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医凌然 > 第十五章 检查
    云华医院是云华市最著名的医院之一,综合实力且不说,其手外科的实力是得到业内外公认的。

    杨虎想让父亲做复查,云华医院自然是第一选择。

    极高的名气带来的,还有令人咋舌的流量。

    不仅是云华市,还有附近的城镇和外地人来看病。

    杨虎让老婆来提前挂号,再用轮椅推着父亲到地方,看到的已是无数捂着手,抱着手,包着手,伸着手的病人。

    望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杨虎不禁有些晕菜:“怎么会有这么多人来的。”

    杨忠树倒是有些高兴,说:“以为就你爸一个人不小心啊。人的手是用的最多的,自然就容易受伤了,我做削面这么多年,也有失手的时候嘛……”

    昨天晚上,他可是没少受家里人埋怨,此时看到诸多病友,不禁受到些许的激励。

    杨虎看着嘴角带笑的老爹,无奈的道:“爸,你是用手去接刀才受伤的,然后还跑去小诊所缝合,然后,咱们才来的。”

    “其实缝的也挺好的,昨天那急诊科的医生不是也说没问题吗?”杨忠树不免有些心虚。

    “急诊科的医生觉得你不严重,没好好看。”杨虎不满的哼哼两声,又道:“您在小饭馆里削面,自己做老板当大师傅,那你想去大饭店里去做大师傅,人家要吗?小诊所和大医院能比吗。就咱们下沟的诊所,里面的医生到云华医院来,提鞋都不够。”

    “行了行了,我开小饭馆丢你的人了?还不是把你给养大了,还没病没灾的,要不然,你也得是人家下沟诊所的常客。”杨忠树开饭店的,嘴上从来都不输阵的。

    杨虎说不过了,赶紧低头,将下沟诊所的轮椅推的飞快。

    叫号到了杨忠树的时候,主任医师王海洋已经有些发困了,他转身打了个哈欠,又喝一口酽茶,才打开杨忠树的病例,半读半问的说:“因为切割伤致右手流血不止,缝合后复查……唔,我看看。”

    他先检查了皮肤的颜色和温度,又用手触了几下,再问:“哪里有不舒服吗?”

    “没有。”杨忠树摇摇头。

    杨虎连忙补充:“那个,我爸因为着急,跑到小诊所做的缝合,我就比较担心……”

    “伤的这么重,跑去小诊所缝合的?”王海洋一下子清醒了,皱眉道:“你们要对自己的身体负责啊。”

    “我就是说……”杨虎语气里带着埋怨。

    杨忠树再次心虚的笑笑。

    老实说,如果是熊医生缝合的,他还能有两分信心,人家毕竟是从大医院退休的,虽然年纪大了,总不会太离谱。

    但是,负责缝合的是凌然,就不好说了。

    杨忠树小声问:“我的伤是比较重的吗?”

    他没说昨天急诊科医生的判断,免得医医相互。

    王海洋道:“伤口这么深,肌腱估计都撕裂了,神经肯定也是伤到了,这个基本是不可恢复的,最重要的是血管吻合的好不好,如果血供不足,远端就会坏死。像是手指,如果坏死了,就只能截肢了。”

    王海洋说着皱皱眉头,道:“这么重的伤,怎么能在小诊所看呢。你这样的伤势,送到我们云华的急诊科,都是要转手外科住院处理的。”

    杨忠树和杨虎齐齐色变。

    “医生,我是做削面馆的,手停口停的……”杨忠树心里的后悔也在滋生。

    杨虎亦问:“有啥补救的办法吗?”

