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医凌然 > 第六十三章 招牌笑容
    在手外科或骨科里,轻度握拳是一个指标,代表手的部分功能恢复。

    与正常人握拳不同,轻度握拳只要求指头能贴到掌面即可,指头要能略微弯曲,但不用完全的弯曲。根据肌腱损伤的严重程度不同,24小时到3周内,能做到轻度握拳都可以算做是理想的效果。

    最重要的是,它标志着病人的肌腱基本愈合,断裂的风险极大的降低了。

    如此一来,各种主动复健的动作就可以开始做了,而且可以做的幅度大一些了。

    不论是从医疗的角度,病人恢复的角度,还是经济上考虑,轻度握拳都是来的越早越好。

    凌然来到病房的时候,霍从军已经陪着手外科的王海洋主任医师说说笑笑的检查起来了。

    病人和家属的情绪亦不错。

    车祸带来的负面情绪渐去,身体恢复就变成了令人高兴的事。

    马文华四十多岁的年纪,肌体尚可,又得到了云华医院高水平的抢救,基本没有留下什么严重的后遗症,不得不说,直升机救援还是发挥了相当作用的,越早得到治疗的患者,就越容易获得恢复,手部功能尤其如此。

    中国每年有10万人因为交通事故死亡,有50万人受伤,如果能广泛推广免费或廉价的直升机救援的话,估计可以……大概率的令财政崩溃。

    霍从军等人最关心的则是手部恢复。云医的急诊科救过的人太多了,几乎每天都有人被从死亡线上拉过来,马文华却是tang法缝合的首例患者。

    对任何一个医院任何一个科室来说,一种新的术式的首例都是非常重要的。

    首例成功,就证明能做该种术式,医生如此,医院也如此。

    在外科手术方面,一名医生若是能完成全国首例、全省首例,都是非常有意义的事,能够带来实在的价值。

    王海洋又给病人做了一次功能评估,向霍主任点点头,道:“水肿基本消退了,恢复的很好。”

    两人此前是有默契的,王海洋这样表示,那就是真的恢复的很好。

    霍从军的心情一下子就飞扬了:“能赶得上出院吗?”

    他的意思,是病人其他创伤达到出院条件的时候,手部功能同样达到出院条件。

    王海洋道:“按我们手外科的标准,屈曲受限小于5度,手的力量能达到健侧的75%,adl及格。adl可以理解为自理能力,这一项呢,由于马先生不止手部受伤,所以还要考虑身体其他部位的恢复,可能稍微拖延一下,但总的看来,还是比较理想的。”

    “谢谢医生。”

    “能正常生活就谢天谢地了。”

    患者家属听到了好消息,心情也都变的好起来了。

    王海洋微微一笑,他选择手外科的一个原因,就是手外科的成就感比较强,不管是断肢再植还是肌腱缝合,做好了就是做好了,成果看得到,摸得着。

    虽然马文华的手术不是王海洋做的,但是,看着病人从木乃伊状重拾生活,总归是很高兴的事。

    霍从军就有更多的理由高兴了,出了病房,笑道:“王主任,咱们再看看凌然今天的手术成果?”

    “今天才做的,时间太短了,看不出来什么……”王海洋说归说,还是跟着霍从军到隔壁病房,看了刚结束手术的患者。

    坐了一房间的患者家属又是一阵感谢,这一次,王海洋基本上什么都没说。

    正如他适才所言,刚刚结束的手术,还看不出明显的好坏来。

    凌然则是手揣在兜里,跟在霍主任身后,纯以随同医生的身份出现。

    他刚刚又收获了一个初级宝箱,来自于马文华家属的“衷心感谢”,马文华同志已经送上了两只初级宝箱了,另一只是“同行的赞许”。

    虽然开出来都是精力药剂,但精力药剂也是好东西来着。

    “刚才的病人,也得多加注意。”霍从军离开了病房区,再送走王海洋,又提醒了凌然一句。

    “好的。”凌然悄然收好淡绿色的试剂。

    “你这两天就负责1号床和5号床的病人,到大后天,如果恢复情况好的话,咱们就再做一例。”霍从军说着自己设计的时间表。

    相隔三天再做新的tang法,这个频率是霍从军有意降下来的,但也是给予凌然相当的信任了。

    “好的。”凌然依旧回答的言简意赅,既没有霍主任预想中的跃跃欲试,也没有他不希望看到的担心。

    “这样子,晚上一起吃个饭,周院长也可能来。咱们好好聊聊。晚上7点,我跟我一起走。”霍从军没给凌然选择的机会。大主任外加副院长请吃饭聊天,没道理被拒绝来着。

    凌然想想,道:“晚上的查房呢?”

