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医凌然 > 第三十八章 院外会诊
    省立医院是与云华医院平行的大型综合性三甲医院。

    用稍微内部一点的话来说,它们其实都是省管三甲医院。

    医院是具有虹吸效应的。

    大家都想去最好的医院,领导们也不例外。

    所以,省管的高水平医院会得到省级卫生财政最大程度的支持,市管的高水平三甲医院会得到市卫生财政最大程度的支持,县级三甲医院会得到县卫生财政最大程度的支持,如果该县有三甲医院的话……

    在这种气氛下,马太效应在医院中表现的尤其明显,强者愈强,弱者遇弱,越好的医院越能得到先进的设备,留住优秀的医生。

    全国1300家三级甲等医院中,稳稳的高过省立和云华医院的,只有44家委属委管医院,如协和、湘雅、华西、中山、复旦等等。

    就这一点而言,云华医院急诊科的科室主任霍从军,以及省立医院急诊科的主任医师齐振海,都是昌西省医学界的佼佼者。

    尤其他们俩人都对烧伤见长,互相之间的“交往”就更多了。

    不过,正规的院外会诊手续复杂,也就是工厂爆炸这种特殊的公共事件,或者干部保健任务,才比较容易促成。

    齐振海很在意这个机会,早上查了房,只做了一台手术,就换上行装,直奔云华医院而来。

    他刚40岁就评上了主任医师,可谓是年轻有为。

    他也刻意将自己打扮的年轻,在老派的医生们常年白大褂打天下的时间里,他只要离开医院,就会穿衬衫和西裤。

    唯一可虑的是他脸上的皱纹日渐增多,疏于锻炼的身体,也明显有些发福了,稍不注意,就会将肚腩挺起来。如果像是科室主任那样穿白大褂的话,他还可以遮掩一下,但是,齐振海并不愿意那么做。

    太老气了,不能突出自己年轻有为的一面。

    现在,最令齐振海烦心的,就是科室主任了。

    医院不似政府机关,晋升通道非常狭窄。科室主任除非升为副院长,或者调离或者被挖走,否则就会一直在科室主任的位置上坐下去,直到退休。

    有的科室主任甚至做了副院长,也不愿意离开科室主任的位置,以至于年轻有为的科室主任一做就是二十年,压的下面的医生喘不过气来。

    齐振海等不住急诊科主任退位,就积极的推动成立烧伤中心,想要独立出来做老大。

    这份额外的辛苦,大约也加深了他的皱纹,以至于见到霍从军的时候,竟然看不出两人的年龄有相差10岁。

    “我正想什么时候,做一次案例讨论,就接到你们云医的会诊电话。我把本院接的案子也拿过来,一起看看。”齐振海说的是分配到省立的病案。

    工厂爆炸事件,对受伤的工人和受损失的工厂是一个悲剧,对齐振海来说,却是一次难得的契机,若是能证明自己在烧伤方面的地位,成立烧伤中心就容易了。

    “会诊结束还有时间的话,可以私下讨论。”霍从军没有客套的意思。

    一起看看?怕是想要炫耀吧。

    霍从军用眼角扫了齐振海一眼,心道:一会看你还想不想露脸。

    “进去吧,时间差不多了。”霍从军没有聊天的兴致,只打了一个招呼,就回到了会议室中。

    此时,科室的小医生们都摆着椅子,坐在四周,就将中间的大会议桌让出来。

    霍从军选了正对门的远角,大马金刀的坐了下来。

    另外两名主任医师和四名副主任,分别坐在两边,足足七名专家的怏怏大科室气氛,顿时就展示了出来。

    齐振海也不以为意,随便找了中间的一个椅子坐下来,又让随同而来的住院医将医案放到自己面前,就笑问道:“陆军总院的刘主任还没来?”

