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585章 哪个方翰?
    一个多月后,天气开始冷了下来。树叶洒落在福州城里,也洒落在数不清的寺庙里。

    一个僧人站在寺门外,恭谨的道:“闫大人慢行。”

    一个三十多岁的官员回身拱手道:“大师留步,本官下月再来。”

    僧人微微点头,然后目送着男子下山。

    “师兄,闫春辉多年未有寸进,咱们没必要去供着他吧?”

    一个僧人在后面有些不服气的问道。

    僧人低笑道:“闫大建在京城是礼部左侍郎,弄不好就是礼部尚书。而闫春辉不得寸进,不过是避讳罢了,只要闫大建一上去,闫春辉就解脱了。”

    “那他以后就要飞黄腾达了?”

    “没错,年轻俊彦啊!以后弄不好又是一门两宰辅的佳话。”

    闫春辉也觉得自己算得上是年轻俊彦,只要他爹顺利升任尚书,他就是大明顶级重臣的儿子,换做是宋代,那就是衙内。

    他的外表温文尔雅,有人说和他爹闫大建一个模子出来的。

    山道不算崎岖,闫春辉安步当车,遇到老人甚至还会避在一边,恭请对方先走。

    前方就是一段缓坡,跟着闫春辉的小厮说道:“少爷,老爷那边还没信呢。”

    闫春辉微微一笑,看着前方走来的一个男子说道:“急什么!许多事就像是煮汤,时候不到就急着喝汤,那味道可不好啊!”

    小厮笑道:“反正小的以后肯定是宰辅家的人。”

    这话有吹捧之意,闫春辉摇头笑骂道:“胡言乱语!以后可不许乱说。”

    那个走来的男子听到了这话,脸上有惧色闪过。

    小厮得意的道:“少爷,这等人哪敢乱说,不然回头打杀了他。”

    这时那男子缓缓抬头看着闫春辉,眼睛骤然一眯,问道:“可是闫大人?”

    闫春辉下意识的说道:“正是本官。”

    男子微笑道:“闫春辉吗?”

    “大胆!”

    小厮一拳打了过来,男子隐在身后的右手活动了一下,小厮的脖子上就多了一道血痕,然后鲜血飙飞。

    闫春辉被这突然的变故吓坏了,跌跌撞撞的就往回跑。

    “杀人了!救命啊!”

    男子疾步过去,一把抓住了闫春辉的后领,然后把他揪转过来。

    “别杀我,我有钱,你要多少我给你多少……”

    男子单手揪住他的前襟,此刻山上下来了三个香客,见状都尖叫一声,转身就跑。

    男子低声道:“十一年前的安家……闫春辉,有人要你赎罪!”

    安姓本少见,所以闫春辉的脑海中不由自主的出现了那个女孩的身影。

    短刀从他的脖颈上划过,鲜血奔涌中,男子从侧面跳了下去。

    上面的人见凶徒走了,有认识闫春辉的就赶紧跑下来。

    “闫大人!”

    闫春辉的嘴动了几下,血沫不断从嘴里涌出来。

    “他在苦笑!”

    有人喊了一声,大家看去,果然像是苦笑。

    ……

    “你笑什么?”

    废弃的院子里落叶遍地,早上的一场秋雨让所有人都换上了厚重的衣服。

    冯霖穿的新棉袄有些紧,两只手放不到身侧,微微张开,在土豆的眼中就像是……

    他不敢说,但却忍不住笑了。

    “我……我可能要去西征了。”

    土豆的笑容渐渐变成了苦涩,他不知道自己和冯霖是否还有未来,不知道自己此去是否能平安回来……

    气氛一下就变得凝重起来。

    冯霖站在前方,双手用力的压了压,这才能放在身侧。

    她看着土豆说道:“我听说了朝中要西征,好些人要去,说是好远的地方有人在挑衅大明……你……你去你的,一定能平安回来。”

    这时的大明还不是中后期军队糜烂的大明,百姓视打仗为畏途的年代。

    这话里有鼓励,也有些隐约的暗示。

    土豆走近一步。他比冯霖高了半个头,微微低头,两双眼睛就对上了。

    “你放心,等我回来就是了。”

    少年热血奔涌,此刻眼前就算是出现一头猛虎,他也敢赤手空拳的冲过去。

    冯霖的脸上生出了红晕,然后低下头,“你……你回来你的,关我何事?”

