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508章 记得她,但是别记得太多
    初一要祭祖,所以大清早城中就烟雾缭绕着。

    街上的行人少了许多,蒋迪背着一个小包袱缓步向城门方向走去。

    纸钱从来都不是富贵钱,大抵都是用廉价纸张做的。

    行走在城中,能看到烟雾从各家各户冒出来,味道有些刺鼻。

    自从前年城中因为祭祖差点闹出火灾来之后,在初一这一天城中就多了巡查的军士。

    “蒋先生又出城啊!”

    蒋迪微笑拱手道:“是,出城有事。”

    蒋迪一路打着招呼,在快到城门口时遇到了兴和指挥使王冀。

    他觉得自己只是和王冀见过一面,对方应该忘记了自己这个人,于是只是往边上靠了靠。

    错身而过时,王冀突然皱眉,然后转身问道:“你是……蒋迪?”

    蒋迪没想到他居然记得自己,回身拱手道:“在下正是,见过大人。”

    王冀微微抬头,用审视的目光看着他,说道:“可想来军中?”

    蒋迪不去做小吏,那么军中倒是需要不少如他这等有学识的人。

    蒋迪微笑着说道:“多谢大人厚爱,只是军中多有拘束,在下却是不去的。”

    这个拒绝有些僵硬,甚至还带着些许顶撞。

    王冀摇摇头道:“又是一个眼高手低,看不起武人的蠢货!”

    他转身离去,蒋迪看着他的背影,说道:“武人无能。”

    他缓缓出了城,然后朝着远处的京观走去。

    每年的现在外面都很冷清,连阿台部都不会过来。

    去年初一时,阿台部一个喝多了的牧民冲进了一个正在祭祖的人家,引发了大冲突,所以从今年开始,但凡祭祀的时日,两边都要尊重对方的习俗。

    天空很蓝,但温度很低。

    京观已经在这里矗立不少年了,每年都有人来这里祭拜,却不是祭拜这些被封在里面的尸骸,而是祈求庇护。

    而他们祈求的对象就是那块京观石。

    那只狭长的眼睛依旧在冷冷的看着这个世界。

    蒋迪走到石碑前,打开包袱,然后取出一瓶酒,还有酒杯香烛等祭祀的物品。

    “娘,过年了,孩儿来看你。”

    “去年孩儿教了一年的书,那些学生都很聪明……”

    “有人给孩儿说媒了,只是孩儿想再等两年……”

    蒋迪低声说着话,香烛烟雾缭绕。

    那只狭长的眼睛在烟雾中仿佛多了些温柔。

    “怎么会有人,是我眼花了吗?”

    “谁?”

    蒋迪回身,就见到身后站着几个男子。

    当先的男子满面风尘,看向那石碑的目光深沉。

    “您是……”

    蒋迪渐渐的欢喜起来,起身道:“您是伯爷?!”

    方醒微笑道:“咱们见过两次面,第一次是……第二次是在金陵,那时候你还是个孩子,没想到都大了,燕娘在天有灵,肯定会笑起来。”

    蒋迪赧然道:“第一次时,我没注意您。”

    方醒笑意微敛,说道:“你怎么到了这里?”

    蒋迪说道:“在下去年来了兴和教书。”

    方醒看了一眼那只眼睛,说道:“也好,以后你在这边开枝散叶,伴着你娘,也免得她孤独。”

    蒋迪有些悲伤的道:“等过几年,在下成亲之后,就准备去金陵。”

    “迁过来吧。”

    地上湿冷,方醒却毫不犹豫的坐了下去。

    他顺手把纸钱拿过来,然后在蜡烛上面点燃。

    火焰和烟雾一起升腾,方醒微微眯着眼,说道:“当年你娘让我觉得自己和那些武人一样,不是个男人……”

    蒋迪有些窘迫的道:“伯爷,您已经为我娘报仇了。”

    方醒甘冒天下之大不韪斩杀了使团,然后安葬了燕娘,后来更是带着燕娘的碑北上征伐,最终用一族人来为燕娘陪葬,堪称是震动天下。

    所以蒋迪此生最感激的就是方醒。

    而他最厌恶的就是武人。

    哪怕方醒是武人,可依旧不能让他对那些武人多一些好感。

    若是武人能保家卫国,他的母亲何至于会被掳到塞外,饱受折磨。

    方醒一边丢着纸钱,一边说道:“你娘就是大明武力不彰的受害者,所以……后来大明渐渐的开始了崛起,一次次大战,最终席卷塞外,这是一个过程,所以你不要愤世嫉俗,你过得好,你娘才安心。”

    蒋迪点点头,说道:“我一直都没在人前提到过我娘,我觉得我娘肯定是去了天上……”

    这是一个有些迷茫的年轻人,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的未来该做些什么。

    “记得她,但是别记得太多了。”

    方醒拍拍蒋迪的肩膀,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你不该陷进去,你的母亲不想看到你宛如苦修士一般的模样。去好好生活,去喜欢女孩子,然后成亲。等以后带着你的孩子来见她,一家人过的快活,这才是你母亲在天之灵想看到的。”

    蒋迪看着碑石,突然点点头道:“是,在下知道了。”

    他拱拱手,然后步履蹒跚的离去。

    方醒就站在这里看着京观和碑石,不知过了多久,身后传来了一个爽朗的声音。

    “英国公才来过你又来,陛下这是要准备出塞征战了吗?那样也好,把哈烈人彻底赶走,这片让人发狂的大草原就会成为咱们的放牧地,想养多少牛羊就养多少牛羊。”

    来人是阿台,养尊处优的他看着油光水滑,特别是脸,方醒觉得那上面最少能刮下半斤油。

    他看着有些尴尬,两只手在搓着,就像是一个商人在询问这笔单子怎么样。

    原先的野心再也看不到了!

    方醒觉得这算是一个好消息,最起码自己此行又少了一件事。

    所以他说道:“和宁王这是想远行吗?”

    阿台爽朗的道:“兴和伯说笑了,小王如今在这边过的滋润,哪都不想去。”

    方醒负手看着碑石,耳边是阿台的喋喋不休,不禁生出世事无常的感慨来。

    “不说别的,现在小王的帐中就有各国美女三十余人,每日换着睡都睡不过来,还有那些牛羊,每年商人们都会来央求小王多卖些给他们,可就那么多,得留种啊!”

    “上次有个女人被查出是篾儿干的奸细,小王就把她丢给了那些牧民,只是一个晚上就没了。”

    这是一个渐渐变得市侩的阿台。

    方醒对着碑石微微颔首,然后转身离去。

    阿台跟在他的身边,一路说着自己对皇帝的忠心,又说守将王冀粗鲁,文官钟定奸诈,成天就在欺负他和牧民们。

    阿台进城自然是没有问题,守门的军士不认识方醒,等随行的一个百户过来交涉时,才知道了方醒的身份。

    “见过伯爷!”

    那些军士单膝跪下,崇敬的目光不加掩饰的在看着方醒。

    兴和城,兴和伯。

    每一个新来的人都会慢慢的知道方醒对于这座城市的意义。

    那些战例大家都耳熟能详,并为之惊叹。

    当见到真人后,那股子崇敬就不禁油然而生。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手机版阅读网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