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医凌然 > 第十九章 手法
    “凌医生,别把力气都用完了,后面还可能来救护车的。”小护士王佳一边做术前准备,一边提醒凌然。

    今天是凌然到云华医院以来,急诊室最忙碌的一天,竟然还会来救护车……凌然露齿一笑:“那就好……”

    他的任务是每完成一次任务,就得到一只初级宝箱,刚才他还担心病人不够,浪费了任务呢。

    若是再有更多的救护车过来,自然更好了。

    王佳却是没想到凌然会是这样的反应,短暂的惊讶后,不由想:凌医生果然和那些装模作样的男人不一样。

    一名随同而来因相貌普通以至于现在都没有被人记住名字的低年资住院医看看人满为患的处置室,道:“再来病人的话,我们也要忙不过来了吧。”

    “急救中心暂时不会往我们这里送人了。但也要分情况。”面貌略丑但有姓的周医生刷着存在感,介绍道:“普通患者肯定是不会送过来了,但急诊重症又距离我们近的,还是会分过来,再一个,如果病人家属有要求,也会分配过来。再就是自己上门的病人。”

    “大部分病人都会要求来咱们云医吧。”来帮忙的住院医撇撇嘴。云华医院在云华市是有数的几家大型综合性的三甲医院,普通人看门诊都会专门过来,何况是急诊呢。

    “现在的情况,能转其他科的,就转过去。再忙不过就只能挺着了,总不能病人来了,再让人家转院吧。”周医生早过了感慨的年纪,只道:“你再呆一段时间就知道了,像是咱们这样的大医院,永远都是超负荷运转的,等你有经验了,就要学会分配精力,分清轻重缓急。”

    住院医呲牙咧嘴的答应了。

    凌然却是突然问道:“这样说,我如果处理好了分配给我们的病人,帮助别人也是可以的?”

    周医生愣了一下,他根本没考虑过这个问题,完成自己的工作以后,休息难道不好吗?

    医生每天都忙的要累死了,你难道不想休息?

    出于鼓励实习生的目的,且为了不在实习生和小护士面前露出中年老男人的油腻,周医生道:”:“你要帮忙做事,肯定没人挡着你。”

    旁边的住院医仿佛受到了凌然的鼓励,精神一震,道:“那我们就加快速度。”

