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552章 党争的担忧
    金幼孜去了,胡濙急匆匆的进宫向皇帝禀告。

    作为重臣,皇帝那边应当有所表示。

    整个金家渐渐变为白色,仆役们面色沉重,甚至有人眼睛发红,哽咽出声。

    “有的是悲伤,有的是惶然。”

    “悲伤的也是茫然。”

    “是。金幼孜不肯为自家谋取私利,令人敬佩,堪称是君子。”

    “君子啊……只是苦了他的几个儿子喽!”

    “他们肯定要归乡。”

    渐渐的有人来了,只是没什么交情,就在外面鞠躬行礼,算是祭奠了金幼孜。

    此刻各家衙门都在理事,所以没有官员来祭奠。

    当方醒单骑而来时,金家的人和外面的人都有些不敢相信。

    “他是来讥讽的吧,老对头死了,他的心情肯定不错。”

    方醒的面色微沉,他离老远就下马,然后缓缓走到府门前。

    他看了一眼里面,在周遭的注视下说道:“去通报,方某来见老大人最后一面。”

    没人敢拒绝,特别是在金幼孜去了之后,在这些仆役的眼中,权贵们都是吃人的老虎。

    很快金昭伯就出来了,他躬身道:“多谢兴和伯,请进。”

    白事时,就算是往日的对手都能祭奠,所以金昭伯并无忐忑之意。

    只是他想看看方醒是什么意思,若是想来讥讽一番,那么对不住,他就算是子孙永不出仕,也要让方醒付出代价。

    一路白色,里面妇人和孩子在嚎哭,就像是一场仪式。

    金幼孜有五个儿子,金昭伯是老大,最为方正。

    金幼孜的遗骸还未安置,就放在内院。

    一方门板上,大明曾经的重臣就躺在上面,面色蜡黄,瘦削。

    方醒走过去,站在尸骸的侧面,说道:“老大人言必行,行必果,不管政见如何,可心中无私……”

    他微微抬头,想了想金幼孜的一生。

    “我虽与老大人多次不和,可终究只是政争。老大人历经三代帝王,尽心辅佐,三朝宰辅……当青史美名。”

    “多谢兴和伯。”

    方醒的这个评价太高了,把一直在警惕着的金昭伯也感动了。

    方醒看了他一眼,说道:“老大人处处以国为先,此刻方某的心中只有敬佩。只是你们以后在此还是回乡?”

    悲戚的气氛淡了些,方醒若有所思时,金昭伯说道:“家父去前并无私心。”

    方醒不禁动容道:“老大人君子之风当传颂千古,方某自愧不如。”

    是的,方醒觉得如果自己临去前的话,估摸着脑子里想的会是公私各占一半,弄不好家人的比例还会大一些。

    可金幼孜竟然……

    方醒无法理解这种想法,唯有默默躬身。

    稍后胡濙再次来了,满头大汗。

    他看了一眼方醒,然后说道:“陛下已经罢了政事,失手摔了杯子。”

    这是痛惜金幼孜的离去。

    金昭伯带着一家人跪下了。

    胡濙说道:“陛下交代了,老大人的棺木和坟茔都交给有司去管。”

    “陛下厚恩。”

    金昭伯俯首谢恩。

    能让皇帝交代做棺木和坟茔的官员没几个,宣德朝目前就只是金幼孜。

    这就是厚恩。

    胡濙的面上渐渐多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仿佛是艳羡。

    “陛下还令本官带着文武官员谕祭七七四十九日,然后派车船护送……”

    “陛下隆恩……”

    金昭伯已经哽咽了。

    所谓的谕祭,就是帝王下旨祭奠臣子,这更是难得。

    而且皇帝还要派人护送棺木归乡安葬,当真是什么都包了。

    “陛下刚派了行人司的行人毛俊前去奔丧……”

    金幼孜的老家在江西,按照金昭伯的想法,就是在京做完法事之后就返乡,至于奔丧,他准备指派一个老仆回去。

    可皇帝居然派出了毛俊,可见真是哀伤了。

    这就是死后哀荣。

    方醒出了金家,见到外面多了官员,就骑马从另一个方向走了。

    “是个君子。”

    解缙得知了情况后也是唏嘘不已,说道:“辅政学士中,金幼孜虽然执拗,可也只有他称得上君子。其余人等蝇营狗苟,不堪入目。”

    目前朝中的重臣都是他的后辈,这不是指年龄,而是资历。

    老解在洪武年间被重用时,杨荣等人还是小字辈。

    他的眼光历来都高,一般人等都难以入眼,没想到居然对金幼孜的评价不低。

    “杨荣有麻烦了。”

    方醒在喝茶,闻言问道:“为何?”

    解缙微微眯眼,像是回忆着什么。

    “辅政学士差了两个,人人都想到了胡濙,可谁想到了杜谦?”

    方醒摇摇头,有些惊讶的道:“杜谦的资历不够啊!”

    现在的辅政学士可不简单,没有在重要的职务上干过,你上去别人也不会心服口服。

    而大理寺卿显然不算是重臣,至少在解缙和方醒的眼中不算。

    解缙得意的就像是个孩子:“杜谦能力不彰,可他却是陛下潜邸时的老人,和你差不多。”

    方醒点点头,有些领悟了解缙的意思。

    “辅政学士里一定要有陛下的人说话,他能充当陛下的耳目,代表陛下的利益。”

    方醒觉得自己不喜欢政治,不喜欢太多的布局和谋划,可杜谦和他的关系并不好,甚至有些隐隐的敌视。若是他进了政事堂,对自己会有什么影响?

    “若非是你在,杜谦本是陛下潜邸时的第一人,以后飞黄腾达自不待言。可有你在前面,他再怎么扑腾都是白费劲,超不过你。”

    解缙饶有深意的道:“他不一定会是你的朋友,所以你要小心。”

    方醒觉得无所谓,再说他也不可能和一位辅政学士成为盟友,那是大忌讳。

    胡濙和杜谦的组合,那些人大抵会有些失望吧。

    胡濙不站队,他本是文皇帝最忠诚的臣子,要站队也只会站在皇帝的一边。

    杜谦是皇帝的人。

    那么此次之后,政事堂里的格局就变了。

    皇帝的力量第一次不加掩饰的开始出现,朝堂之中该怎么应对?

    有人会改弦易辙,有人会咬牙切齿,有人会不知所措。

    这就是党争的苗头,下面的官员们会自觉不自觉的开始站队。

    “可是担心党争?”

    解缙见方醒有些发楞,就随口问道。

    方醒点点头,“不只是担心党争,也在想着刚收到的消息……哈烈和肉迷联军已经停止派出游骑,亦力把里被大明控制住了。”

    解缙皱眉想了想,说道:“那就是大战将起,不过你不必担心此刻会有党争。”

    他很是轻松的道:“党争党争,哪朝哪代没有?没有才是稀奇事。帝王不糊涂,那么这些只是小事,反而会是助力。帝王要是昏庸,没有党争反而是坏事,那会出现权臣。”

    方醒也想通了这个,觉得自己的烦忧就是杞人忧天。

    党争永远都躲不过,与其担忧,不如未雨绸缪去限制它。

    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