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医凌然 > 第六十七章 菜鸡
    囊破的病人,只在留观室里躺了一天就出院了。

    直到离开的时候,他似乎还处在失神的状态,但对医生们来说,除了伤的位置比较有意思之外,伤口本身确实是乏善可陈。

    “倒是恢复的挺快的。”郑培以主刀的身份签了出院单,摸着自己下巴处的小胡子,对凌然笑道:“缝的确实不错,以前缝过?”

    这是许多人好奇的问题,凌然的回答已日趋简单:“自家诊所。”

    郑培早就听过“下沟诊所”的名头了,颔首道:“家学渊源哦,不过,你们下沟有那么多囊破的病人?”

    凌然道:“给老人缝肚子也经常用垂直褥式。”

    “你们诊所还开刀?”医生听到缝肚子的第一印象,自然是做了开腹手术之后的缝合。

    凌然懒得圆了,就道:“日积月累。”

    郑培原本就是闲问,察觉到凌然的态度,就笑笑不多说了,转而逗旁边的小护士道:“你知道,刚才那个囊破的病人问我什么吗?”

    正在整理病例的小护士眨着长长的睫毛问:“问什么?”

    郑培最喜欢和刚入职的小护士说荤话了,嘿嘿的笑两声,说:“他问,他的硬茎以后还能不能用了,我说目前来看能用的概率是很大的,只要暂时不要受刺激就好,你就落袋为安吧。然后病人就赶紧让人给他定酒店,说家里女朋友太靓,年纪又小,动不动就要……”

    郑培说到此处,声音突然变小了:“三十多岁的人了,一天到晚不是玩滑板就是搞乐队,结果女朋友又年轻又漂亮,说定酒店就定酒店,你说这个世道究竟怎么了。”

    小护士踮着脚跑了。

    凌然自去看了几名经手清创的患者。

    主治们可以通过住院医和护士来了解患者的情况,他就没有这种便利了,一天两趟甚至三趟的查房都不闲多,但还是比管床的住院医舒服一些。

    对小医生们来说,管床的工作就像是膝盖得了滑膜炎,当你呆着不动的时候,并不会觉得负担,一旦想要移动的时候,膝盖就会不停的提醒你休假是不可能的,因为今天有出院的病人,明天有入院的病人,你离开就断档了。周末安心在家是不可能的,就是没有突发症状,也要去看看头天麻醉过的病人,更换前两天入院的患者的医嘱,能在家里呆多久纯凭运气。睡个懒觉是不可能的,早上的查房是必做的,否则等上级医生来了,会被骂的囊肉发紧。

    最惨的就是吕文斌这样的住院医,工作要做又不会做,想学也学不过来,感觉自己在进步,发现不懂的却越来越多……

    两名tang法缝合的患者就很让吕文斌看不懂。

    他读了许多资料,三五天时间就进入术后第二阶段的也有,但大部分都是三四周以后,才达到此标准的。

    两名患者都恢复的极好,虽然是好事,终究令吕文斌有些心虚。

    “水肿基本消退了,瘢痕稍微有点多,我们看看活动能力……”凌然的声音响起,一下子将背对门口的吕文斌给惊醒了。

    吕文斌立即走过来,打了声招呼,就默默的看着凌然给患者做检查。

    老实说,凌然的检查手法完全乏善可陈,即使以外行人的眼光来看,也能体会到他与王海洋检查时的差距。

    不过,检查归根结底就是检查,动作要领说明白了,主要就是看患者的情况,本来就是实习生们经常被安排的工作,比开刀的重要性都差的远。

    想到此处,吕文斌的脑海中,不由回想起凌然当日开刀的场景。

    真菜鸡啊!

    吕文斌怎么想都想不明白,缝合技术那么好的凌然,为什么在切开的时候,会菜鸡到住院医都不如的地步。

    或许就是天才的缺陷吧。

    “没事我先回去了。”凌然完成了查房,就没什么必须要做的事了。

    吕文斌一愣:“现在就回去?你不要再练练手?”

    他脑海里想的还是凌然的切开技术。

    “明天有手术,要养好精神。”凌然说的是明天的第三例tang法缝合。虽然有大师级的tang法缝合术在身,但凌然并不会因此而有所放松。

    读书时候,但凡第二天要考试的时候,他都会按照考纲复习知识点,并从铅笔到钢笔,从尺子到稿纸或者准考证都检查一遍。大考如此,随堂考试亦如此。

    随随便便,轻轻松松的考一下什么的,从来都不在凌然的考虑范围内。

    对凌然来说,手术就是一次考试。

    吕文斌看着凌然离开的身影,却是暗暗摇头,心道:还是太傲了,有这个时间,多练几次切开,明天上手术的时候,也不会那么难看了么。这次是个中年大叔,不在乎手上的瘢痕,下次遇到一个爱漂亮的怎么办。

    转头,吕文斌又想:凌然莫不是放弃了练切开?他真要是不做切开,交给我也不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