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586章 谈妥了的亲事
    “哪个方翰?”

    冯有为眨巴着眼睛问道。

    方醒有些无语,然后说道:“据方某所知,京城姓方的不少,但是叫方翰的只有犬子。”

    冯有为一下就被某种情绪击中了,身体一个踉跄。

    赵氏却很镇定的过去扶住了他,说道:“伯爷请进去奉茶。”

    方醒笑道:“茶不茶的以后机会多的是,只是冯先生可还好吗?若是不妥当,方某倒是知道些歧黄之术。”

    这是一种套近乎的调侃,冯有为领会到了。

    他一抬头就看到了走进来的冯霖,就说道:“阿霖先回你房间去。”

    方醒缓缓回身,冯霖有些慌乱的福身见礼。

    她的包子脸消散了许多,看着说不上什么美女,可却有一股让人觉得亲切的味道。

    邻家女孩?

    方醒微微一笑,说道:“是个好姑娘。”

    这是认可了冯霖啊!

    杨氏只觉得胸口的那股子气更加的庞大了,于是又干呕了一下。

    冯翔呆呆的看着方醒,觉得这个世界有些乱了。

    “方翰是谁?”

    他下意识的问道。

    冯霖没有听到方醒前面的话,所以就以为是土豆惹祸了,就问道:“方翰怎么了?”

    方醒把这些反应都看在了眼里,说道:“他没事。”

    那小子怎么会有事,为了他的未来,我这个做老子的还得来为他求亲。

    冯有为板着脸道:“阿霖赶紧进去!”

    等冯霖进去后,方醒笑眯眯的对冯有为拱手道:“想必冯先生和犬子也多次相见,那小子的性情如何您也该知晓,若是不弃,方某带了一瓶好酒来,中午咱们一起喝一杯?”

    一般人求亲都是请媒人上门,若是不成也有回旋的余地,不至于以后见面尴尬。

    可方醒却破了规矩,自己亲自上门,传出去难免会让人生出‘仗势欺人’的感觉。

    冯有为和赵氏面面相觑,两人都想起了那个时常来家里献殷勤的小子。

    那个方翰就是兴和伯的长子?

    赵氏想起了就像是普通人家孩子一般随和的土豆,再想想自家的傻闺女,不禁就笑了。

    而冯有为却有些犹豫。

    方醒知道他在犹豫什么。这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在陈钟之后,冯有为对权贵是敬而远之,甚至连画画的生意都开始挑选客户了,但凡是和勋戚沾边的一律婉拒。

    可现在生活却和他开了个玩笑,以往向他献殷勤的那个小子,觊觎他闺女的那个小子,他竟然是兴和伯的长子……

    他看看自己一脸茫然的儿子,再看看笑的和气,就像是隔壁开杂货店的老李一般普通的方醒,觉得现在一定是梦境里。

    灰姑娘的想法只存在于三十岁以下的大龄单身青年的心中,超过这个年龄的男女都知道什么叫做现实。

    一个顶级权贵来到一个普通人的家里,和气的说我的儿子、我未来的继承人想求娶你家闺女。

    这个世界疯了吗?

    冯有为憋了半天,最后就说了一句:“请进来喝茶。”

    这次只有方醒和冯有为进去,泡茶的也是赵氏,其他人没资格掺和。

    冯有为有些小心翼翼的指指茶杯道:“伯爷,我家小门小户的,茶水不周,还请海涵。”

    方醒端起茶杯,见赵氏在边上不肯走,就笑道:“方某在军中多年,对茶水并无深究,就是哄哄嘴而已。”

    赵氏松了一口气,然后就出去了。、

    杨氏等在外面,见婆婆出来就殷勤的接过茶盘,问道:“娘,兴和伯可是看准了阿霖?”

    赵氏心中忧虑,随口道:“是看准了,不然哪来那么多好话一直说。”

    杨氏飞也似的跑去了冯霖的闺房里,见她竟然在做针线,就劈手夺了过来,喝道:“都要嫁人了还做什么针线!”

    冯霖一愣,然后脑海里就浮现了土豆的脸,问道:“谁?”

