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医凌然 > 第四十一章 值夜班
    院外会诊结束,霍从军得胜归朝似的,请刘医生出去吃饭,其余医生做鸟兽散。

    现如今,科室聚餐都是不允许的,也没人触这个霉头。

    周医生悄悄的拉了凌然一把,快步离开办公室。

    “我怕你陷在办公室里说错话,你要是留在里面,肯定有人问东问西的。”周医生穿过走廊,再好心好意的向凌然说明,想想又补充道:“虽然你已经说错了不少。”

    “我有说错话吗?”凌然面露不解。

    周医生看了一眼凌然,莫名一笑,道:“医疗程序之类的话,就要少说,轮不到咱们。医患关系之类的,私下里讨论可以,没事别提起来,大家都敏感的很。”

    “哦。”凌然点了点头。

    “咦,你不想问问为什么?”周医生有些奇怪,他以前没少教育过新人,大家对这方面的话题,都很有感言发表。

    “不想问。”凌然回答的异常干脆。

    周医生反而有点憋的慌,本来都想好了一堆话想说,现在吐不出来怎么办?

    “晚上和我值班。”周医生想了想说道。

    “好。”凌然依旧回答的很干脆,令周医生很是无奈。

    值班是最惨的,也是医院仅次于医患纠纷的糟心部分,持续时间通常长达24小时,倒霉的甚至会连上36个小时的班,堪称懒惰蒸发令,健康蒸汽锤,离婚蒸汽机,令医生们避之不及。

    但是,实习生是不能以常理来度的,周医生更是不能从凌然脸上看出变化来,只能道:“等你晚上值班的时候,就知道厉害了。”

    傍晚。

    非值班的医生陆陆续续的离开了,尤其是主任和副主任级的医生的离开,令科室的气氛都变的欢快起来。

    云华医院的急诊科比普通三甲医院要大的多,总共6名主任和副主任级的医师,分成五个治疗组,到了值班的时候,亦是每个治疗组留一名住院医做一线,再轮一名主治出来当值,等于每晚六人。

    至于其他主治,就只要排表轮值进二线即可。

    这个人数配比,已经赶得上许多医院的急诊科总人数了。

    当然,晚间的接诊量同样赶得上,其他医院急诊科的全天收治量。

    周医生带着普丑住院医和凌然,先将留观室溜了一遍,再到休息室,介绍道:“咱们急诊科的医生休息室总共有四间,一线的两间,二线的一间,三线的一间。”

    说着,周医生就将几间房打开给凌然看。

    一线医生主要由住院医、规培医和少数几名低年资的主治构成,科室分配的值班休息室是四人的小间,有卫生间,但不能洗澡,要住上下铺,比许多大学宿舍还要简陋一些。

    二线休息室的房间相同,但只住两人,上下铺改成了两张单床,顿时没有那么逼仄了。

    一线休息室虽然还是两人一间,但面积增加了不少,条件与经济型酒店的标间相当,唯独一项,还是不能洗澡。

    周医生将阶级感强烈的三间房给凌然看过,道:“休息室是不分配到人的,凡是值班的医生都可以睡,第二天把私人物品带走就行了。”

    凌然问:“被褥呢。”

    “护士给病房换床单被罩的时候,会一遍帮忙换掉的。”周医生道。

    “有时候太忙了,她们也会把换新的放在床头,你自己换了也行。”长相普通以至于连名字都不能被人记住的住院医憨厚的笑了两声,真诚的传授自己的经验,道:“其实,急诊科值班,经常没机会睡觉的,晚上的急诊病人还是蛮多的。”

    说着,他又呶呶嘴,道:“周医生说不定可以睡个好觉。”

    “呸呸呸,童言无忌。”周医生半开玩笑的阻止了住院医的预言,再道:“我能不能睡个囫囵觉,就看你们了,有病人来了,你们先做诊治,如果能处理掉,就不用我出马了。同样,我能处理得掉,就不用叫二线了,他们就能睡个好觉。当然,大家都做认真一点,别麻烦到三线是正经,不管哪位主任或者副主任出马,来了肯定是要骂人的。”

    住院医使劲点头:“平时不骂人的主任,晚上来了都要骂人的。”

    “再有一点,凌然你不许独立操作,必须有其他医生在跟前,授权你做的时候,你才能做。”周医生着重叮嘱。

    “好的。”凌然还没有拿到执业医师证,就不能独立行医,白天在科室里有很多医生可以授权,晚上就得专门找一下了。

    “一线搞不定的,再找二线,二线搞不定的,就打电话给三线。晚上有很多喝了酒的病人,要特别注意,既要注意病人安全,也要注意自己的安全,有事先躲起来,咱们的门都有加固的,你反锁起来打电话,不要怕丢人,有命才有人丢。”

    凌然没经验,也就应了下来。

    普丑住院医听着笑道:“没那么玄乎,我来三年了,就见过两次堵门的,一般人都是喊一喊,叫一叫什么的……”

    “一年碰到一次堵门的还不够吗?”周医生瞪了他一眼,道:“当兵的都不一定有我们遇到的冲突多了。行了,万事小心,都去忙吧。”

    周医生将凌然和普丑住院医赶出去,自己坐回二线休息室,把门一关,躺在椅子上,翘起脚来,打开新闻联播,舒服的不行。

    对于一条咸鱼医生来说,做到主治就是梦想的开始,运气好的话,他整晚上都不需要出动,照样拿几倍于住院医的值班费。

    ……

    护士站。

    值夜班的小护士们见到凌然,一阵惊喜。

    即使是较为年长的刘护士,此时见到凌然也颇为开心,给他倒了一杯水,笑道:“凌医生开始值班了?”