    “他那边病人有点状况,已经在路上了。”杜医生负责联络,解释了一句。

    齐振海笑笑,说:“那就等等,这次工厂爆炸案挺严重的啊,三堂会审。”

    霍从军一声不吭,其他医生也不好说话,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

    齐振海不以为意的扯扯衣服,将不够儒雅的肚子盖一盖,安静的等待。

    云医或省立这样的医院本身就不喜欢院外会诊,所以,会诊的环境向来不好。

    相比之下,由县市级的三甲医院发起的院外会诊,反而因为地位差距,本身就有求援和示弱的意思,而显的有意思一些。

    当然,现在的县市级三甲医院也懒得通过正规途径搞院外会诊了,大家都是私下里联络邀请外援,反正都要给钱,程序少一点还要轻松些。

    “哎呀,不好意思,来晚了来晚了。”开门的声音,搅乱了办公室里的气浪。

    进来的是位方脸的老医生,胸前挂着一个老式的听诊器,像怀表装饰似的。

    霍从军起身迎了一下,问:刘主任,病人处理好了?”

    “宣布死亡了。”刘主任的表情没什么变化。

    凌然坐在小角落里,扭头看了刘主任一眼。

    大医院里死人是常态,现代人很少有安静平和的在家里结束生命的,总归是要经过医院这道关口,才会彻底的放弃。

    但是,刘主任的轻描淡写,还是很少见的。

    背靠着办公桌,坐成一圈的医生们中,主治们的表情最为平和,年轻的住院医则神色各异,有的对刘主任的话习以为常,那是资深住院医,有的对刘主任的话不慎习惯,那是刚刚结束规培的初级住院医,还有的,他们根本就没在意会议室中间的对话。

    “人齐了,咱们就开始吧。”霍从军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就翻开了医案。

    会诊制度经过多年的改进,都是有程序的。

    尤其是院外会诊,一丝不苟的与大学军训类似。其重要程度也相当于大学军训——麻烦无比,似有用又没用,但上级又经常喜欢检查此项工作。

    杜医生起身打开投影仪,就着PPT念了起来。

    霍从军转过椅子,眼睛眯着,似睡非睡的听着,浑然不在意别人的目光。

    齐振海精神亢奋,眼睛瞪的溜圆,不断的在心里计较着。

    刘主任例行公事,眼睛似看非看的走着神,对自己一亩三分地外的事儿,并不关心。

    “情况就是这样,两名危重病人的烧伤面积比较大,但是基本都控制住了,现在需要注意的就是不要反复。”霍从军更像是医嘱给手底下的医生听。

    这个态度,也就奠定了今天的院外会诊的基调。

    齐振海不禁有些失望,没有重症,又如何发挥呢。

    “烧伤面积80%的病人,还是不能掉以轻心。”刘主任顿了一下,发言道:“得时时刻刻有人跟着,我建议你们分配一下人手。”

    “已经安排杜医生负责这个案子……”霍从军道。

    “太老,跟不动的。”刘主任毫不客气的道:“烧伤病人,并发症是时时刻刻的。80%的烧伤面积,心衰肾衰休克毒血症,什么都可能发生的,找个年轻点的主治,最好不换人,值上一个月的班,看能不能把这两个都救活。”

    工厂爆炸是全市关注的焦点,考虑的方向应当是谨慎全面,花销反而是其次了。

    霍从军愣了两秒,点头道:“行,我们之后安排。”

    在场的霍从军和齐振海都是急诊专家,在烧伤方面也都颇有建树,但到具体而微的地方,就比不上坐镇烧伤外科多年的刘主任了。

    刘主任本人却很淡然,道:“手底下死的人多了,想法就多了,我今天这个,就是肺栓塞发现太晚,当时应该不管好坏,直接开肝素的……算了,不说了,留到死亡讨论的时候再说。恩,老霍,那没事我就回去了?”

    “别介,来一趟不容易,我们再说个医案。”霍从军咳嗽一声,就见杜医生拿起遥控器,放出了一个视频。

    正是凌然一只手插入病人腹部的视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