    土豆涨红着脸道:“我……我回来就……”

    就什么?

    冯霖大胆的抬头看着土豆。

    土豆觉得空气变得很厚实,把自己牢牢的困在中间,丝毫不能动弹。

    他们有奸情!

    私通!

    门外的杨氏捂嘴转身就跑。

    上次土豆打了她的大哥,这仇她一直都记得,只是土豆很少过来了,所以一直找不到机会。

    现在机会就来了,只要回家把婆婆叫来一看,以后那小子就别想再来冯家。

    她急匆匆的跑回了家,却在大门外遇到了一个男子。

    男子的身后带着两个人,那两人看着像是仆役,身上却有些让人害怕的气息。

    男子刚好在叩门,杨氏不认识他们,就问道:“你们找谁?”

    男子偏头看着她,微微点头道:“找冯先生有事。”

    这一眼没有什么情绪,但杨氏依旧觉得心脏在噗通噗通的跳动着,有些害怕。

    吱呀一声,院门被打开了。

    开门的是赵氏,她先看到了杨氏,然后才看向了男子三人。

    “可是冯夫人吗?”

    男子微笑着拱手。

    赵氏愕然道:“正是,您是……”

    男子微笑道:“在下方醒,请见尊夫妇。”

    “方醒?”

    赵氏有些茫然,但却礼节性的道:“请进。”

    杨氏也有些不解,家里什么时候有这么一个故人了?

    两个妇人都没把这个名字同那位杀神联系起来,然后进了家门。

    冯有为出来后,两人正式见面。

    “方醒?”

    冯有为的眼皮子颤动了一下,然后看了一眼方醒身后拎着礼物的辛老七,只觉得双腿打颤。

    “您……您是兴和伯?”

    方醒点头道:“正是方某。”

    赵氏被吓了一跳,而杨氏更是不堪,直接就在盘算着冯家什么时候和方醒有了关系。

    别人怕方醒,那是士绅。而冯家只是破落人家,怕什么?

    冯有为却想起了陈钟的事,他警惕的道:“敢问伯爷来此何意?”

    赵氏也是有些害怕,见到儿子从书房里出来,就挥手示意他回去。

    可冯翔却不是懦夫,他走过来见礼,然后说道:“兴和伯来此,冯家蓬荜生辉,只是冯家小门小户的……”

    一家子除去杨氏之外,压根就没把方醒当客人。

    这就是一尊瘟神!

    陈钟差点毁掉了冯家,让这一家子都对权贵敬而远之。

    方醒也没想到冯家会是这种态度。

    他拱手道:“方某为犬子而来。”

    瞬间冯有为的脸就红了,然后嘶声道:“小女不嫁!”

    赵氏回身看了一眼外面,却看到了站在外面发呆的冯霖。

    方醒尴尬的道:“犬子并非纨绔。”

    以方家的门第,以土豆未来承袭的爵位……

    杨氏觉得一股子气堵住了自己的胸口,让她闷的慌。

    方家的三个儿子大家都知道,能符合冯霖的就只有长子,也就是未来的兴和伯方翰……

    “方翰……”

    杨氏突然胸不闷了,却干呕了一下。

    这一刻她想吐血,但却吐不出来。

    冯翔却不知道这事,他欢喜的道:“我去请郎中来。”

    杨氏嫁进来一直没怀孕,为此冯翔打听了不少相关的知识,呕吐就是其中一项。

    而冯有为却已经呆滞了。

    “哪个方翰?”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