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医凌然 > 第二十五章 中级宝箱
    凌然并没有直接开出下宝箱,而是先回家,再在自己的房间里,将之开启。

    银白色的宝箱中,蹦出的却是一本银光闪闪的技能书:

    一级技能书:将一项基础技能提升至完美级。

    凌然不由摩挲着下巴,进入了思考状态。

    按照系统给出的级别,“完美级”是超越“大师级”的技能最高状态。

    大师级的间断缝合术,已经如此厉害了,更高一级的“完美”,是什么水平?

    就凌然近一些天的观察来说,作为云华市最好的几家大型三甲医院之一,云华市医院只有个位数的医生的缝合技术,称得上是大师级。

    扩展来看,整个云华市,缝合技术够得上大师级,估计也没几个人。

    那么,完美级的缝合术?

    凌然想到此处先否定了。

    技能书的说明很明白,是将一项基础技能提升至完美级,很显然,提升大师级的缝合术到完美,还不如提升别的技术到完美呢。

    凌然一边想,一边尝试着打开技能书。

    一晃眼,他的脑海中,就出现了一片技能树。

    排列在技能书顶端的,是基础内科与基础外科两个选项。

    基础内科是灰色的,基础外科则是闪烁的。

    再点开闪烁的基础外科,又能看到六个闪烁的选项:

    暴露+

    切开+

    分离+

    止血+

    缝合+

    引流+

    “外科基本操作啊。”凌然喃喃自语。

    刚读医学院没多久,凌然就听教授讲述过这几大基本操作了。

    尽管不同的书本上,对于基本操作的分类不同,但大致都是类似。

    理论上,一名外科医生学好这六大基本操作,就算得上外科名医了。普通医生,有一两项学的不好,练的不精,实属平常。

    至于医学生,临毕业的时候,能做到缝合一项,就非常不错了。

    因为是第一次使用,也不知道技能书的价值,凌然并没有贸贸然的依次点开,而是首先选择了目前最需要的项目“止血”。

    事实证明,在选择了“止血”之后,他还真不知道怎么退回来了。

    操作性止血+

    介入性止血+

    理化止血+

    外用止血药+

    总共四个项目,凌然略作思忖,就选择了“操作性止血”,然而,分类并未到此结束。

    在操作性止血的项目下,竟然还有四个项目:

    结扎缝合止血+

    填压止血+

    热止血+

    徒手止血+

    凌然看的出来,这大约就是技能书是“一级”的原因了。

    若是与新手大礼包同级的话,凌然或许能直接得到上一层的完美级“操作性止血”,那在急诊科的用处就大了,以后上手术,更是如鱼得水。

    不过,就算是下一级的四个项目,也是相当不错了。

    毕竟,中级宝箱得来的并不太费工夫。

    凌然一边想着,一边又做出选择。

    他在脑海中,点了点“徒手止血”。

    这一次,再没有更多的项目跳出来。

    闪烁的金光之后,徒手止血之后,就跟上了完美级的标识。

    凌然亦是低下头来,细细体会。

    不选择结扎缝合,是为了避免浪费。可以想见,结扎缝合依旧是应用了缝合技术,估计会多一些术式或方法上的东西,并不值得首先选择。

    剩下的填压法和热止血也很不错,但基本都需要医疗器械的辅助。

    但在急诊科,凌然要想使用医疗器械,还得争取一阵子呢。

    也就是徒手止血,是凌然立即用得上的。

    医学方法没有好与不好的区别,只有用得上与用不上的区别。

    而且,就算进化到了深度手术的状态,徒手止血在心脏科、肾脏科等处依旧是很常用的。

    凌然伸出手来,想象着将病人的肾脏全部控制于掌心,用拇指和食指做整指平压,以指指间的压力平衡,达到压迫止血的目的……

    如果是大师级的徒手止血法的话,他猜测,自己大约是不能如此游刃有余的,而若是专精级的话,搞不好就会有什么术后并发症。

    凌然想着想着,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到早饭时间醒来,只睡了四五个小时,依旧觉得神清气爽,甚至有睡多了的感觉。

    一天一夜缝合百人,结果只睡几个小时就精满气足了,说明精力药剂的效果极佳。

    凌然心道,这样看来,以后要是有足量的精力药剂,说不定能把睡觉的时间节省出来。

    或许还可以开发些别的用途,就是不知道还能用在哪里……

    洗漱完毕,凌然再下楼,还没站定呢,就听老爹嗷的一嗓子:

    “我儿子出来了,各位,看看我儿子,治好杨老板的就是我儿子了。”

    凌结粥一只手插着腰,一只手向着输液的街坊邻居们挥舞。

    输液的人是最好的听众了,都齐刷刷的看向凌然。

    凌然镇定自若。

    如果说老妈陶萍是一位安静文艺追求享受的小布尔乔亚,老爹凌结粥就是人来疯。

    凌然幼儿园时期得到第一朵大红花之后,他就意识到这一点了。

    “削面馆的老杨,手愈合的好的很,昨天又去复查,说是能恢复9成的功能,把他们一家人都给高兴的。街坊们也都知道了,这几天可都等着见你,想让你帮忙瞧病。”凌结粥像是给凌然说话,实际上还是在拼命的向众人吹牛。

