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557章 懒洋洋的校阅
    张本见到方醒就如同是见到了救兵,拉着他过来说道:“兴和伯来评评理,大早上英国公和保定候就来和本官纠缠,只为了把他们的人最先派去哈密,这等事本官可能答应?”

    方醒愕然道:“此事本伯倒是不知,不过若是能的话,本伯也想把聚宝山卫给先弄过去。”

    孟瑛和张辅都笑了。

    张本气得骂道:“都是不讲理的,那就随本官去面圣吧。”

    方醒将他面色微红,就担心他的身体,于是说道:“那边主要是坚守和哨探,坚守自然是步卒,哨探需要不少骑兵,以此为准。”

    他说的很自然,却没看到三人都有些怪异的在看着自己。

    “联军不敢错过哈密卫而深入,所以那里就是最前方,先期去的一定要精悍,还有火炮也得弄些过去……”

    这人竟然有了武人首领的自觉了吗?

    在火器渐渐成为决定性的力量之后,原先的指挥体系和方法就有些不合时宜了。

    而方醒是大规模把火器用在正面战场,并作为决定性力量使用的先驱。这些年下来更是战无不胜,灭国不少。

    有人说他是大明第一名将,可方醒却从不喜欢这个头衔。

    “火炮不怕被联军弄到吗?”

    张本的问题在方醒看来就是个笑话。

    “不怕,此刻他们就算是能把火枪弄了去也不怕。”

    方醒平静的道:“他们开了头,那什么时候结束这场大战就由不得他们。大明此次将会犁庭扫穴,奠定世间第一国的基础。他们抢了去,最终也会被夺回来,不会留给他们模仿打造的机会。”

    自信!

    方醒的语气淡然,却有不容置疑的自信。

    而且他站在了战略的高度看待此事,显得格外的从容,让孟瑛和张辅不禁有些颓然。

    张本抚须笑道:“兴和伯高瞻远瞩,本官佩服。”

    方醒笑道:“本伯倒是忘记了自己来的事。张大人,陛下令咱们去青龙卫和白虎卫看看,若是不好,现场要说法。”

    张本一怔,问道:“本官也去?”

    方醒点头道:“陛下的意思是发现问题,马上现场解决。解决不了的,马上报上去。”

    这话里带着浓浓的硝烟味,让人心头一紧。

    ……

    宽大的校场上,青龙卫和白虎卫整齐列阵。

    方醒就坐在那里,张本和孟瑛等人却不肯坐,站在台子的前方观察,看模样分明就是恨不能跑到阵列前去看清楚每个军士的表情。

    “兴和伯,两卫人马都是咱们操练出来的,只是军官大多是武学和其它卫所分来的。”

    王贺有些不满的道:“聚宝山卫多年下来积累了许多悍将,若是分配过来,这两卫早就成军了。”

    方醒端坐着,淡淡的道:“这是制衡,若是不制衡,本伯也觉得不安。”

    王贺哪里会不知道这个道理,他只是抱着一个好笑的念头,想做火器军队的总监军罢了。

    他在嘀咕着,方醒却双手抱臂,仿佛是在打盹。

    半个时辰过去了。

    一个时辰过去了。

    谁都没吃午饭,肠鸣的声音此起彼伏。

    校阅火器卫所自然是以方醒为主,他不动,张辅等人就知道了他的章程,于是大家都坐了下来。

    太阳高照,晒的人感觉身上冒油,并渐渐的焦躁起来。

    没有人逼迫,阵列的气氛骤然一紧。

    张辅是沙场老将,自然感受到了气氛的变化,就和张本一起起身。

    “张大人,别看了。”

    张辅叫住了正在到处打望的张本,然后和他站在了边上。

    张本觉得阵列里多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有些吓人。

    “英国公,这是怎么了?”

    张辅说道:“这是熬着呢!”

    “熬?”

    “对,熬。”

    方醒惬意的坐在椅子上,王贺在身边低声说道:“兴和伯,以前你可是跟着兄弟们一起站着的。”

    “坐久了不舒服。”

    方醒活动了一下下半身,眯眼看着下面的阵列。

    王贺讪讪的道:“是啊!站久了也不舒服。”

    他觉得方醒大概是想展示一下自己的威严,所以才选择了坐着。

    “本伯只是懒了,不想站。”

    方醒懒洋洋的坐在台子上,青龙卫的指挥使贺链低声对白虎卫的指挥使高岩柏说道:“兵部尚书,英国公,关键是兴和伯也来了。检阅也就是那些东西,站咱们也不怕,就算是用大棍子抽打也不怕……”

    高岩柏冷冷的道:“我已经嗅到了火药的味道。看好你的青龙卫,大战起时,谁若是败了,就准备好把脑袋扔出去吧。”

    贺链满脸的横肉,眼睛微微一眯,整个人就像是一个悍匪。

    “老子怕个鸟,青龙卫被老子带的嗷嗷叫,别说是哈烈人,肉迷人也不怕。”

    贺链瞥了左边的方醒一眼,说道:“兴和伯乃是火器大家,咱们辛苦练兵这么久,他当然能看出来。”

    这时方醒缓缓起身,贺链和高岩柏急忙走过去。

    “下官统军无能,请伯爷点拨。”

    贺链觉得自己的青龙卫并无瑕疵,所以很是有恃无恐。

    方醒看了他一眼,说道:“不错,以后好生操练。”

    “兴和伯,可是好了?”

    张本有些失望,他本以为方醒会让这两卫人马操演一番,可结果只是站了大半个时辰。

    你这算是什么校阅?

    叫一群农夫也能站半天,如果愿意给赏钱,只要钱够多,他们能站一整天。

    张辅也觉得方醒有些儿戏了。

    他站在侧面看着方醒,皱眉想着最近的事,觉得方醒和皇帝并未发生什么矛盾,那为何会一副心灰意冷的模样呢?

    方醒活动了一下腿,说道:“各位,咱们回去吧。”

    贺链和高岩柏把方醒等人送出了营门,然后看着他们远去,这才笑道:“这次校阅就是成军的征兆,今晚准备些酒菜,好生贺一贺。”

    高岩柏淡淡的道:“不可得意忘形,否则被人报上去……咦!”

    高岩柏突然皱着眉说道:“此事……兴和伯不可能白走一趟啊!难道他就是来看咱们站阵列的?”

    贺链满不在乎的道:“火器卫所中就咱们的资历最浅,所以不被看重也是正常。等大战一起时,咱们再让他们看看什么叫做劲旅!”

    高岩柏摇摇头,狐疑的道:“总是觉得不对,这几天都小心些,别犯错。”

    高岩柏点点头,两人到了还保持着的阵列前夸赞了几句,然后让将士们都散了。

    当晚贺链就召集了几个千户官喝酒,算是成军的庆贺。

    “少喝些,等休沐了再谋一醉。”

    贺链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他顺带嘲笑了高岩柏。

    “高岩柏只知道怕,可沙场征战要的是悍勇,一往无前的气势。没有悍勇,没有气势,麾下怎么能嗷嗷叫?”

    他口沫横飞的解释着自己统军的理论,直至被一声巨响给镇住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