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587章 播撒种子的杨士奇
    方醒回到家中时,正好休沐的土豆正在被张淑慧揪住问话。

    “……那个阿霖什么性子?可骄纵?会不会做饭?”

    在母亲的眼中,自家儿子大抵是当世无双,没有任何女人能配得上。

    所以婆婆对媳妇自然要多审视一番。

    土豆一回家就被揪住问话,心中忐忑之极。可张淑慧这一关却不能不过,所以他只得老老实实地说了冯家和冯霖的情况。

    “夫君来了。”

    方醒在前天就把土豆喜欢上了冯霖的事告诉了张淑慧,顺带把自己的看法说了,然后张淑慧又找来了家丁问话。

    一番操作之后,今日的土豆才少受了些苦。

    方醒坐下后,土豆低眉顺眼的去端来茶水,然后束手站在边上,从未有过的老实。

    方醒皱眉看着他,说道:“那杨家的手尾你可知道?”

    张淑慧听到这个就恨恨的道:“冯霖的嫂子就是个麻烦。夫君,娶妻娶贤,杨氏在那里就是个招摇的,迟早会生出祸事来。”

    土豆有些沮丧的道:“娘,那杨家是个学官,杨锦有些跋扈,孩儿打过他一顿,后来杨氏也被孩儿威胁了,只是没说身份。”

    张淑慧闻言面色稍霁,说道:“婚姻不但是夫妻之事,更是结两姓之好,若是女家多有龌龊,那这婚事肯定不成。”

    这个年代的婚姻并非是儿戏,不但要考量当事人的品行,更是要查清对方的家庭情况。

    土豆此刻只想一刀剁了杨锦,他辩解道:“娘,阿霖很好的。”

    方醒瞪了他一眼,干咳一声道:“那姑娘是不错,没什么机心。”

    婆婆为啥要对儿媳妇多有刁难,不外乎就是觉得自己的儿子被另一个女人抢走了。

    傻儿子哟!你在自家老娘的面前百般夸赞那个姑娘,这就是在给你娘上眼药呢!

    没心机就是好女孩啊!

    张淑慧的心情好了些,又生出了忧虑:“夫君,要是没心机,以后偌大的家业谁来管?”

    土豆觉得自己委屈极了,老娘又要阿霖没心机,又担心她以后操持不了家业。

    左右都不好,娘,你要她咋办啊!

    方醒察言观色,觉得他们母子之间大概需要些沟通,就说道:“咱们家没什么家训,就一条,和气。那姑娘没有心机正好方便你慢慢的教导。”

    张淑慧一想也是,就继续追问冯霖的情况。

    方醒悄然出去,一路到了前院。

    黄钟已经等很久了。

    “伯爷,杨士奇已经回乡了,最新的消息,他一路接见那些士绅和学生,谈话都和儒学学风的改良有关,号召天下士子摒弃那些陈旧的东西,积极奋发,要务实。”

    黄钟在‘要务实’上面加重了语气。

    “这是金幼孜的未竟之志!”

    方醒知道这是什么:“此事是金幼孜首倡,可惜他……杨士奇正好沮丧归乡。我一直觉得他怕是活不了多久了,可金幼孜留下的这份事业却会让他焕发青春。”

    黄钟有些意外于方醒的态度,就低声问道:“伯爷,若是儒家重新振作起来,科学如何自处?”

    尽量和儒家和平相处,但那只是权宜之计。

    这是黄钟对科学和儒家之争的见解。

    书院里教授儒学,但那只是一门课程。和儒学和儒家曾经权倾千年的过往相比,书院里的课程分配能让那些先贤想捶死方醒。

    “没有对手的科学会故步自封,慢慢的会停滞不前。”

    方醒的声音轻微,却带着不容置疑的自信。

    “伯律你可相信吗?科学只要成为主导,就不可能会再次沉寂下去。”

    黄钟对科学也自学了许久,闻言点头道:“我信,千年以降,只要是好的,能在百姓中间扎根的东西,永远都断不了,只会越来越昌盛!”

    ……

    深秋的金陵多了几分寒意,落叶打着旋落下来,就像是一个少女穿着长裙在旋转着。

    “……我们要什么?我们要的不是什么免税,也不是什么出来就能做官!我们要的是什么?”