    王海洋叹口气,道:“你先伸手过来,我给你做个皮肤边缘出血检查。”

    “哦。”杨忠树忍着疼,将胳膊伸长。

    王海洋吩咐旁边的研究生做准备,口中解释道:“皮肤边缘出血检查是检查末梢血运。血运就是血液的运输和循环,这个是恢复的好坏的重要指标。皮肤边缘出血检查是要造成一点损伤的,我刚才没有给你做,也是没想到你胆子这么大。”

    “对方当时直接就给缝了。”杨忠树已经吓坏了,说话的声音都变了。

    杨虎更是焦躁道:“人家说缝就缝,你都不懂拒绝啊。”

    杨忠树咽了口唾沫,没说话。

    “你先做测试。”王海洋没有纠结这个话题,示意研究生操作。

    从他的角度来看,检查是很难得到一个好的结果的。

    手掌的缝合是很精细的工作,就是云华手外科,能不能达到高标准,很多时候也是看运气的。对方想要恢复手部的全部功能,基本是做不到的。

    如今,能挣扎一下的,也就是远端是否坏死的问题。

    事实上,王海洋对此都不看好。

    云华手外科每天做那么多例手术,不免都有手术失败的。小诊所又能达到什么水平呢?

    缝合的时候,不认为的造成死腔、空腔就不错了,他甚至有见过清创都做不好的诊所伤口。

    “主任,有点状鲜血流出来。”研究生拉开角落里的帘子,出来报告。

    “这是好还是不好?”杨忠树和杨虎一脸紧张。

    “我看一下。”王海洋没有立即下结论,先是自己看了几眼,才道:“运气不错。”

    杨忠树和杨虎齐齐的松了一口气。

    “血运看来是通过了。”王海洋又翻着杨忠树的手掌看了几眼,一边思考,一边顺口解释道:“一般来说,不出血或者有紫色血液,就说明血运有问题了。你这个出血的情况,和正常人差不多了,也有可能是伤的位置比较好……”

    王海洋说着摇头,道:“你说有大出血?”

    “血流不止。”杨忠树用半专业的话来解释。

    “这么说,血管缝合的还不错。我再给你看一下神经情况。”王海洋紧接着做了叩击测试,发现神经生长的也很不错。

    这下子,王海洋突然来了兴趣,问:“你的手,现在能不能自己动?”

    “比较困难。”杨忠树道。

    “昨天才做的手术,今天就动,肯定是要困难一些,但是还要动,这个叫复健,也是很重要的。”王海洋停顿了一下,将自己的手放在桌面上,道:“你跟着我的动作来动,咱们先试一下屈伸。”

    杨忠树的手指做了屈伸。

    “拇指做个外展和内收。”王海洋一边说,一边做示范。

    杨忠树的手指跟着动,虽然幅度较小,动作较慢,却是都完成了。

    “再来手掌的。”

    杨忠树照例完成。

    “再做个夹纸实验……”

    杨忠树依旧完成。

    王海洋主任,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医生?现在怎么办?”杨忠树和杨虎,都带着小心翼翼。

    王海洋喝了一大口茶,再缓缓的问:“你们是昨天做的手术?”

    “是,昨天在小诊所给缝合的。”

    “你们去的是私人诊所吧。”王海洋尝试着纠正他们对大小的看法。

    昨天缝合,今天就基本恢复了手部功能的,云华医院手外科也有做到的。但是,做不到的更多。

    考虑到诊所的条件和云华医院的条件,这就令人更加难以置信了。

    换一个角度来说,云华手外科的住院医师,有一个算一个,没可能缝合的这么好的。主治里面,也是拔尖的几个人,偶尔能得到类似的效果。

    至于副主任医师和主任医师,以理论和歪门邪道升职的不说,以手术称道的,要缝出这样的效果,也就是两三成的概率。

    反而是高收费的私人诊所,走穴高手出没的几率还大一些。

    杨忠树知道他的意思,茫然摇头:“私人是私人的,但也是街坊诊所,开了二三十年了。”

    杨虎道:“就是个社区的小诊所,平时就打个针什么的。”

    这下子,王海洋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能低下头,开了一堆的收费单,道:“现在看,是没什么问题了,你们再做几个检查吧。”

    杨虎乖乖的将之拿到手里,迟疑了一下,问:“这么说,人家缝合的没问题?”

    “现在看是没问题了,恩,再给你开点药吧,过些天再来复查……要积极做复健,就是活动手……”王海洋说着,又给开了两张收费单。

    杨虎出门看了一眼缴费数字,险些没给扔出去:“医院真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