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543章 你这个傻丫头啊
    孙贵妃的地方很独立,而且在皇帝说可以多种些花树后,这里很快就到处点缀着花草树木。

    初夏,万物疯狂生长的季节。

    花香,可惜没有鸟语。

    “宋老实太过分了,见到鸟儿就要守着,说什么怕鸟儿被打了。”

    “不就是前日有人在前面打死了一只鸟儿吗,他宋老实就仗着陛下的偏爱不得了了,非得要哭着较劲,若非是有陛下看着,这样的人早就被打死了。”

    两个太监在殿外嘀咕着。

    “娘!娘!”

    玉哥就像是个小炮弹般的冲到了门边,门外的两个太监熟练的伸出手去,然后接住了他。

    玉哥皱眉看着外面,喊道:“姐姐!”

    四五岁的小孩子的喊声就是声嘶力竭,马上侧面的暖阁里就传来了明月的声音。

    “玉哥,别乱跑!”

    “姐姐!”

    看到明月出来,玉哥就哭了,双手前伸,哭的声嘶力竭。

    明月跑了过来,蹲下抱住了玉哥,低声道:“姐姐来了,姐姐来了。”

    “姐姐!”

    玉哥搂着明月的脖颈嚎哭着。

    孙氏就在后面,她站在那里,有些寂寥。

    “娘娘,殿下不差。”

    王振的声音很缥缈,就像是来自于虚空之中。

    孙氏不动声色的道:“奈何。”

    王振看着把脑袋搁在明月肩上的玉哥,说道:“殿下听话,而那边却经常悖逆陛下。”

    玉米有主见,非常的有主见,甚至为此还和皇帝闹过。

    孩子要什么主见?

    小时候就是要让父母开心,觉得你是个乖孩子才对啊!

    孙氏的凤目微微眯着,狭长而冰冷。

    “不可说,不许说。”

    玉米出生有吉兆,册封为太子时也有吉兆,看遍古今历史,再无第二人。

    其势凌厉,不可阻拦!

    那股子势头就是被方醒带起来的。

    方醒不但是无敌名将,更是开辟了全新知识体系的文宗。

    这样的人担任太子的老师,从学术的角度上来说,无人敢质疑,哪怕是最坚定的科学反对者也在心虚。

    可自从方醒担任太子的老师之后,宫中仿佛是定下了未来的主人,坤宁宫那边一下就火热了起来。以往那些轻慢坤宁宫的人都收起了轻视,有的甚至是有些谄媚。

    这是确定太子后的反应,母凭子贵。

    可这也是那个宽宏大量的间接作用。

    金英就是靠着方醒重新翻身,现在在通州那边如鱼得水,比一般的大臣也不差。

    这样的方醒让人有些心悸。

    而且他还是最坚定的皇后和太子支持者,为此可以和皇帝吵架。

    不管是从国朝的长远打算着想,还是从纲常伦理出发,玉米的太子之位,在这些因素的支持下,几无撼动的可能。

    王振从未觉得有人能比自己更聪明,所以当年他进宫也是想要搏一把。

    可阴差阳错的就进了孙贵妃这里,他本想利用孙贵妃的专宠把皇后掀翻,可方醒只是站在宫外,冷冰冰的看着宫中,就足以打消他的任何念头。

    王振当年好歹也是饱览诗书的人,可从未见过哪朝哪代有方醒这等人的存在。

    若是权臣,那必然和君王势若水火。

    可方醒和君王,和皇室的关系好得很。

    这是为啥?

    王振思虑很多,最终判定是因为方醒对君王没有威胁。

    那个蠢货,有这等机会居然不会巩固自己的权势,反而是多年不得寸进,真是蠢的没朋友了。

    王振觉得自己要是站在方醒的角度,现在少说也得是一个首辅。

    可方醒就像是一个懒汉,多年来从不揽权,这让他觉得不可思议。

    你想要什么?

    王振想着这个问题,缓缓行走在宫中。

    作为孙氏那边太监的统领,王振可以很自由的行走在宫中。

    “王公公。”

    “王公公。”

    一路上他遇到人就点头微笑,很是亲切。

    当看到乾清宫时,王振的眼睛微眯。

    我哪日才能站在那里?

    “咱家想请见俞公公。”

    稍后俞佳出现在了上面。

    他招招手,并不忌惮在这里和王振见面。

    这是个蠢货!

    王振觉得俞佳已经被权势冲昏了头脑,有些得意忘形了。

    但是他依旧微微低头表示臣服,然后走上了台阶。

    俞佳站在上面,在王振走上来,距离上面还有三级台阶时,说道:“要老实。”

    王振止步,低头道:“是。”

    “要乖巧些,别捅一下动一下,那不好。”

    “是。”

    “记住了,哪怕陛下不看着宫中,可咱们作为奴婢的,要为陛下看住宫中,但凡有危险,咱们就要先出现,否则就是渎职。”

    “是。”

    王振的顺从让俞佳很没趣,他摆摆手道:“去吧,以后三日一次,记得别忘了。以后自然有你的好处。”

    王振恭谨的应了,然后告退。

    “公公,王振在孙贵妃那边一手遮天,可对着您,他也只能服帖,不敢造次。”

    “他敢?公公这边随便说句话,王振就再无藏身之地。”

    两个心腹在吹捧着,俞佳却觉得心中不渝。

    他往前下去,宋老实在右边的不远处洒扫,很是专心。

    那就是个蠢货!

    俞佳认为人是分为三六九等,而这里面的等级应该用头脑来分配,蠢货不管有多大的权势和财富,也只能是最低等的家伙。

    然后他就看到一个太监疾步而来。

    “兴和伯求见。”

    消息在俞佳这里过了一道之后就进了殿内,稍后太监再次出来。

    “陛下让奴婢带着兴和伯去长公主那边。”

    太监狂奔而去,他不敢得罪方醒,更不敢怠慢婉婉那边。

    俞佳当然知道婉婉生病在宫中的影响力,所以他并未有什么牢骚,只是有些冷淡。

    “你支持谁?”

    俞佳对方醒的敌意全都来自于金英。

    位于通州的那个大工坊就是金英的发迹之地,重生之地。

    而这一切都是方醒给的。

    金英是俞佳的对手,从太孙时代就是对手。

    方醒为金英搭桥,那么就是俞佳的对手。

    ……

    方醒一路到了婉婉那里,见到了太后,还有皇后母子三人。

    “先生。”

    玉米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方醒,就欢喜的走过来,然后回头对胡善祥说道:“母后,这是孩儿的先生。”

    胡善祥笑道:“兴和伯辛苦。”

    方醒垂首道:“臣只是举手之劳。”

    太后见方醒知礼,就说道:“兴和伯,婉婉的事还要劳烦你啊!”

    方醒看了一眼床上的婉婉,说道:“臣会尽力。”

    太后摆摆手,那些侍候的人都出去了。

    婉婉的眼睛闭着,脸色苍白,就像是沉睡中的花朵。

    “你这个傻丫头啊!”

    方醒感慨的说道,还伸手过去,在半道又收了回来。

    太后微微摆手,胡善祥牵着两个孩子,跟着太后走出了房间。

    室内寂静,仅剩下方醒和婉婉……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