    “你乖乖的跟着我。”周医生一句话就斩断了住院医的梦想。

    别看周医生是个医术普通的老好人,可在医院呆了十几年,眼光是不差的。

    他同意凌然单独做事,是因为凌然已经证明了自己有能力独立完成普通的缝合工作。

    这是非常关键的一步,是许多住院医工作一年都未能达到的。就像是被他斩断了梦想的普丑住院医,周医生并不放心他独立进行外科清创手术。

    凌然能够令人放心的独立进行的外科清创手术,意味着可以帮助分担工作压力,且不会制造新的麻烦了。

    与之对应的是普丑住院医,他还需要周医生的指导和监督,某些时候,兴许是手把手的教导——在周医生看来,教人做还真不如自己上手去做。

    花费的时间更少,得到的结果更好,也少了患者的不满,更不用喋喋不休的多说无数的注意事项。

    不过,在周医生看来,仅仅是处理好,分配到自己手里的六个人的伤情,工作量就相当大了,凌然是不是需要其他人帮忙还不一定呢。

    毕竟是爆炸产生的伤情,许多人的伤口都不止一处,且有各式各样的污染物,

    周医生戴好手套,先是为伤势最重的眉骨撕裂的患者消毒清创。

    他用乙醚擦去伤口周围皮肤的油污,再更换了覆盖在伤口处的纱布,接着用软毛刷蘸着消毒皂水,仔细的刷洗皮肤,又用蒸馏水冲净,再洗刷,再用消毒纱布擦干。

    整套流程,周医生早就极为熟练了,但全部做下来,也是十多分钟耗去了。

    再抬起头来,却见隔壁床的病人,一条腿上的细碎伤口,都被凌然给解决了。

    “你来这里做缝合。”周医生干脆将凌然给叫了过来,自去隔壁床,将凌然的缝合检查了一遍。

    他担心凌然一心图快,出现失误。

    对年轻医生来说,这种情况并不少见。

    周医生自下而上的看了一遍,却是越看越心惊。

    被炸了一腿碎屑的患者,连续十几个伤口,有深有浅,有大有小,相应的,凌然也用了不同的缝合方式。

    有打结多次,在一侧的单纯间断缝合,也有一根长缝线,连续缝合一个伤口后再打结的单纯连续缝合,还有最大最深的伤口处,交叉形成x型的十字缝合法。

    甚至在膝盖下方,周医生见到了连续锁边缝合法。

    这种缝合方式,尽管在手术室里常用,急诊医生下却不太习惯用它,因为它是在单纯连续缝合的基础上,再将缝线交锁,难度更大不说,耗费的时间精力也更多。

    虽然连续锁边缝合法对付薄皮肤,且活动性较大的部位很适合,但医生们通常是用“别活动”的医嘱来解决相应的问题的……

    如果不是在急诊室里,周医生或许以为自己正在参观缝合教学……

    甚至比缝合教学还要好,因为凌然的缝合选择,恰如其分,令人挑不出半点毛病。

    连续锁边缝合用在膝盖处,十字缝合法用在张力大的伤口处,单纯间断用在较长的伤口处,单纯连续又用在浅表性伤口处,节省时间又减少病人的痛苦……

    掌握的技术丰富,选择又正确……周医生暗自感慨:这还真是祖师爷赏饭吃。

    “医生,我这边缝的没问题吧?”病人有些担心的询问起来。

    “没问题,缝的相当好。”周医生顿了一下,又道:“你稍等一下,让我们拍个照,以后可以给实习生做教学。”

    他这么一说,病人顿时放心下来。

    周医生连忙招呼旁边的王护士,来给拍了几张照片。

    做完了这些,周医生再回过头来,眉骨撕裂的病人也缝合好了。

    凌然用的还是可吸收的羊肠线,也就是俗称的美容线。

    这种线的抗张强度较弱,急诊科的医生都是不喜欢用的。尤其是年纪大一点的医生,都是秉承着治病救人的观念,只关心缝线会不会裂开,才不在乎伤疤会不会太大。

    另一方面,更细的线就意味着要缝更多针,平白浪费许多时间。

    凌然却是没有相应的思想负担,只觉得合适就给用了。

    周医生看到了也只能苦笑两声,道:“外面的私人医院,用美容线缝一厘米,起码要收一两千块的。”

    凌然挑挑眉毛,问:“所以……我给咱们医院创收了?”

    “你没有提前告知吧。”

    凌然摇头。

    “就按普通缝合算好了,免得横生枝节。”周医生说完,再道:“之后,我再给霍主任报告一声就好了。”

    眉骨撕裂的是个年轻小伙子,此时听了两人的话,连忙道谢,又对私人医院的高收费表达鄙视,私下里是否有鄙视凌然的“创收说”则不得而知。

    周医生呵呵的笑两声,道:“你是遇到凌医生了,换其他人,真不一定能把你的眉骨伤口缝的这么好。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

    “就是说,我这样子是不会留疤了?”小伙子说完有点不好意思,道:“我还没女朋友呢。”

    “不会留疤的。”王佳护士在维护凌然的缝合成果。

    凌然抬了抬头,补充了一句:“但是,对你找女朋友,也没什么帮助。”

    “凌医生……你不要说出来嘛……”王佳捂着嘴笑了出来,还摇晃着腰肢,轻轻的顶了凌然一下。

    躺在病床上的小伙子,只觉得自己受到了被爆炸更强大的冲击……

    凌然特意提醒了一句,道:“注意收拢表情,小心线给崩开了。”

    “凌医生对病人真细心。”两名年轻的实习护士在路过凌然身边的时候,脚步自然放缓,并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