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医凌然 > 第六十二章 病历
    “唐先生的手术进行的很成功。”霍从军走出手术室的大门,向焦急等待的病人家属,说出他们最想听到的话。

    聚集成一团的病人家属顿时高兴起来,几个女人更是喜极而泣。

    霍从军又安抚了两句,再做医嘱后,才离开。

    病人则躺在平床上,随着家属们一起被推了回去。

    霍从军亦是轻轻的吁了口气,向着从后面出来的凌然笑着点点头。

    凌然同样点点头,就向反方向而去。

    如今的手术室都是多功能型的,手术间内部相同,离开的道路也有多条,病人们守着的是距离病房最近的一条,医生们能不走都不走的。

    吕文斌颠颠的跟着凌然,心情就像是第一次跟人去网吧似的。

    那种小快乐,那种小纠结,那种小遗憾,那种小期待,让他如同一只小泰迪似的,真想现在就有什么东西,能给自己胡乱捣鼓一下子。

    “凌医生,咱们接下来做什么?”吕文斌心痒难耐,恨不得再做三百例tang法,一举成为海内知名人物。

    “你教我写病历吧。”凌然的回答,瞬间将吕文斌从开普勒76b-阿尔伯特·爱因斯坦星拉回了地球。

    “我教您写病历?”吕文斌重复了一遍,才猛然醒悟过来:“你刚开始实习,都没开始写病历?”

    “是。没怎么写过。”凌然道。

    “那你都干了些啥?”

    “清创缝合,徒手止血,然后就是做tang法。”凌然依次数了一遍,又道:“急诊科是我轮转实习的第一个科室。”

    吕文斌望着凌然,心情无比的复杂。

    前半句听起来,凌然似乎把外科医生该做的都做了。

    再听后半句就确信,丫的啥都没干呢。

    “清创缝合之后也要写病历吧,简单版本的那种,您写过吗?”吕文斌稍微有点好奇。

    “写过几次。”凌然道。

    “就写过几次?剩下的病历呢?难道是周医生给写了?”吕文斌觉得以周医生的懒惰,不对,是以周医生的性格,不可能做这种事的。

    凌然亦是奇怪的瞅了吕文斌一眼,道:“有其他的实习生帮忙写的。”

    他在处置室里的那几天,正好遇到工厂爆炸,大家忙都忙不过来,他能缝合,自然紧着上手,其他用不上的实习生就负责打下手,写病历等等了。

    吕文斌只觉得世界都有些光怪陆离了。

    他实习的时候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整整一年,缝个皮都和过年似的。

    当然,同期所谓有天赋的实习生,确实得到了更多的机会,那些清创一学就会,缝合一缝就好,进手术室不出错,拉钩不挨骂,抽吸配合好,关腹不渗血的同学,或多或少的都得到了切阑尾,捅痔疮,割包。皮之类的机会。

    但是,吕文斌真没想到,天赋的差距能大到这种程度。

    吕文斌呵呵的笑两声,说:“没想到实习生都有实习生打下手。”

    一旁舍不得马上和凌医生分开的王护士惊讶的看着说话的住院医吕文斌……

    吕文斌突然醒悟过来,是呀,凌然这个实习生都已经有住院医打下手了,有实习生打下手算什么更可悲的是,给凌然打下手的住院医,是自己。

    吕文斌默默的带着凌然来到办公室,默默的打开自己的电脑,默默的登陆自己的电子工作站,指着长长的一排字,道:“现在需要填的手术前小结,住院病历,手术前讨论记录,手术记录单,再就是长期医嘱和临时医嘱什么的……”

    “咱们今天做的事,可以填入手术记录单,你点这里。”吕文斌让出了位置给凌然。

    手术记录单的抬头是病人的姓名、性别、科别、床号、手术日期等等,接着则是由简短几句话构成的术前诊断、术中诊断、手术内容、手术人员、麻醉方法、麻醉人员等等……

    记录单虽然是电子式的,但一切内容都是可以直接打印出来,成为纸质病历的,而其中的内容构成,也与曾经的纸质病历一样繁琐。

    “模板是这样子的,其实挺简单……”吕文斌一项项的介绍起来。

    让实习生或规培医来写病历,其实是住院医们最常偷懒的模式。

    每年都有好几批的实习生和规培医来科室轮转,所以,住院医们每年都要教人写病历,而且是好几次。

    吕文斌对此也是有些熟练了,何况病历系统本就没什么复杂的模块,只是单纯的繁琐罢了。

    凌然认真的听过,再照着病例中的说明,噼里啪啦的打了起来。

    “术前诊断,第一是拇指肌腱断裂,第二是肌腱挫伤……”凌然对tang法缝合的诊断、病程都是大师级的,所需要的,也就是熟悉病例的公文写作罢了。

    吕文斌看着暗自笑了两声,道:“其实可以复制粘贴的……”

    凌然于是学着复制黏贴了两段,再填病历的时候,只觉得浑身难受,直到他将之删除了,才松快起来。

    啪啪。

    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愉快的键盘声,再次响起了悦耳的声浪。

    吕文斌只觉得浑身不自在。

    复制粘贴大法好不好?当然是好了,粘贴了以后只要修改一遍,可以说是又快又好。所以,尽管有老顽固强调手打,小医生们也是从来都不听的。

    吕文斌向来认为,复制粘贴再修改是最正常的病历写法,是新技术下的新方法,没有人会自讨苦吃的。

    他却没想到,凌然竟是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手打模式。

    而且还打的飞快。

    像是不怎么需要思考似的。

    但是,一份病例几千上万字,手打可就累了。

    吕文斌有些想要嘲笑凌然的天真,却又笑不出来。

    人家有天赋技术好受领导看重,依然在手打病例,自己有什么资格嘲笑?

    吕文斌又是佩服又是感慨的望着凌然跃动的手指,对自己的医学之路,有了新的认识。

    与此同时,凌然也在心中大发感慨:复制粘贴再修改的文章简直是异端,和饺子里包肉粒一样了,还好不是必须的。

    凌然写完一段再写一段,速度倒是不慢。

    病历是不讲究文笔的,只要将东西写出来,写清楚就可以了,罗列也可,无联系也可,看得懂就好,事实上,如果上级医生的要求不严格的话,随便写写也就过关了。

    凌然获得的单项技能书,完整的获得了tang法的技能,写tang法的病历,照样是大师级的,又是自己主刀做的手术,只要查一些前序的检查数据即可,更显得轻松。

    写完,检查,再填新表。

    不知过了多久,护士王佳快步而来,从背后欣赏了两秒钟男神的背影,道:“凌医生,前一位病人可以轻度握拳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