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519章 两个儿子
    “下官有罪!下官有罪!”

    此刻看不到什么慷慨激昂,哪怕在蹇义的印象中,汤松就是个大气豪迈的人。

    可此刻这些大气和豪迈都不见了,只剩下摇尾乞怜。

    郭璡却如蒙大赦的走到蹇义的身边,低声道:“大人,好在锦衣卫只是来抓汤松,要是他们借题发挥,吏部可就乱了。”

    他如释重负的语气让蹇义微微摇头。

    但是蹇义不想说话,他只是低头看着墙角的那一抹青苔。

    青苔嫩绿,这是新发出来的。

    蹇义摸摸自己的头发,说道:“老了。”

    然后他负手进了吏部,没有表态。

    郭璡有些不解,就对那些官吏们说道:“汤松涉案,这是吏部上下的耻辱,你等以后当秉公为政,以汤松为戒!”

    走出十余步的蹇义听到这里,那腰背一下就弯曲了下去,从背后看去,竟像是老了几岁。

    “吏部……不是家奴……”

    ……

    这是东厂和锦衣卫在京城唯一拿下的人,然后两家的信使同时冲出了京城。

    方醒在写信。

    他在给王裳写信,请王裳针对此事写一篇文章。

    这种文章他也能写,甚至还能比王裳写的更加入木三分。

    可他却不能破坏朱瞻基的布局。

    这是一场漫长的战争,这是他当年对朱瞻基说的。

    如今朱瞻基已经挑起了战争,但他肯定没有必胜的信心。

    所以方醒必须要暂时压住杀气。

    把写好的书信交给家丁,方醒去找到了解缙。

    “那些人多半会被流放,致残的指使者,我要让他们后悔终生!”

    解缙感受到了他压抑着的那股子杀意,就点头道:“好,应该的。”

    “你要想开些,此事之后,儒家的名声又跌落了一些,而且陛下趁机调整些科学子弟上来,谁也没法说话。”

    解缙挑眉道:“补偿嘛!比如说马苏,他在多个地方历练了许久,也该升官了。”

    “李二毛也不错,挂在詹士府也很久了,他们两人就是标杆,立起来之后,对大势的影响可不小。”

    方醒木然道:“我本想是从下面一步步积累起来,这样根基雄厚。可他们此次动手却是打破了一些规则的束缚,开了一个坏头。”

    解缙点头道:“你要以牙还牙吗?老夫知道你憋着一肚子气,你要以牙还牙的话,那些当初想对你下手的人就是现成的目标。”

    方醒不语。

    解缙语重心长的道:“你是想要科学趁此机会再次发展,还是想要快意恩仇?”

    方醒感激的道:“多谢解先生开解。”

    解缙欣慰的道:“许多事情你知道就好,漫长的岁月里你有的是时间去琢磨,去还击。”

    回到自家,无忧正在央求张淑慧叫人去接珠珠来。

    见方醒来了,无忧就欢呼一声,冲过来拉着方醒的衣袖仰头道:“爹,珠珠都一年多没来了。”

    方醒笑道:“好,去求你娘。”

    无忧又冲向了张淑慧,小白过来给方醒换衣服,说道:“少爷,平安今日老是在嘀嘀咕咕的,刚才有人说他在书院里请假了。”

    方醒皱眉道:“那臭小子……咦!今天土豆休沐。”

    小白压根就没担心什么:“少爷,难道平安去接土豆了?”

    方醒觉得不可能,平安这小子从不会弄什么感情外露的举动。

    “你放心,平安的身手也不错。”

    方醒觉得这两个儿子大了之后就没法管了,大儿子在武学还有一年,二儿子打小就蔫坏蔫坏的,只有他整人,别人就别想阴他。

    ……

    乾清宫中,朱瞻基看着手中的纸,有些好笑的道:“他还在宫外?”

    俞佳点头道:“是的,陛下。”

    朱瞻基再看看这张纸,说道:“字写的马马虎虎,不过孝心可嘉。”

    他想了想,说道:“就说朕知道了。”

    稍后一个太监就到了宫外。

    “陛下说知道了。”

    平安一怔,就笑眯眯的凑过去,手缩在袖口里动了动,几张宝钞就到了手上。

    太监苦笑道:“就是传个话而已,小伯爷别害咱家,要是被兴和伯知道了,咱家可经不起。”

    平安笑嘻嘻的握住太监的手,说道:“这还是刚学的,辛苦了。”

    他的手松开,太监感受着自己袖口里的那几张宝钞,哭笑不得的道:“小伯爷客气了,兴和伯和气,从不给咱们脸色,所以传个话咱家也没什么辛苦。”

    平安拱手再次道谢,太监低声道:“陛下看了你的奏章……信,心情不错。”

    ……

    “阿霖,你……你家里真要给你说亲了?”

    冯霖的个子长高了不少,脸颊的肉也少了些,但看着依旧有些稚气。

    “嗯,很烦,爹和娘说了好几个人家,我不知道。”

    冯霖的眉心蹙起,有些惆怅。

    她歪着头看着土豆,见他也有些忧郁,就问道:“你不是要读书吗?”

    土豆侧脸看着她,说道:“家父回来了,休沐三日。”

    冯霖一听就催促道:“那你还来做什么?赶紧回去,我也要去买菜了。”

    土豆愁眉苦脸的道:“回家怕被考教功课。”

    冯霖同情的道:“别怕,我哥每次都是昂首挺胸的,都能过了。”

    土豆看着她缩小了些的包子脸,说道:“好,等回去时我再来找你,给你弄些鼍龙肉干。”

    冯霖摇头道:“不要,那个是稀罕物,你别逞强,不然我再也不理你了。”

    土豆应了,然后在街口再次目送着冯霖往左边而去。

    然后右边一个男子猛地冲过来,一拳就往他的脑袋打来。

    土豆早就注意到了他,见他冲来也不慌,只是微微偏头,然后右手握住他的右手手腕,左脚一踢,男子就扑倒在地上。

    男子倒地后还想爬起来,土豆一脚跺在他的肩上,然后往右边走去。

    杨锦强作镇定的站在那里,他从未觉得土豆有什么身手,大抵就是个文弱书生。

    可刚才土豆闪电般的出手打倒了那个男子,不说他在震惊,那些路过的行人都在大声叫好。

    “你想干什么?”

    他冷冷的问道。

    土豆大步过来,微笑道:“我想打你!”

    说话的同时他一拳挥去。

    呯!

    鼻子挨一拳是什么感受?

    首先是剧痛,然后还是剧痛。

    杨锦惨叫一声后,然后捂着鼻子就跳了起来。

    剧痛难忍!

    土豆说道:“别再让我看到你。”

    杨锦痛的跳脚,也知道自己的野望是见不得人的,所以只是含糊的喊道:“好,好得很!有本事就别走!”

    土豆觉得自己收力有些错误,应该一拳把杨锦打的满脸喷血才对。

    “你那妹妹在冯家也跋扈,冯翔已经要忍无可忍了。”

    杨锦骂道:“你特么的……”

    呯!

    哪怕杨锦捂着鼻子,可这一拳的力量通过掌心传导过来,他马上就感受到了一股热流喷涌出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