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607章 诸将士,随朕破敌!
    “投石机……放!”

    一波瓦罐投掷了出去,后续敌军被淹没在硝烟之中。

    但前方依旧被纠缠住了。

    敌军是精锐中的精锐,明军涌来的刀盾兵们纷纷倒在他们的长刀之下。

    牛角号突然长鸣,无数呐喊声传来。

    “出击!击败明皇!”

    篾儿干的城府不浅,可在此刻依旧是面色涨红。

    他想到了自己的父亲。

    那位自杀的哈列王!

    那位败给明皇的哈列王!

    那是哈烈的耻辱!

    而今他有机会为老王报仇,一洗前耻,这让他如何不兴奋。

    前方已经突破进去了,明军的重骑依旧没有出击。

    “王,明军的重骑动了!”

    篾儿干拔出短剑,目光俾睨。

    “这是最后的时刻!”

    一万余骑兵整装待发,正用崇敬的目光看着自己的王。

    “哈烈!”

    篾儿干突然咆哮道:“为了哈烈!”

    “为了哈烈!”

    在欢呼声中,篾儿干率先冲了出去。

    他没有学自己的父王躲在后面观战,而是选择在最关键的时刻率领最后的预备队去和明皇决战。

    父王,你将会为我而骄傲!

    战马渐渐开始加速。

    身后的马蹄声如同夏夜的雷鸣。

    那些欢呼声还在持续。

    这个世界啊!

    篾儿干振臂高喊道:“哈烈!”

    “哈烈!”

    万众欢呼声中,士气如虹!

    万马奔腾,气势惊人。

    朱瞻基看到了这一切。

    张辅摇摇头,对孟瑛说道:“看好这里。”

    孟瑛愕然,然后说道:“我去!”

    张辅拍拍他的肩膀道:“你从未赢过我。”

    土豆已经身陷绝境,两名敌军骑兵一左一右在夹击着他。

    整个武学千户所都已经被打散了,刀盾兵和长枪兵们在拼命的反击,可火枪兵们却无能为力。

    偶尔有枪声传来,那是枪法好的在狙击对手。

    “方翰!”

    附近武学的学员看到了他的境遇,可却无人能赶得上救援。

    土豆没有退缩,因为方醒曾经告诫过他,在临战时,退缩就是送命的举动。

    忘记恐惧,死里求活,这才是沙场厮杀的要领。

    左边的敌骑并未挥刀,他在盯着后面的千户官罗文才。

    斩杀一名千户官,他就能做千夫长。

    这是篾儿干当着全军许下的诺言,为此全军都学习了一遍明军军官的标示。

    土豆的手一松,火枪落地。

    他的身形闪动着,闪开了一条路。

    重骑愕然前冲。

    拔刀要快!

    别想太多!

    沙场上想的越多,你就死的越快!

    这是方醒的教诲!

    所以土豆什么都没想!

    他拔出了父亲给他准备的长刀。

    呛啷!

    挥刀!

    就在敌骑愕然时,长刀闪动。

    这是一位链甲重骑,链甲经过多次厮杀后依旧如故。

    长刀闪过,链甲成了废铁,胸腹处裂开了一道口子,花花绿绿的内脏奔涌而出。

    右边的重骑也冲过头了,而他的前方就是王诺。

    王诺端着火枪,大声的喊道:“来啊!来啊!老子不怕你!”

    重骑透过面甲看向王诺,冷冰冰的目光里带着戏谑。

    他轻轻俯身,战马冲了过去。

    “杀!杀!”

    王诺有些慌乱的连续刺杀两次,却是空。

    这人已经失去了理智!

    重骑轻轻的挥刀,因为他同样盯上了正在组织麾下集结的千户官罗文才。

    王诺绝望的看着重骑准备和自己擦身而过。

    长刀挥动。

    王诺再次睁开眼睛时,眼前却是土豆。

    “方翰!”

    “杀敌!集结起来,排枪!”

    土豆一巴掌拍醒了王诺,然后奔向后面呼喊着。

    “武学,集结起来!”

    他大声的喊道。

    散落在各处的武学学员们纷纷狂奔而来。

    “武学集结!”

    土豆站在中间大声疾呼!

    而王诺呆呆的站在他的左侧,在看着倒在脚边的肉迷重骑在挣扎着。

    重骑军士的后腰被割开,鲜血染红了身后。

    他痛苦的爬行着,身后留下了一条血路。

    “杀了他!”

