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511章 当日因,今日果
    枝头挂绿,但并不能让朱瞻基的心情好一分。

    从夏元吉家中出来,一直在门外等着的安纶低声禀告道:“陛下,国子监有十多名学生在酒楼饮酒玩女人。”

    朱瞻基按着马鞍,皱眉问道:“今日国子监休沐?”

    他上马远去,身后有档头问道:“公公,陛下这是什么意思?”

    安纶面无表情的看着对面那户人家,等身后传来了关门的声音后,吩咐道:“召集人!”

    ……

    “上次叩阙仁德兄你没去,没看到那场面……热血奔涌啊!”

    十余人在酒楼的二楼喝酒,席开两桌,每个人的身边都有个女人陪酒。

    一个鼻毛有些长的男子挽起袖子,手中端着酒杯,意气风发的道:“诸君,今年咱们就要出国子监了,此后山高水长,自当经常联系才是。”

    “那是!”

    “我等今日聚会,只为明日同气连枝,来,满饮此杯!”

    “满饮此杯!”

    大家都纷纷举杯,那些女人也娇笑跟着。

    一个女人突然笑道:“同气连枝不好听,该是……”

    她故意想了想,做出为难的模样。

    一个男子喝了酒,笑道:“我等该是情投意合才是。”

    “对对对,情投意合,哈哈哈哈!”

    ……

    就在离这里不远的地方,安纶站在借口,目光梭巡着,问道:“可是这里?”

    有番子近前说道:“公公,就在前方左边那家酒楼。”

    安纶盯着那家酒楼,问道:“可确定了?”

    那番子说道:“公公放心,主要的来了二人,只要拿下他们,就能连带那日叩阙的头领出来。”

    他的身后渐渐聚集了许多人。

    那些番子挎着长刀,杀气腾腾的在等着命令。

    围观的人渐渐被杀气逼退到了两边。

    “是东厂!”

    一声惊呼中,安纶举手道:“全数拿下,反抗者……杀!”

    他身后的番子们分做两股,从他的身体两侧蜂拥而去。

    番子们大步前行,右手握住刀柄,不时看向左右。

    “好大的杀气!”

    “他们这是要拿谁?”

    “……”

    那家酒楼正是生意正好的时候,连大堂里都坐满了人。

    当一个番子大步进来时,伙计习惯性的喊道:“有客来嘞……满座了……”

    长刀出鞘的声音打断了伙计的习惯性念叨,然后他捂住自己的嘴,可却控制不住尖叫的声音。

    就在这宛如女人般尖利的叫声中,那些番子冲上了二楼。

    掌柜飞扑过来,刀光闪过时,他一巴掌就把尖叫着的伙计打醒了。

    长刀停在伙计的脖颈上,微微用力,一缕细细的鲜血流淌下来。

    “东厂办案,住口!”

    持刀番子的眼中泛红,缓缓看了一眼那些惊骇莫名的食客!

    人人噤声!

    “嘭!”

    这时楼上传来了一声巨响,然后有人骂道:“谁?滚出去!”

    “救命啊!”

    几声惨叫声中夹杂着女人的尖叫,随后大堂的人都听到了楼上传来的各种声音。

    安纶出现在了大门外,他负手道:“慢腾腾的怎么做事?”

    楼下有档头马上喊道:“拿下,反抗的杀了!”

    上面马上就安静了,只剩下喝骂声,稍后脚步声往下而来。

    当那十余人被拖下楼来时,安纶尖声笑了笑,说道:“诸位好雅致,居然不在国子监上课,反而来此密谋,这是把我东厂当做是摆设了吗!”

    那些学生面无人色,有几人甚至是衣衫不整。有人辩解道:“我等只是出来聚会!”

    违规出来聚会那只是违反了国子监的规矩,该打就打,谁都不怕。

    可密谋一听就和谋逆差不多,而且来的是东厂,进了东厂还想安生的出来吗?

    安纶冷冷的道:“聚会?你等从上次叩阙前就在此聚会多次,今日聚会是准备要做什么?”

    他缓缓看向那些食客,说道:“谋逆吗?”

    ……

    “由此多事了!”

    政事堂里,大家还在为夏元吉的身体而感到唏嘘时,又传来了东厂抓捕国子监学生的消息。

    金幼孜今日病假在家,杨溥闻言就说道:“怕是不简单。”

    黄淮说道:“都知道不简单,当初他们叩阙太过火了,陛下暂时搁置,他们就以为自己大获全胜,哎!不过谁也没想到陛下会那么快就动手。”

    杨士奇揉揉眼睛,叹道:“那些人憋了许久,一朝爆发出来,就敢逼迫君王。当时本官还担心陛下会令人动手,谁知道却只是隐忍了下去。隐忍隐忍,为的只是现在的动手,陛下……哎!”

    杨荣说道:“此事不能善了了,要告诫国子监那帮子人,若敢以此来叩阙,大军镇压就在眼前!”

    黄淮说道:“其实当初我们都以为陛下要偃旗息鼓了,甚至咱们还喝酒庆贺了一番,觉得大明以后会渐渐平稳,当时二位杨大人还为陛下抱屈,杨荣大人还赶走了自己的一个学生,如今看来这一切都是水中花……陛下越发的深不可测了啊!”

    杨荣平静的看着同僚,他看到了杨士奇的惆怅,那是因为皇帝放弃了和平,选择了对抗。

    他看到了黄淮的不满,但这不满更多的是针对国子监的学生们。

    而杨溥显得和他一样的平静,没有什么情绪。

    果真是三杨啊!

    外界把他和杨士奇、杨溥并列称为三杨,杨荣心中是有些波澜的。

    杨士奇没有多少心眼,在他的世界里,更多的是对与错。

    杨溥……

    “诸位大人,陛下令东厂去国子监了。”

    外面有小吏进来禀告,室内的几人都微微摇头。

    杨溥苦笑道:“开始了,国子监种的因,我们都以为陛下不会还以果,可那是帝王。”

    “我们本就不该揣测陛下的心思。”

    杨荣沉声道:“上次国子监的叩阙,在那些带头的人里,有几个是出于公心的?”

    杨士奇摇头道:“不知。”

    杨溥沉吟了一下,说道:“年轻人血气方刚,少说得七八成吧。”

    杨荣冷冷的看着他,隐住不屑道:“能有五成陛下都会网开一面!”

    ……

    今日东厂的人倾巢出动,国子监看门的压根就没敢问,也没敢去通风报信,因为安纶的脸上全是杀气。

    还在上课的国子监安静了,每一间教室外都有番子在守着。

    “这是要干什么?”

    国子监的官员们来了。

    看到是安纶带队,为首的国子监祭酒周复拱手问道:“敢问安公公这是何意?”

    安纶站在教室外,微微昂首,尖声道:“国子监有人谋逆!”

    周复的心一下就沉到了谷底,强笑道:“公公说笑了,国子监的学生犯错是有的,可谋逆的话……他们也没这个本事不是。”

    “你说的?”

    安纶微微低头,盯着周复问道,语气森然。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