    一家客栈的门外,杨士奇正在疾呼着。

    他弯着腰,一身布衣,满脸的皱纹就像是一个乡下小老头。

    可他的眼睛却在发光,他的声音依旧铿锵有力。

    他的前方密密麻麻的站着无数人,大多数是读书人。

    军士们在边上维持秩序,哪怕前方那位老人因为儿子而丑闻缠身,可他们依旧尊敬着他。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

    杨士奇大声疾呼道:“可拿了田地,免了赋税,你们还怎么为百姓说话?!”

    轰!

    人群瞬间被引爆了,嘈杂瞬间淹没了杨士奇后面的话。

    “老狗!我们走!”

    人群一阵混乱,有人茫然无措;有人大声喝骂着已经下野的杨士奇;有人低头沉思;有人开始往外出去……

    杨士奇的话活生生的撕开了这些人心中的遮羞布,瞬间无数人离开了现场。

    杨士奇站在秋风中却没有发抖,他在等着。

    当人潮渐渐平静后,他欣喜的发现只走了三成人。

    “为民疾呼,这是先贤的教诲。老夫此生大半无愧,可依旧教子无方,晚节不保……”

    杨士奇先是揭开了士绅们的遮羞布,然后又撕开了自己心口的伤疤。

    人人动容!

    一阵秋风卷起落叶吹来,老人的斑白头发在脸上扑打着。

    “老夫老了,自然可以回家躲羞,可老夫在出京前却得了故金大人的书信,和他相比,老夫惭愧。所以老夫要来告诉你等,告诉你等老夫等人临死前的觉悟,那就是无愧于心。”

    杨士奇的眼睛里仿佛在燃烧着什么,他的声音渐渐嘶哑。

    “自束发受教以来,老夫知道的都是圣贤学问。可圣贤学问学了怎么用?”

    “不会用,那就是白学。胡乱去用,贪腐横行,一心谋私,这是败类。可老夫如今看来啊!这等败类还多,有很多!”

    人群默然,在这个老人的坦荡面前,那些阴私都无所遁形。

    “学以致用,老夫希望你等去乡间多走走,多看看。去尝尝百姓的饭菜,去看看他们的家里有没有余粮,有没有余钱,若是没有,那么是谁的罪责。若是有,那是谁的功绩。去看,然后要脚踏实地的去做人,去做事。”

    杨士奇已经是彻底的大彻大悟了,思路顺畅。

    “别想着多给儿孙留些好处,别想着自己多安逸享受,今日你等贪图享受,那就是埋下祸根,一旦大明板荡……想想那些历史吧,那便是你等今日种下的祸根!”

    “要反省!要反思!”

    杨士奇喊道:“想做生意就做生意,圣人也要吃饭,圣人的弟子也有商人。”

    杨士奇已经完全摒弃了那些陈规陋矩,挥舞着手臂喊道:“要实务,先贤的学问是从实务中来,那么你们就该到实务中去领悟、去学习先贤的学问。”

    说到这里时,他忍不住咳嗽起来。

    老人弯着腰,痛苦的在咳嗽着。

    那些人在看着。

    渐渐的有人为之动容。

    “他这是为了什么?”

    一个年轻人走了出来,说道:“在下举人陈贲,在下以为这些年说的太多,做的却太少。今日听了士奇公之言,在下倍感羞愧。”

    杨士奇欣慰的站直了身体,年轻人走过来扶住他,说道:“士奇公,若是有心自然会听,若是无心,百遍也无用。学生扶你去歇息吧。”

    杨士奇看着那些人,失望的道:“他们呢?”

    “他们呢?”

    年轻人回身看了一眼,看到了犹豫。

    这不是一朝一夕能改变的事啊!

    “士奇公,儒学要革新!”

    人群中有人喊道。

    杨士奇的眼睛亮了,说道:“对,要革新,可怎么革新?”

    “要务实!没有务实就是纸上谈兵!”

    杨士奇说道:“学问自百姓日用中来,要革新,必须要知道百姓需要的是什么,懂不懂?”

    他老了,无法持续去领导一场需要耗费无数精力的学问革新。所以他希望这些人能明白革新的初衷,而不是为了革新而革新。

    人群沉默了一下,然后有人点头。

    渐渐的,点头的人多了起来……

    杨士奇兴奋的哽咽起来,对年轻人说道:“这便是根,这便是我儒学的种子啊!”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