    “多谢。今天开始值班。”凌然接了水,坐在了护士们让出来的靠背椅上,就左右观察起来。

    他在观察四周,四周的小护士也在观察凌然,只在他望过来的时候,赶紧低下头来。

    “凌医生的皮肤好好。”有个小护士大着胆子说了一句,立即引来赞同声,紧接着就有人问:“怎么保养的?”

    凌然想了想,道:“我妈给配的洗面奶和肥皂,面霜也是她给拿的。”

    同样的答案,若是由非帅级的男生说出来,铁定是要被骂妈宝的,然而,此时被兴奋冲昏了头脑的小护士们,却不觉得凌然的回答有丝毫的不妥,她们齐齐发出惊叹声:

    “凌妈妈真时尚。”

    “还好凌医生的妈妈懂保养。”

    更有人悄悄的与闺蜜咬耳朵:“我婆婆好像挺好相处的样子。”

    帽子上有两条蓝色斜杠的刘护士已经结婚了,欣赏了一番男神之后,咳咳两声,震慑了一下场面,道:“凌医生不用守在这里的,有病人来的话,我们会通知你的。”

    “留观室呢?”凌然问。

    “留观室也有值班的护士们看着呢,这会儿没什么病人,你可以先睡一觉。”刘护士停顿了一下,想到了凌然的实习生身份,于是问道:“凌医生对哪些症状感兴趣?出现了可以留给你。”

    “手部肌腱损伤。”凌然立即答了出来。

    他刚得的tang法缝合,私底下去练功房用白鼠试了试,顺畅到是顺畅,毕竟没有实地操作过,还是需要尝试一下的。

    刘护士有些意外的在本子上记了下来:“再呢?普通缝合的病人没兴趣了?”

    “白天缝合的数量就够了。”凌然回答的很直接。

    刘护士了然点头。

    医生就是这样,最在乎的永远是第一次上手的机会,之后,随着操作的次数增多,新鲜感下降,厌烦的情绪就起来了。

    医术的提高也不是线性的,头十例,二十例再到五十例手术的提高是最明显的,之后再想有质的提高,就需要数百例的手术实践了。

    凌然在急诊科的这些天,基本都用来做清创缝合了,最多的那一天就完成了五十多例,其他每天平均在30例左右,这个数量做下来,确实是不需要熬夜缝合了,毕竟,正常人能缝合的姿势,他大部分都遇见了,且上手实际操作过了,再要提高这方面的技术,就得遇见解剖结构比较特殊的人类,或者伤法比较特殊的人类了。

    理论上,凌然倒是可以再刷一波“衷心感谢”,可惜明天是个周五,他并不确定霍主任会采用何种方式来查房,再者,“衷心感谢”的随机性有点太强了,并不受凌然的喜欢。

    他喜欢的是确定的奖励。

    想到奖励,凌然又回忆起自己从未用过的专精级的“间断垂直褥式缝合”,于是道:“如果有**破裂的也可以叫醒我。”

    “呃……好的。”刘护士总算是见多识广,没有露出奇怪的表情。

    坐在护士站的七八名小护士,趁机看向凌然,过了把眼瘾。

    怪癖?

    不存在的,丑人的爱好是怪癖,男神的怪癖只说明他特立独行。

    “回去了。”凌然向同来的住院医打了声招呼。

    普丑住院医在护士站前面的走廊走来走去,给自己倒了水,为人指了路,帮人填了单子,扯了椅子,甚至走到电脑跟前查了病例,都没有得到丝毫的关注,被凌然叫到,又默默的跟着他回了休息室。

    “要睡就抓紧时间,一会儿就有人来叫了。”住院医和衣躺倒在床上。

    凌然想想也是,虽然包括自己有7个人值班,但周医生是二线,等闲不用上阵,剩下的6个人,只要遇到一起斗殴或车祸之类的事件就捉襟见肘了。

    想着想着,凌然就陷入了梦乡。

    睡梦中,他迷迷糊糊的似乎听到了门开门关的声音,似乎听到了有人说什么“为啥又叫我”,似乎听到有人说什么“没有合适的适应症”,似乎听到了有人说什么“让他多睡会”之类的话。

    一夜好觉。

    凌然再醒来的时候,已是第二天清晨了。

    他习惯性的到床头柜找水喝,意外的发现了一瓶没开封的纯净水,旁边还有一只厚瓷马克杯,以及一套没开封的牙具。

    牙具上还贴着一根纸条:凌医生,昨晚没有手部肌腱伤等方面的患者,见你睡的香,就没有叫醒你。杯子是高温消毒过的,请放心使用。医路漫漫,要注意劳逸结合哦^_^。

    砰。

    休息室门被推开,普丑住院医顶着鸡窝头,萎靡的迈着步子,一头栽倒到了床铺上,几秒钟后,就发出了呼噜声,只有身体紧张抽搐的时候才会停一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