    杨氏捂嘴笑道:“你啊!”

    冯霖面色惨白,起身道:“嫂子,是谁?”

    杨氏见她惶然,就笑道:“可是大来头,阿霖你要享福了。”

    冯霖的眼圈红了,一声不吭的就往外冲去。

    杨氏心中大急,急忙拉住了她,问道:“你干嘛去?”

    要是冯霖去搅乱了气氛,杨氏绝对没好日子过。

    所以她隐住了如火般的嫉妒,一下就抱住了冯霖。

    “我不要!”

    冯霖挣扎着,杨氏不是她的对手,就低声道:“是那个方翰的爹!”

    冯霖一下就安静了,杨氏赶紧把她弄去坐下,然后喘息着道:“那就是方翰的爹,大明兴和伯。”

    “方翰?”

    冯霖一下就呆住了。

    先前在门外没听到几人的谈话,只是好奇这个客人以前没见过。

    “就是那小子的爹来了。”

    杨氏觉得胸中发闷,但还是欢喜的道:“他爹来求你去做儿媳妇了!”

    兴和伯的儿媳妇,未来的兴和伯夫人……

    杨氏只觉得那股子郁闷渐渐散去,她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要和自己的小姑子搞好关系,把以前的裂痕修补好。

    至于被土豆威胁的那一次经历,杨氏觉得只要操作得好,就能变成双方的不打不相识。

    只是她的大哥怕是不能再来冯家了,否则被那位宽宏大量知道,杨家肯定会倒大霉。

    冯霖一下就霞飞双颊,然后低着头。

    杨氏笑道:“一会儿少不得要去给兴和伯看看,换件衣服吧。”

    冯霖摇摇头道:“不。”

    “阿霖,阿霖!”

    这时赵氏走了进来,见状就对杨氏满意的点点头,觉得她这个嫂子不错,然后说道:“阿霖跟娘来。”

    稍后到了前厅,冯霖福身行礼。

    “见过……兴和伯。”

    方醒见这姑娘虽然羞涩,却没有失措,满意就多了几分,笑道:“我那傻儿子至今还以为家里不知道,就怕我这个凶神恶煞的爹不满意,以后会乱点鸳鸯,哈哈哈哈!”

    冯有为在边上作陪,刚才两人已经初步交换了看法,大致定下了。

    所以他心中也轻松了许多,就说道:“方翰看着倒是实诚,做事稳靠。”

    这是土豆未来丈人的夸赞,方醒当然要还礼。

    “阿霖落落大方,我这没什么好东西,听说阿霖喜欢写字作画,就带了一套文房四宝。”

    呃!

    冯有为有些惊喜,而赵氏则是有些惊慌。

    这年头虽然没什么‘女子无才便是德’,但女人写作作画依旧属于非主流,所以方醒送文房四宝的含义颇多。

    “方家没多少规矩,很自在。”

    方醒把一整套文房四宝拿出来,当看到那一盒子毛笔时,冯有为不禁眼睛发亮,问道:“可是宫中的?”

    方醒点点头,冯有为不禁叹道:“给阿霖倒是浪费了。”

    这位也算是个痴人啊!

    方醒笑道:“下次我让方翰去弄些来。”

    这话一下就拉近了彼此的距离,赵氏也少了惶然。

    “这是……”

    当看到那个砚台时,连不通文墨的赵氏都被惊呆了。

    “清明上河图?”

    造型古朴的砚台上雕刻着无数景致,仔细一看之后,对书画再了解不过的冯有为不禁就惊呆了。

    他见过清明上河图的摹本,惊为天人,自忖自家是万万不及的。

    可现在只是一方砚台上竟然就出现了清明上河图,虽然只是一部分,可那精致的雕刻却让他忍不住想哪去揣摩一番。

    方醒在观察着冯霖,见她并未关注这个,就说道:“只是给阿霖把玩罢了。”

    豪奢啊!

    不,冯有为觉得这不是豪奢,而是风雅。

    可雕刻的这般细微入神的砚台,那几乎就是无价之宝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