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533章 这是心病
    “姑姑!”

    玉米喜欢这个姑姑,每当母后叫他来找姑姑玩时,他总是会带着自己的玩具,兴高采烈的把姑姑的宁静打破。

    还有那条叫做小方的狗。

    小方一直在床边卧着,不时抬头看看。

    可那双眼睛却一直在闭着。

    第一个御医看完了,换了另一个。

    “娘娘,陛下。”

    御医的脸上有汗渍,可见心情之紧张。

    “婉婉怎么样?”

    太后迫不及待的问道。

    御医低下头道:“娘娘,长公主看着无事。”

    “这是伤了神智。”

    第二个御医在诊脉,听到这话后就反驳道:“长公主这是劳倦思虑太过。”

    第一个御医松了一口气,没有回应这个新看法。

    皇帝和太后都在盯着,皇后太子也在跟着伤心,这时候要是被迁怒了,弄不好就得被赶到海外去。

    “你说说。”

    朱瞻基的心中涌起了一丝希望,他希望婉婉只是暂时的昏沉,稍后就能恢复。

    那御医眯眼继续诊脉,竟然把皇帝的话当做了耳旁风。

    可此刻没人怪罪他,大家都压低了呼吸,生怕干扰到他的判断。

    稍后御医放开手,起身过来。

    “如何?”

    太后问道,然后身体摇晃了一下,朱瞻基赶紧扶住了她。

    御医说道:“娘娘,陛下,长公主这是思虑过甚伤了心脾,心伤则耗血。脾伤则食少,然后亏虚,不能营养于心。心失所养,则心神不宁,夜不能寐……”

    朱瞻基的手习惯性的去摸腰侧,想拔刀砍了这人。

    那御医被吓了一跳,赶紧简略的说道:“长公主这是郁郁于心,时日长了……”

    他指指脑袋,下面的话却不肯说了。

    “我的儿……”

    太后一下就崩溃了,她捶打着朱瞻基道:“都是你找的人!都是你找的那些废物气坏了婉婉……皇帝,你杀了我的儿啊!”

    第一次给婉婉招婿时,那几个最终定下来的候选人在方醒的寻访之下无所遁形,压根就没有一个好的。

    虽然事后那些负责初选的太监们被杀了一批,可婉婉的名声终究还是受到了影响。

    太后以为婉婉的情绪低沉就是这事弄的,所以就怪到了朱瞻基的身上。

    朱瞻基木然站在那里,问道:“可能医治?”

    太后也止住了捶打,御医顿时觉得浑身一紧。

    他仔细想了想,说道:“臣倒是能让长公主醒来,只是……”

    “只是什么?”

    太后杀气腾腾的道:“若是不能治好婉婉,本宫杀你全家!”

    御医的膝盖一软,就跪了下去,颤声道:“娘娘,长公主这病……这病是心病啊!臣不知所以……”

    太后别过脸去,泪水滑落。

    一个是儿子,一个是女儿,当年她经历了莫大的痛苦和煎熬。

    她以为事情过去了,可没想到却等在了这里。

    “冤孽啊!”

    太后摇摇头,身体一下就软了。

    朱瞻基被吓了一跳,一把就抱住了太后,喊道:“母后,母后。”

    胡善祥和两个孩子也过来帮忙。

    一阵手忙脚乱后,太后被御医用银针扎醒了。

    她一醒来就流泪道:“皇帝,你妹妹为了仁皇帝,为了咱们做过了多少,你要是有良心就要好好的待她。”

    朱瞻基默然点头。

    当年朱高炽被朱棣厌弃,若非是婉婉在其中,那日子不知道会有多煎熬。

    他仰头看着虚空,说道:“太医院倾力诊治,缺了什么只管说,直接找朕说。”

    他低下头,对太后说道:“母后,您先回去歇息吧。”

    太后摇头道:“婉婉不醒来,本宫就守在这里。”

    朱瞻基心中难过,只得点点头,然后吩咐人照看太后。

    他走出了寝宫,青叶被人押了过来。

    “陛下。”

    青叶想起自己当时带人破门后,打开那个木箱子时的惊恐,不禁流泪道:“陛下,长公主近些年郁郁寡欢,每日只是坐在窗前抄写经文……”

    俞佳低喝道:“那今日是怎么回事?”

    朱瞻基摇摇头,缓缓往外走去。

    俞佳愕然,在他看来青叶是罪在不赦啊!少说也得责罚十棍。

    朱瞻基负手向外走,俞佳骇然发现他的脊背竟然微微弯曲。

    他急匆匆的追了过去,两个别住青叶的太监愕然问道:“公公,青叶怎么处置?”

    俞佳没回头的摆摆手,两个太监松开了青叶,其中一个阴测测的道:“算你的运气好,不过看你细皮嫩肉的,等这事过了,记得去乾清宫找咱家,记住了,咱家叫做戴云,姓戴的戴,青云直上的云,咱家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女人。不去的话……你现在可是戴罪之身,咱家能保你,明白吗?”

    青叶的双手无力的在身侧垂落,刚才她就被这个戴云隔着衣服抓捏了一通,现在身体依旧在刺痛着。

    长公主犯病了,这个病青叶知道。

    所以她很绝望。

    而戴云的话就是压倒她的最后一根稻草。

    她转过身,正好皇帝刚出了大门。

    “陛下!”

    “陛下!”

    青叶的叫声尖利,刚出大门的朱瞻基没有止步,消失在大门外。

    戴云的面色发青,指着青叶喊道:“惊扰陛下,该当何罪!拿下!”

    宫中的宫女从未有拦驾的,所以先前他因为青叶以后要戴罪,这才敢去捏摸了几把,顺带为自己找个女人。

    宫中不管男女都寂寞,男人没了工具,但同样憋的厉害。

    所以有些太监和宫女暗中厮混在一起,有的是为了消除寂寞,但更多的是为了发泄。还有宫女之间结伴度日的……

    两个太监过来,其中一个一巴掌就把青叶的左脸给扇肿了。

    青叶只觉得眼前全是金星,她绝望的喊道:“陛下,戴云强要奴婢……”

    一个太监捂住了她的嘴,然后一拳就把她打卷缩在地上。

    “闭嘴!敢污蔑戴公公,回头就把你填了枯井。”

    两个太监见青叶目光呆滞,显然是怕了,就回头谄媚的冲着戴云说道:“戴公公,奴婢……陛下……”

    戴云正在咬牙发狠,想着怎么收拾青叶,见两个手下面无人色,就缓缓回身。

    长公主一旦不治,或是治不好,青叶就要被牵连。责打是免不了的,还有流放。

    宫中的流放指的是那些辛苦的地方,最惨的大概就是去洗衣服。

    所以戴云觉得自己吃定了青叶。

    可当他看到重新回到大门外的皇帝后,不禁腿就软了。

    朱瞻基冷冷的看着这些人,再看了俞佳一眼。

    俞佳毫不犹豫的道:“拿下戴云!”

    刚才殴打青叶的两个太监没有丝毫犹豫,过去就把戴云按倒在地上,然后有人递绳子,把他捆了个结实。

    朱瞻基看了一眼半边脸都肿起来的青叶,说道:“好生照看婉婉。”

    青叶知道自己逃过了一劫,不禁伏地谢恩,然后痛哭着。不知道是为了婉婉还是为了自己。

    朱瞻基再次看了俞佳一眼,说道:“打死!”

    “陛下饶命……”

    戴云只来得及喊了一句,就被人用鞋子塞进了嘴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