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575章 矢志西征
    最后的数据出来了,方醒看了一眼,然后递给了张辅,说道:“被冲进去了。”

    陈懋问道:“挡得住吗?”

    方醒摇摇头道:“没有后续补充,挡不住。”

    王通对这种数据判定胜负的方式很有兴趣,闻言就问道:“兴和伯,要什么支持?”

    方醒看到贺链和高岩柏在上来,也没想到给他们留余地,就说道:“上次北征时火器阵列也曾被敌军突入,后方的投石机马上打出了一波瓦罐,遮断了敌军的后续,然后我带人突击,把敌军驱赶了出去。武学千户所及时增援,这才堵住了口子。否则……”

    当年大家都在场,只是他们在两翼和中军,没有身临其境。但依旧从方醒的描述中感受到了那股惨烈。

    “火器卫所被骑兵突破,那几乎就是一场屠杀。”

    方醒并未指责贺链和高岩柏,只是说了失败后的结果。

    贺链诚恳的道:“伯爷,敢问如何才能尽快练好兵?”

    这里的都是老将宿将,可对于火器军队的操练认知却差远了。

    “实战,或是近乎于实战的氛围,比如说刚才的那种冲阵。”

    方醒觉得现在的操练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贴近实战,所以练的再好看也是摆设。

    他对张辅等人说道:“花架子没用,你们都该知道,再厉害的勇士,只要没上过沙场,就算是他能以一敌百,可他在第一次厮杀中能活下来的机会比老卒要少一百倍。”

    这个道理人人知道,张辅马上就醒悟了,说道:“你是说他们差的只是锤炼?”

    方醒点点头,“对,可他们不可能当前锋,在大战前不一定会有和小股敌军锤炼的机会,所以现在就要贴近实战来操练。”

    孟瑛沉吟了一下,说道:“军中目前老卒颇多,可终究会一批批退下去。等他们退下去之后,怎么保证大明军队的实力?”

    张辅说道:“只能让老卒带几年。”

    老兵带新兵,这是古往今来都通用的手段。

    王通说道:“可操练十年,不如沙场见一次血。”

    方醒赞许的道:“正是这个道理。再精锐的兵,不见血就算不得精兵。”

    “操练起来吧。”

    方醒等人走了,继续去其它地方视察军队。

    “操练起来!”

    贺链吆喝着下去,却悲剧的发现朱冕和薛诜带着假想敌走了。

    “咱们怎么操练?”

    他傻眼了,可高岩柏也没招了啊!

    “赶紧去求人!”

    一切贴近实战!

    最新的操练标准已经出来了,于是各处鸡飞狗跳,都在找假想敌。

    最后都督府和兵部出面,按照联军的风格,给各处卫所搭配了自己的假想敌搭档。

    到处磨刀霍霍,战意沸腾。

    方醒最近几天也是不着家,家人早就习惯了他跟着出征。

    而武学最近在酝酿着一股子风潮。

    “我们要加入!”

    一群群学员们都在课间时讨论着此次西征。

    “上次北征咱们武学可是组成了一个千户所,而且关键时刻还力挽狂澜,这次怎么没有?”

    “现在火器卫所多了,用不着咱们了吧?”

    “扯淡!都说了最好的操练就是见血,可武学里见过血的有几人?”

    “兴和伯家的大公子可见过血吗?”

    学员们群情激昂,有人却把土豆带了进来。

    土豆和几个交好的同窗在边上说话,话题也是能否跟着去西征。

    闻言有人就说道:“作为将领去还成,学员嘛,去了也没功劳,多半是不去的吧。”

    大家都看向了边上的土豆。

    土豆身边的好友斥责道:“你们说你们的,带上方翰是什么意思?”

    气氛有些紧张。

    武学里打架的事儿几乎每天都有,连土豆都遭遇过十多次了,只是胜多败少,让别人无法说他是纨绔子弟,这才消停了些。

    两帮人开始准备。

    土豆把身上收拾停当,然后当先冲过去。

    “打!”

    土豆一拳揍倒一个,随即就被人一腿踢翻。他爬起来和另一人抱在一起,使出了辛老七教他的手段,轻松的摔倒了对手。

    稍后打斗结束,边上站着两个军士,冷冷的看着他们,“起来。”

    武学里都是一群精力旺盛的男人,连管纪律的都是军士。

    大家伙儿被赶到校场上罚站,稍后上课也不能进去。

    太阳有些大,两名军士在边上监督着他们,谁要是乱动,那就加码。

    土豆站的比谁都笔直和稳固,汗水浸湿了他的衣服,可他依旧不动。

    等再次下课后,他们的责罚也结束了。

    一群人打了就打了,现在又开始勾肩搭背的说话。

    到了教室前,有学员喊道:“方翰,你去不去西征?”

    土豆止住脚步,然后看了看左右的同窗们,微微昂首道:“武学去,我必定去!武学不去,我也会恳请家父带着去。”

    土豆的脸上全是汗水,身上半湿,可他说话很认真,而且这里是武学,若是说了假话,以后他在军中再也没有立足之地。

    土豆说完转身而去,方向却是教授和训导的值房。

    少年的背影坚定,脚步从容。

    太阳照在他的背上,那些学生们不禁微微眯眼。

    “好!”

    一个学员终于忍不住叫了一声好。

    “好个方翰!”

    往日看不惯方翰的学员们都面露激赏之色,随后来了教授,板着脸把他们赶进了教室里。

    ……

    方醒这段时间都在都督府,和武将们在协调各方面的事。

    当听到土豆来了时,方醒不禁一愣。

    孟瑛笑道:“兴和伯,你家方翰这是想出征吧。”

    方醒觉得也是,正准备起身出去时,张辅说道:“去叫那小子进来,让大家看看武勋后辈的胆色。”

    方醒指指张辅,然后又坐了下来。

    室内的武勋们都含笑等着,有人送了茶水来,还有点心,顺便休息一下。

    土豆被带进来时,见到这些武勋也没怯。

    “见过诸位大人!”

    他躬身行礼,方醒皱眉道:“怎么跑出来了?”

    土豆站直了身体,目不斜视的道:“父亲,孩儿想请缨前去西征。”

    说完后他就昂着头,少年的热血在沸腾着,只是嘴角的青紫看着有些好笑。

    谁都曾经年少过啊!

    武勋们相互在微笑着,然后张辅就唏嘘道:“年轻真好啊!老夫若是年轻十岁,也想昂着头啊!”

    人的年纪大了,渐渐的学会了隐忍,所以也学会了低头。

    孟瑛也有些伤感,不过随即就振奋了精神,打趣道:“难道你想从武学退出来?”

    土豆说道:“若是武学再次组成千户所上阵,学生愿意作为其中的一员,为大明而战!若是不能,学生希望能跟随陛下西征。”

    少年的声音铿锵有力,眼神坚定,身姿挺拔,让一干老家伙们艳羡不已。

    “德华,你有个好儿子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