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医凌然 > 第七十三章 你在外面有别的猫了
    为一名三指割伤的患者做tang法缝合,工作量比给三名单指受伤的患者还要大些。

    如果有选择的话,凌然自然更愿意做三名单指受伤的病人。

    可惜他并没有太多的选择。

    一日四例tang法缝合,基本是将当日云华周边的单纯屈肌腱损伤的病人一扫而空了。此地虽有百万产业大军,毕竟不能与广@州或东@莞相提并论,后者在全盛期,一家私立的手外科医院,一个晚上能做十几例的断指再植其实,能有私立的手外科医院,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哪里的工厂开工率高,成本低,效益好,看当地医院晚间断指再植的数量,就可以窥见一二。

    考虑到单个手术的时长,可能需要4小时或5小时,凌然毫不犹豫的喝下了精力药剂。

    三指割伤的患者今年才24岁,陪同而来的只有工友,连个女朋友都没有,左手想必还要用很久,凌然觉得,还是要尽可能的为其缝好一些。

    当然,外科医生不是神,缝合只是愈合的基础,之后的复健依旧重要,更多的时候,运气也会发挥难以预料的作用。

    趁着刚喝下精力药剂的巅峰状态,凌然首先为其缝合了食指的肌腱。相对于中指和无名指,食指的功能价值更高,能提高多一点的功能性就多一点。

    凌然向来细致,今天亦不例外,并不因为这是今天的第三例手术,或者一连缝合三指,而有所放松。

    他坐在椅子上聚精会神的操作缝合,比站着略感轻松,吕文斌却是相反。

    在手术过程中,主刀是面向操作面最佳位置的医生,尤其是显微镜下的操作,就是在很狭窄的范围内动手,主刀医生并不需要挪动位置。

    相比之下,做助手的吕文斌就要不停移动了。

    打结的时候,凌然将线甩到左面,他就要去左面,凌然将线甩到右面的时候,他就要去右面,临时喷洒消毒液,铺盖盐水垫之类的工作,也都是他跑前跑后,躲着主刀来做。

    大家都站着工作的时候,吕文斌左右移动也不觉得累,现在的位置适合坐下操作,当吕文斌临时操作的时候,就不得不弯下腰来。

    一次两次也就罢了,几个小时的手术坐下来,吕文斌感觉自己腰都要折了。

    一个小时。

    两个小时。

    当凌然缝合完三根手指,就差不多是晚饭时间了。

    凌然的精力药剂效力尚在,剪刀一丢,做完最后的检查,又是精神亢奋的问:“下一位送到了没有?”

    “刚下高速公路,正好是上下班时间,有点堵车,可能还要一个小时才能到。”台下护士去打了电话,说话的时候,忍不住打起了哈欠。

    吕文斌看着那个哈欠,立即打了一个更大的哈欠战胜它,恨不得倒在地上,直接睡着。

    “太累了就去休息。”凌然望着走路都有些摇晃的吕文斌,道:“你现在的状态做不了下个手术了。”

    吕文斌内心呵呵的笑两声:正常人哪里有做一天的手术还神采奕奕的,做不了才是正常的吧。

    “那我去休息室睡一觉吧。”吕文斌说着顿了一下,道:“收拾好手术室以后。”

    “我来帮忙收拾手术室,你去睡觉吧。调好闹钟,到……”凌然抬头看看表,道:“8点以前来手术室。”

    “好。”吕文斌倒是想客气一下,奈何他实在客气不动了,拖着僵硬的脚步,回到一线医生休息室,连清空身体都顾不上,倒头就打起了鼾。

    手术室里,凌然还没开始帮忙呢,就被牛护士给赶走了。

    牛护士用批评的语气说:“一天做那么多手术,累都累死了,就不要抢这些杂活干了,你快去休息吧。”

    接着,她从外面牵回来一只规培生,很快将手术室给收拾好了。

    凌然不想换衣服,就到手术室旁的休息室内去休息。

    不同于科室的休息室,手术室旁的休息室只有椅子没有床,凌然自然而然的掏出手机,点开了游戏……

    “你不困吗?”躲在角落里的周医生诧异的说了句话。

    “不困。”凌然岂止是不困,简直是精力充沛。

    周医生看着他举起手机,一会向左,一会向右的样子,只能羡慕道:“年轻就是好啊,我年轻的时候,值班了以后也还有力气打球,现在不行了……”

    “你值班的时候不是在睡觉吗?”凌然盯着手机屏幕,略显疑惑。

    “偶尔……经常也是要起来的。”周医生呵呵的笑两声,迅速的打开了自己的手机。

    休息室内的气息,又变的适合休息起来。

    晚上7点40分。

    病人送达,第一个赶到手术室的却是规培医生马砚麟。

    家住包邮区小镇的马砚麟年轻嘴甜,见到护士就叫姐姐,没事就送咸鱼干,烤鱼干,腌鱼干,炸鱼干给大家,很快就在急诊科混熟了,蹭到的手术量,仅次于凌然。

    他帮着巡回护士核对了病人的姓名性别床号,问了过敏史,又帮麻醉护士拉仪器,套管子,到凌然来的时候,谁都没想起来要去喊吕文斌。

    凌然低头看看患者,发现前置准备就绪,人员也是齐备的,遂道:“我们先开始手术,给吕文斌打个电话……”

    “我叫过吕医生了,他困的不行了。”吕文斌顿了一下,道:“我先顶班吧。”

    凌然想想也是,就不再多问,点点头,伸手道:“笔。”

    器械护士立即递上签字笔。

    凌然弯腰划线,第四位患者是从500里外水库送来的,路途遥远但病情简单,只有单指的屈肌腱撕裂,完全称不上难度。

    马砚麟幸福而激动着,像是第一次跳伞的士兵,内心无数次的设想着跳伞的环节,但只是坐在飞机上,就已经要抑制不住尿意了。

    “刀。”凌然低声说了一句,并抬头看向监视器,确定各个数据正常。

    监视器下方,苏嘉福正襟危坐于一只圆凳之上,左脚踩着另一只圆凳,右脚还踩着一只圆凳。

    凌然以专精级的持弓式,稳定而均匀的拉出一道刀口来,眼神里带着自信与笑意。

    这是他接到“tang法历练”的任务后,所进行的第十例手术。

    虽然初级宝箱里常常开出精力药剂,但tang法缝合本身,就是初级宝箱里开出来的单项技能书,若是冷静的分析概率的话,初级宝箱里,还是能够获得好东西。

    尤其是对现在的凌然来说,单纯的术式,或许比基础医学或临床医学的普遍技能更有用。

    “我来了,我来了……”

    手术开始30分钟后,清空了肠胃重换衣服并洗手后的吕文斌,风风火火的踩开了手术室的气密门。

    “快要收尾了。”凌然没有抬头,单手打结的飞快。

    吕文斌望着幸福微笑的马砚麟,心里狂吼:我就想多睡两分钟,你竟然就有了别的助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