    有人在提醒王诺。

    王诺下意识的用刺刀捅刺下去。

    这名重骑用手捂住了刺入自己胸膛的刺刀,痛苦不堪。

    “杀了你!”

    王诺的眼中多了血丝,曾经的科学少年终于变成了嗜血的战士。

    “集结,都过来!”

    土豆那边在召集人。

    一轮炮击过去了,敌骑在硝烟中冲了过来。

    王诺拖在了后面,土豆大声喊道:“王诺,回来!”

    王诺俯身捡起一个还在冒着火星的火折子。

    他拿出手雷,回身看着冲破硝烟的敌军。

    他知道自己回不去了。

    敌人已经开始弯弓搭箭。

    目标正是他。

    “方翰,看着我的抚恤!”

    王诺的眼睛全是红色,他点燃了手雷,然后冲着敌军奔去。

    箭矢的余量是判断王诺会往后跑,所以落空。

    “啊……”

    王诺狂叫着冲进了敌骑的中间。

    “王诺!”

    “轰!”

    土豆喘息着,他摇着头,巨大的悲痛让他失魂落魄。

    “陛下万岁!”

    欢呼声传来,土豆转身看去。

    无数旗帜摇动,大旗下,皇帝正在缓缓加速。

    前方的阵列纷纷裂开通道,万众欢呼。

    “陛下万岁!”

    一如当年的文皇帝,朱瞻基高举着长刀,无数将士士气大振。

    “陛下万岁!”

    朱瞻基的短须被劲风吹拂着,他大喝道:“诸将士,随朕破敌!”

    无数将士都觉得眼前发花,仿佛看到了文皇帝在呼喊着。

    “陛下万岁!”

    无数将士挥舞着兵器在欢呼着。

    “陛下亲自冲阵了!”

    “万岁!”

    将士们从不畏惧死亡,他们只是担心被抛弃。

    而帝王用同袍的身份在向他们发出召唤,这是何等的荣耀。

    “诸将士,随朕破敌!”

    皇帝一马当先冲在前方,而身后就是英国公。

    皇帝冲阵了,武勋冲阵了!

    无数热血在沸腾着。

    土豆的眼中多了血丝,他喊道:“陛下万岁!”

    “陛下万岁!”

    土豆看着前方的敌人愕然,就喊道:“突击!突击!”

    “突击!”

    皇帝亲自冲阵的情况下,士气大振。

    武学千户所的学员们开始集结,并前进。

    “嘭嘭嘭嘭!”

    铅弹密集,可敌军却不肯退却。

    “诸将士,随朕破敌!”

    朱瞻基冲到了前方,然后撞进了敌军重骑之中。

    他用长刀格挡开一杆长枪的刺杀,但那些联军将士都已经把他当做了目标,无数人在冲着他杀过来。

    “保护陛下!”

    如同是文皇帝亲自冲阵时那样,大明的武人展示了悍不畏死的果敢。

    无数将士冲着这边在奋力冲杀,而目的只是保护自己的皇帝。

    你无畏,我们就愿意为你踏平这些敌人。

    “陛下万岁!”

    无数呐喊在身后响起,无数将士开始奋力冲击。

    嘭!

    重骑之间的碰撞就是硬碰硬,没有任何机巧可言。

    无数人惨叫着被长枪刺穿。

    张辅长刀挥斩,然后抢先冲过去,马上陷入重围。

    “退后!”

    朱瞻基大怒,然后驱马冲了过去,但身边一人飞跃过去,却当先斩杀了一个敌人。

    那张脸上全是冷漠,却俊美无双。

    叶落雪在马背上踩了一下,身形蓦地一高。

    长刀点在前方敌人的头顶,再过去时,那人竟然软倒在马背上。

    叶落雪的脸越发的白了。

    他低啸一声,长刀格挡,然后好似漫不经心的挥动了一下,前方的敌人却捂着咽喉跌落马下。

    “哈烈万岁!”

    就在朱瞻基冲杀进去时,前方传来了欢呼声。

    “篾儿干冲阵了!”

    一阵呼喊传来,朱瞻基面色凝重,喊道:“杀敌!杀敌!”

    前方瞬间被击破,篾儿干已经看到了朱瞻基。

    这是敌军的生力军。

    朱瞻基冷冷的看着篾儿干,瞬息之间,视线相遇,就像是两把长刀闪动了一下。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