应该能比凌然的开刀开的更好。

    想到此处,郑培就有些高兴了。虽然只是暴露视野的开刀,虽然只是预后的一点点区别,虽然连速度都不会有差别,但郑培觉得还是能找回一点面子……

    “抽吸。”凌然说了一句,郑培才突然发现,操作面已经彻底暴露出来了。

    看着极漂亮规整的手术视野,郑培很想摸摸自己的胡子,强行忍住了以后,才开始抽吸,接着再帮凌然消毒,盖盐水垫……

    外科医生们最喜欢的手术视野,是熟悉的手术视野,所以他们每次操作都会尽可能的打开相同的位置,创造出相同的操作面来,除非做不到,才会换一个方向,尝试次熟悉的操作面。

    这种爱好,就好像玩俄罗斯方块的时候,正常人都不会将屏幕倒过来操作,或者横过来,但如果有人从开始就是倒过来或横过来玩的,想必他也很难习惯自上而下的屏幕了。

    凌然在整理操作面方面,稍稍花了点时间。

    消毒盖巾之类的工作,繁琐又必不可少,凌然在这方面并没有多少优势,大部分时间,他更愿意将之交给助手来完成。

    白主任等人,看到这个时候,腹中已是疑惑丛生,因为他们此前看到的超水平的外科手术,并没有出现。

    就在白主任想要扭头询问霍从军的时候,手术台上的气氛,却猛的一变。

    只见凌然随手揪出一根肌腱,持针钳一下子就戳进去了……

    进进出出。

    出出进进。

    手术室里的一堆人,顿时面色一整。

    直接就戳进去了?

    拿一根肌腱出来,一针戳进去有问题吗?

    当然没有,只是正常的医生都是有前戏的,有的还会做二三十分钟的前戏,以得到服从性更好的肌腱。

    然而,凌然并不需要,他拿到那跟肌腱的同时,就将肌腱摆好了位置,并使之调整到了最佳状态。

    仅此一点,就是许多人难以做到的。

    没有过硬的素质,想都别想。

    往复进出的针法有问题吗?

    当然没有。缝合归根结底,就是入针出针的过程,只是在此过程中,有颇多讲究罢了。

    同样的进出,不同医生的针术不同,就会有不同的结果,且是有着巨大差异的结果。

    有的操作出液多;有的操作持续时间长;有的操作容易造成损伤;有的操作失败率高;有的操作耗费体力;有的操作不容易被受术者接受……

    所以,尽管只是说起来简单的进针出针,落在做过的人眼里,立即就会分出三六九等来。

    尤其是这一次,白主任等人是从头看起的,更能准确的把握到凌然的操作目的,理解他的操作选择,并做出应有的判断。

    为什么要先切除患者的一部分肌腱,因为那部分的肌腱有明显的损伤,由此会否令肌腱太短,采用何种方式弥补?

    为什么要多做两处的血管温和?因为肌体损伤太厉害,需要保证血运,由此会否增加肌腱的黏连,如此权衡是否正确?

    众人看的安静如鸡,脑子里的想法纷至沓来。

    有那么短暂的十几分钟,所有人都忘记了自己的身份,清空了权谋政治,只是单纯的以一名医生身份思考……

    十几分钟后。

    差不多开始手术半个小时左右,众人渐渐的清醒过来,脑海中渐渐的涌现出正常的想法:

    “我艹!”

    “他娘的!”

    “娘希匹!”

    “格老子的!”

    “屌人!”

    只有白主任按捺住了心情,脑海中出现了不正常的想法:“老霍,叫这个凌医生来参会哦。”

    “他还有点不够资格吧。”霍从军笑的寰枕关节都要露出来了。

    “你这个死脑筋,你好好想想,光是我们妇幼保健院就有多少委员是女的?全市范围呢?”白主任望着凌然的脸,浑身发颤:“这么优秀的医生,你把他整天关在手术室里就错了,你得让他露脸!”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