    凌然看看候诊台,跟前一个人都没有。

    “来来来,试一下,正好你今天下午休息……”凌结粥要拉着凌然坐下去。

    凌然淡定的道:“就算我去坐诊,熊大夫的工资,你也是省不下的,你还得多给我一份加班费吧。”

    凌结粥踌躇了几秒钟,道:“都是家里的生意,你得照顾着啊,你看看,今天顾客都变多了。”

    “病人和顾客还是不一样吧。”凌然做了医生之后,对此有了些敏感。

    凌结粥愣了一下,却是笑了起来,点点凌然道:“医学呀,你爸我不懂,做生意,你就不懂了。你想想看,来咱们诊所的人,是愿意被叫病人呢,还是叫顾客呢?”

    这次就轮到凌然发愣了。

    “咱们诊所呢,就是做街坊生意的,不仅得给街坊治个头疼脑热的,也得让他们心情愉快不是,还有什么比叫他们顾客更让人开心的?”凌结粥语气深重的给凌然讲述着自己多年来寻觅到的真理。

    这时候,陶萍听到响动,从楼上下来了,道:“老凌,别用你那套腐朽思想污染我儿子。”

    “不污染不污染。”凌结粥满不在乎的道:“我就是说的粗了些,应该说,做医生,不光要医人,还要医心,这样没错吧。”

    陶萍笑一笑,却是转头问凌然道:“昨天加班了?你们医院也是的,才去实习的学生,就这么狠的往死里用。”

    “加班不给钱吧,管饭吗?看看人家医院这生意做的,把你们像驴子一样的用着,你们还削尖了脑袋的往里钻。”凌结粥的思路却是迥然不同。

    “去去去。”陶萍不高兴的道:“要是加班就能上手术,实习生不是都能上手术了,还是小然的医术好,是不是?”

    凌然诚实的点头。

    仅就大师级缝合术来说,他的医术是很好的。现在拿到了完美级的徒手止血术,貌似是有点厉害了。

    “我就说……哎呀,你等一下,我给你求了个好东西。”陶萍风风火火的跑回楼上去,就给拿下来一块玉佩。

    玉佩洁白如……石,摸起来光滑如……石,闻起来清淡如……石,令人合理的怀疑它的资质。

    “我从永庆庵求来的。这是文殊菩萨,本来是给你考职称的时候用的,既然明天要做手术,那就先给你带着。”陶萍很认真的摆给凌然看,又道:“你看看,正宗的和田玉,雕工也好。”

    凌结粥望着有点不太对称的玉佩,问:“多钱买的?”

    “这个要用求。是求来的。”陶萍认真纠正。

    “多钱求的?”

    “30块。”

    “30块的和田玉?汉白玉都不够吧。”

    “怎么就不够……”陶萍拉长了语气,道:“心诚则灵,不能用钱数来比较。这是永庆庵求来的,主持亲口告诉我说,是正宗的和田玉。要30块,是因为见我心诚,”陶萍语重心长。

    凌然插口问:“主持怎么看出你心诚的?问卷调查?”

    “是道心。”

    “佛教也讲这个?”

    “不管怎么说,玉佩要保管好。”凌结粥嗅到了危险,赶紧提醒儿子。

    凌然于是将之揣入兜中。

    凌结粥摇摇头,道:“我曾经弄丢过你妈的钻石项链。”

    “钻石项链都弄丢了??”

    凌结粥沉痛点头,仿佛陷入了久远的回忆,缓缓道:“就你妈脖子上的这条,她当年3块钱买来的。后来,我花了一万多,才找到一条有点像的。”

    “钻石小多了。”陶萍做补充,说话的同时,还扬了扬脖子上的项链,最前方的碎钻们闪闪发亮。

    “是我找的不认真。”凌结粥的语气更加沉痛,再叮嘱凌然道:“玉佩一定要保管好啊。可不能因为是3块钱的,就随便乱放。否则,你就是用一年的实习工资,也不一定能买得到一块正宗的和田玉佩。”

    凌然试探着问:“如果我弄丢了这块玉佩,我买个模样类似的玉佩不行吗?”

    “我当年也是这样想的。”凌结粥呵呵一笑,道:“但是,我当年买到的模样一样的项链,都被拆穿是假钻石了。你如果弄丢了和田玉佩,总不能用汉白玉佩来代替吧。”

    凌结粥对“和田玉”做重音说明。

    凌然终于明白了,他兜里的佛像,甭管本体是石头还是玉,它现在都是玉的价钱了。

    “涨价的真快。”

    “是啊……”凌结粥满脸萧索:“飞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