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医凌然 > 第六十四章 核磁共振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谢易荷端着红酒杯敬了一圈酒,回到位置上,笑道:“周院长,霍主任,肌腱断裂必须要用磁共振来照吧,如果每次病人来了,都往医技楼送,也挺不方便的。以后tang法做起来了,一天好几例,弄不好都排不上队了,咱们是不是自备一台磁共振?”

    正在组织笑容的黄茂师险些一口可乐喷出来:心这么大?

    核磁共振仪有便宜有贵,但就算是永磁的国产货,起步价也在300万朝上了,进口的超导型的,中标价1000万或者1500万纯属正常。

    这种大家伙卖掉一台,那真是比卖身都赚的多了。

    黄茂师运起22年的积累,拼命的微笑。

    他的脑海中,那笑容是布拉德皮特,是阿汤哥,是贝克汉姆,是年轻的小李子,是吴彦祖,梁朝伟,金城武,基努里维斯,德普,陈冠希,阿兰德龙,尼古拉斯凯奇……

    周院长的目光自谢易荷的脸上掠过,又掠过霍从军和黄茂师,对着凌然微微笑道:“咱们要是为tang法买一台磁共振,小凌就真的出名了。”

    “买也是买给我们急诊科嘛。”霍从军呵呵的笑两声,道:“磁共振我早就想要了,一栋急诊楼里,连个磁共振都没法做,很耽搁病情的。”

    周院长抿了一口红酒,道:“老霍,你今天是鸿门宴啊,还核磁共振仪呢,我给你买台pet算了。”

    “您要是能给我买台pet,我就把这瓶剑南春给喝光了。”霍从军也不在乎被叫老货了,精神都要亢奋起来了。

    周院长笑了:“总共一瓶酒,你喝光了,人家小凌喝什么。”

    “我差不多了。”凌然拿起酒瓶,给自己的分酒器里倒满,再将之推给了霍从军。他能喝半斤白酒不醉,日常喝三两刚好。

    周院长露出老母亲般的微笑,道:“你喝你的,不过也别多喝,外科医生要少喝酒,否则一个电话打过来,要你去医院怎么办。”

    “周院长说的对,我敬您一杯。”笑的腮帮子有些累的黄茂师豁出去了,他知道pet是正电子断层扫描仪,随便一台的中标价就有2000万。

    2000万!

    如果能代替霍从军说话的话,他愿意用可乐瓶子装满老村长,喝到里面装满胆汁。

    周院长礼貌的端了一下杯子,红酒杯搭了一下唇。

    黄茂师将三钱杯的白酒一口闷了,辣的呲牙咧嘴,几秒钟后,又赶紧维持笑容。

    笑容,就是我的武器黄茂师在心里给自己打着气。

    “小凌完成了咱们云医急诊科的首例tang法,这是件值得庆贺的事,咱们医院是应该支持,说正经的,磁共振就不要想了,添手术室也不可能,不过,买一台合适的显微镜,还是可以的。”周院长向凌然举举杯子,小小的喝了一口红酒,让它在口腔中转动了几秒钟,才笑道:“可惜咱们医院手外科的潘副主任已经做过tang法了,这个只能说是运气不好,要不然的话,真是可以给你们好好加强一下了。”

    “我们凌医生和潘主任是各自独立的开展tang法技术的,院里只看首例,对我们急诊科太不公平了。”霍从军顺杆儿爬了起来。

    周院长笑而不语。

    黄茂师稍稍移动了一点位置,以保证自己在周院长的视线中,又不会被直视。

    黄茂师微笑。

    拼命的微笑。

    如果微笑是子弹,黄茂师就是一支机枪;如果微笑是炮弹,黄茂师就是一台机炮;如果微笑是鸡蛋,黄茂师就是一只机鸡……

    “这也就是云华医院了。”谢易荷给周院长添了红酒,给霍从军和凌然添了白酒,笑道:“我接触的有的医院,只要有医生能开展新的项目,那都是有钱给钱,要什么仪器给什么仪器的。只要项目开始了,多少费用都出来了不是?像是磁共振,咱们医院的检查费,好像是低区900,高区1200。急诊科一天最少能做十例吧,一年就把成本赚回来了。”

    周院长笑着摇摇头。

    谢易荷立即聪明的转向:“不说磁共振,就说凌医生开展的tang法,别的医院想开展,得花费多少精力?之前别人给我讲开展新术式,说技术扩散就和播种种树差不多,把一粒种子放到一家医院,得几年的时间,才能长成树,但要想再有资格播种的,还得十年八年。多难得啊。”

    “凌医生可以算是移栽的了。”周院长笑着接了一句。

    霍从军立即道:“小凌可是咱们医院土生土长出来的医生,他的tang法属于家传绝学。”

    周院长咳咳的笑了出来:“亏你说的出来,有家传tang法的吗?每年过年的时候砍12个手指冻起来,以后每个月练一根?”

    保持微笑的黄茂师“噗嗤”一声,竟是笑喷了:“一个人哪里有12个手指啊,哈哈哈……”

    “砍你两根不就12根了?”谢易荷狠狠的瞪了黄茂师一眼,心里气的不行:这个白痴,只笑不说话,哪个字听不懂吗?

    “咱们的潘副主任,我记得三四年前,就经常邀请tang法的高手来咱们医院开刀,他自己做一助,跟着学,这么算的话,潘副主任都学三四年了,这回又跑到rb进修去了。”霍从军啧啧两声,道:“我们凌然省下的钱,都值一台磁共振了,最起码,多装一间手术室,再装一个复健室的钱出来了吧。”

    “现在请一次飞刀的成本,少说两三万。车接车送住的好不说,各种讨论会也不少钱的。”谢易荷以医药代表的身份帮忙说话。

    如今的医院都喜欢请飞刀来学习。比起派遣自家医生孤身一人前往目标医院进修,邀请擅长手术的医生到自家医院来,更容易取得真经。开飞刀的医生既能赚得到钱,又能在一群医生崇拜的目光下教(装)学(b),既舒服又自然。

    不过,相比挖人来说,这种模式更慢一些就是了。

    周院长依旧只是笑笑,道:“潘主任的情况不一样,他也不是只做tang法。复健室我赞成,手术室也不是不可能,但医院不可能为你们一个科装修吧。”

    “骨科不是一直想添手术室,我找老李一起提。”说到这里,霍从军的目标基本达成,哈哈一笑,道:“我不管潘主任怎么样,老潘怎么样,我们科做好自己的就行了。tang法缝合肌腱,别说全国了,全世界范围都是先进的,我们这边先做起来,明年这个时候,周院长看我们的成绩。”

    “好,那就祝你们马到成功。”周院长起身,和霍从军碰了一下杯子,又转向凌然,道:“咱们再喝一杯,今天就到这里吧。”

    凌然本着不浪费的精神,看看还剩下三分之一酒的分酒器,想想也就是三杯的量,也懒得再倒,就将分酒器拿起,与周院长碰了杯。

    周院长去年注射的玻尿酸都笑出来了。

    黄茂师有样学样,且将自己的分酒器倒满了,颤巍巍的端起来,心一横,眼一闭,一口喝光,还不忘谢易荷的教诲,冲着周院长,露出满嘴整齐洁白的牙齿、舌头和扁桃体。

    众人鱼贯离场,临上车前,周院长对谢易荷道:“你们这个小伙子可以做个核磁共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