    “让今天的二助做。”霍从军想了一下吕文斌的名字,又道:“我给吕文斌说,你按时出发就行了。”

    ……

    晚间。

    医药代表谢易荷一边检查着包厢的布置,一边道:“现在单位聚餐都容易被说事,所以,选地方就不能讲究排场了,就得这种小而美的餐厅。味道要好,注重细节。”

    谢易荷今年32岁,刚刚做到昌西医药公司云华市的业务经理。她性格坚韧,做事出了名的细致,不厌其烦的叮嘱道:“小黄你是得过模特冠军的,外形条件好的不能再好了,但有一点,你得笑,你笑起来线条柔和,给人的感觉好。”

    “谢姐,我卖艺不卖身的。”黄茂师嘻嘻哈哈的笑着。他今年22岁了,得过好几个模特冠军,机缘巧合遇到了谢易荷,被拉到了昌西医药公司来。

    对他来说,做模特做医药代表并没有多少区别,他只要靠脸,最多展示一下身材,就能得到不错的业绩了,以此作为职业生涯的中转站,似乎也很不错。

    谢易荷瞅了黄茂师一眼,“呸”的一声:“你想卖身我也不敢,一会多笑少说话,记得了。”

    “记得了。”

    “周院长在云华医院是实权派,你和她拉上关系,只有好处没坏处。你可是号称师奶杀手的,别给我丢脸。”谢易荷说归说,其实是很放心。

    自从她将黄茂师拉入团队以后,她再见到医院系统的女性领导,已经忍不住要笑出声了。

    黄茂师并不是一个特别上相的男人,台风也普普通通,但是,离开t台,回归现实生活,黄茂师应该说是谢易荷见过的最帅最英俊的男生了。

    尤其是他露出温暖的笑容,不冒失说话的时候,更是有百般的魅力。

    谢易荷是将他当做王牌来使用的。

    黄茂师也确实争气,几次出击,只是吃吃饭,喝喝茶什么的,就搞定了三份合同,可以说是杀手级的医药代表了。

    砰砰。

    砰砰砰。

    包厢门被敲响,是服务员提醒他们客人到了。

    谢易荷迅速的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再对黄茂师道:“记得,多笑,少说话。”

    黄茂师不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门开,先进来的是周院长,然后是霍主任,接着是……男神?

    谢易荷自问是见过世面的人,黄茂师已经是她见过顶帅的男人了,脸好,五官好,身材也好,笑起来尤其好看,但是,与眼前的男人一比,黄茂师根本就不够看……

    谢易荷此时真想说一句:帅哥,你想做医药代表吗?

    极短暂的失神后,谢易荷一个激灵清醒过来。

    她是什么人,她是穿巴宝莉,戴卡地亚的职业女性,帅哥又怎么样?男神又怎么样?

    谢易荷露出职业的微笑:“霍主任,周院长,欢迎欢迎,又见面了,周院长您瘦了……”

    “光给我们打招呼可不行,这位是凌医生,咱们云华急诊科tang法项目的主刀医生。”周院长与霍主任年龄相仿,穿了一身仿香奈儿的本土职业装,很精干的样子,此时正露出老母亲似的微笑,介绍着凌然。

    “凌医生。”谢易荷主动伸手出来,与凌然握手后,再介绍黄茂师:“这位是我公司的主管业务员黄茂师……”

    黄茂师站在周院长对面,露出自信的笑容。

    “咱们坐下再说话吧。”周院长的目光自黄茂师的脸上一扫而过。

    黄茂师的面色僵了一下,连忙撤离到圆桌的另一边,再次面对周院长,充满魅力的一笑。

    “给咱们凌医生先点菜,年轻人胃口好,我们随便吃吃就好了。”周院长非常和气。

    黄茂师发动大招:阳光爽朗之大男孩的招牌笑容。

    周院长笑容不减:“凌然喜欢喝红酒还是白酒还是饮料,咱们不拼酒,就捡自己喜欢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