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医凌然 > 第二十二章 我有人
    “凌医生,暂时没有需要缝合的病人了。”王佳再次回到处置室里的时候,身后空空如也。

    “没人了?”不等凌然说话,陈万豪先是有些怅然若失的站起身来。

    王佳道:“剩下的都是内科病人了,另外就是状况比较复杂的。”

    “多复杂?”陈万豪有些不甘心的问。

    “有一个吞了玩具的小孩子,黄医生已经忙了半个小时了,你要去帮忙吗?”王佳拿出了小护士的威严,瞪的陈万豪缩了缩脖子。

    “吞了玩具,就算状况复杂的?”王壮勇也觉得自己还能再战几圈。

    王佳不屑的哼哼两声,说:“等你见了小孩子的父母,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大姑和大姑父,三叔公和三姑婆之后,你就知道状况有多复杂了。”

    云华医院的急诊科是有自己的急诊楼的,因此能分出单独的候医室,但是,除了抢救室能勉强隔开患者家属,处置室这种地方,还是很容易一围一大群人。

    在急诊科里呆了半天,陈万豪和王壮勇已经感受到了患者家属的威慑力,都低着头不敢吭声。

    “那就休息一会。”凌然有些遗憾的嘘了一口气,站起身来,活动活动手脚。

    “不下班吗?”王佳看看有些偏黑的天色,有些惊讶。

    “再缝两个回去。”凌然今天总共处置了38个人,还差两个凑够40,又能多开一次箱子了。

    陈万豪和王壮勇亦是赶紧点头,赞同道:“反正回去也闲着,不如留在医院里。”

    他们今天参与处置的有十几人,差不多将云医今天的轻伤病人一网打尽了。

    这样的机会,别说凌然觉得难得,陈万豪和王壮勇也很欣喜。

    尤其是后面几次,凌然还会让他们缝合一两针,那种刺穿人皮的快感,简直令人欲罢不能。

    “去吃点东西吧。”周医生出来提醒了一句。

    “周医生一起去吧。您今天要加班吗?”陈万豪趁机约起,他家里薄有资产,总想利用起来。

    周医生摆摆手,道:“我到食堂吃点就行了,主任们都没下班呢,我怎么下班,你们自己去吧。”

    他其实早就猜到是这个结果了。云华各大医院的急诊科原本就是超负荷运转的,一场工厂大爆炸,瞬间制造出近百名轻重伤员,这些人还全得送到设备齐全的三甲医院去,否则如何展现出领导的重视?

    各大医院的急诊专家也将之看做是难得的机会,等闲不会转诊,或者就邀请其他科室的医生到急诊科的手术室操作。

    影响巨大的公共事件中,总会涌现出各种先进人物,优秀集体的,谁都舍不得放弃——掉落仅次于BOSS,解决难度略高于普通怪的银英,说的就是这种了。

    当然,负担最重的永远是一线的住院医和介于一二线的主治们。今天也就是有凌然帮忙,否则,周医生早就累趴下了。

    看同组的普丑住院医就知道了,一天下来,缝了10个都不到,典型的战斗力5的渣,长的也不提神。

    回到休息用的小办公室,里面已空无一人了。

    这个时间,蹭到手术的正在忙,蹭不到的也早就回去了。

    王壮勇和陈万豪各去自动售卖机,买了面包和牛奶,再回来,就见凌然打开了精美的漆器食盒。

    薄螺钿漆器是漆器中的精品,除了漆器固有的油亮光滑和洁净感之外,它的外圈都是用贝壳镶嵌再加工出来的,漂亮程度提高了,还有很强的艺术感。

    为了奖励凌然给家里争面子,这一次也是陶女士的认真烹饪。

    作为等闲不动手,动手则必豪华的陶萍同志,她这一次也是认真的烹饪了。

    麻辣牛肉,五花腩肉、白切鸡肉,还用了卤味的金钱肚和豆腐,另有红艳艳的三文鱼,再加上四道时令蔬菜,四样时令水果,以及一份粳米饭,以及四种不同的蘸料……

    王壮勇和陈万豪看的目瞪口呆。

    凌然徐徐的将食盒里的菜式摆出来,占了半张桌子。

    酱油、醋、椒盐、辣椒油、芥末用状似贝壳的小碟盛装,穿插于其中,仿若点缀。

    “凌哥哥……”王壮勇拿着面包,坐到了凌然的左侧。

    “真不要脸啊。”陈万豪说着,坐到凌然右侧,将手里的面包牛奶往桌上一放,道:“凌爷,咱们东西凑一起,一桌吃得了。”

    ……

    三人共同享用陶萍同志的豪华便当,再胡乱的配一点面包牛奶,都不觉得饿了。

    凌然带着两人再回到处置室,依旧没有见到新病人,不免有些失望。

    “大王叫我来巡山……”

    凌然的手机铃声唱了起来,延缓了凌然寻找患者的步骤。

    “喂?”

    “凌然,是我,卢金玲。”电话里,都能听到卢金玲爽快的笑声,背景声音则有些吵杂。

    凌然听到卢金玲的声音,首先想到的是纹着独角兽的社会大哥,以及那砍伤翻起的皮肉,紧接着,他想到自己还差两个人就满40的任务数。

    他声音略有振奋的问:“你大哥又受伤了吗?”

    “我……我大哥没受伤。”

    “你大哥砍伤人了?”

    “没有。”卢金玲有些无奈。

    “那么,是你受伤了?”凌然的音量再次提高。

    卢金玲是个彪悍的女孩子,不擅长撒谎,可是脑子一冲动打过来电话,也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听到电话那头好听的声音,卢金玲一阵懊悔。

    一瞬间,卢金玲的脑海中,突然迸发出了无限多的灵感,还有凌然帅气的背影,她不由大声道:“等等,我们有人受伤了。”

    ……

    挂掉电话,卢金玲放下左手的啤酒瓶,揣好手机,整整皮靴,声音稳稳的道:“二臭,我记得你说,今晚有人要去砸皮狗子的夜场?”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