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医凌然 > 第二十九章 徒手止血
    急诊室不是全科诊所,面对复杂和严重创伤的危重病人,他们的职责是稳定生命指征,然后转诊到专业诊室去处理。

    止不住血,无论如何是谈不上稳定的。

    再者说,流血不止本身,也说明了严重的创伤。

    “用了什么?”霍从军不急不恼的站定。

    急诊室里千奇百怪的病症多的是,着急上火并不能解决问题。

    受他的影响,主治赵乐意也冷静下来,道:“肌注了立止血,用了冰盐水和去甲肾上腺素,加急申请了同型的红细胞和血浆,还用了多巴胺针……病人现在一共输液1400毫升了。”

    霍从军听着他说话,先用手电筒照照病人的瞳孔,果断道:“准备紧急手术,开腹探查,增加补液量……”

    “现在就开腹探查吗?”赵乐意有些迟疑,现在还不能确认出血点是否在腹中,若是开错了,病人就得挨两刀了。

    “先救命再治病!”霍从军咬着牙说了一句。

    “病人休克了。”护士高喊一声。

    在急诊室,休克的病人很多,但急诊过程中休克,往往并不是什么好消息。

    凌然始终盯着病人在看,此时却是转身离开,到隔间里开始洗手。

    “借点地方。”曾经一组的普丑住院医挤了过来,在旁边的水龙头下刷起了爪子。

    凌然让出一些位置,继续一丝不苟的刷手。

    普丑住院医看凌然刷的如此认真,好心提醒了一句:“急诊室里忙起来了,一天不知道要接触多少患者,平时用酒精凝胶擦手,自然风干就行了,否则,洗手太多会掉皮的。”

    “准备上手术。”凌然回答了一声,开始两手互搓,搓的火热而不停。

    在处置室里呆的几天,不仅让他缝合了上百名的病人,也让他对医院的操作熟悉起来了。

    住院医左右看看,诧异万分:“什么手术?”

    医院的科室都是分组的,不同的治疗组有一名主任医师或副主任医师带队,负责一名或多名患者。

    抢救的时候也是如此,一个病人接触到的医生,通常都是一个治疗组的。

    实习生的划分没有太严格,但凌然今天跟着霍主任,若是想上手术,自然也是跟着霍从军的治疗组。

    普丑住院医只看到霍主任在那重症患者跟前忙碌,

    不禁撇撇嘴,心道:这种抢救,能跑跑腿就不错了,怎么上得了手术。

    病人休克,意味着分类从二级的危重,变为了一级濒危。

    濒危病人,在急诊室里是最棘手的存在,普通主治都不一定能参与进来。

    用洋气点的说法,这叫上升了一个level(级别)。

    凌然离开洗手台,扎着手,返回抢救室,戴上乳胶手套。

    正儿八经的手术室状态,在急诊科里其实是较为少见的,凌然举着爪子戴着手套的严肃模样,引来不少医生的侧目。

    “真是年轻人啊。”回到岗位上的普丑住院医忍不住笑出了声:“霍主任再看重他,也不可能让他在濒危病人身上试手的,想什么呢。”

    “小凌刚开始实习,以后就懂了。”周医生回头看了一眼,顺口说了一句。

    “不被霍主任赶下来就不错了。失血休克,都要开腹检查了,他还往上凑个什么劲……我了个去!”

    他说着说着,就叫了起来。

    “你鬼叫什么。”周医生被吓了一跳,顺着对方的目光望过去,也是呆住了。

    只见凌然站在主治和霍主任之间,竟是直接将一只手伸到了病人腹部的开放性伤口内。

    看到这一幕的急诊科医生都惊呆了。

    竟敢在没有术野的情况下,直接操作,这是谋杀现场吗?

    别说他毫无预警,就是正常做手术,也没有这样子的。

    普丑住院医的脑海中,瞬间蹦出霍从军暴怒的身影,感同身受的打了个激灵,道:“这是我见过最作死的实习生了。”

    周医生虽然想维护一下凌然,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比起围观的医生,要论震惊指数,霍从军当属第一。

    从他过去两天的接触来看,凌然是个细心谨慎的年轻人,再给他想象力加倍,他也想不到,凌然敢在人命关天的抢救中,突然伸手。

    “凌然……你松手!”霍从军不能伸手去拔,那会对病人造成二次创伤的。

    “患者肝包膜下出血,位置不好,很难缝合,不快点止住的话,失血量太大了。”凌然一句话,就解释了自己在做什么,以及正在进行的工作。

    他说的有模有样,逼的霍从军和主治赵乐意都去看监视器。

    “主任,血止住了。”赵乐意的表情是如此难以置信。

    霍从军内心的震动更甚。

    他知道凌然用的是徒手止血法,在急诊室里,尤其是现场急救的时候,这种方法用的很广。

    最常用的指压法,遇到头面部出血的,可以压迫同侧面动脉,遇到颈部出血的,可以压迫同侧颈动脉,上臂出血压迫腋动脉也很好用。

    但是,肝包膜出血——假如凌然说的没错的话,他是怎么确认位置的?又是如何按压的?

    在霍从军的印象里,徒手止血能做到这种程度的,军队医院里都极少见。

    医学实习生没有相应的实践经验,如何做得到?

    胆子怎么敢这么大?

    “主任?”赵乐意催促了一下。

    时间不等人,病人的情况更是分分钟可能发生变化。

    霍从军深深的看了眼凌然,再次核对了几秒钟的数字,终于点了点头,道:“凌然上平床,别碰到病人。小赵和我进手术室。”

    徒手止血只是暂时控制了大出血,接下来还是要进行手术的。

    两名住院医被叫了过来,在霍从军的指挥下,将凌然也放上了平床。

    接着,一群人推着平床上的患者和凌然,进了手术室。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