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493章 追杀,伏击
    “伯爷,其实走私在瀛洲和朝鲜之间,这两地和中原之间一直都没断绝过。水师不可能时刻都盯着这片大海,所以那些人知道了水师出航的习惯之后,就会找时机出海,只是他们走私的大多是些赚钱的东西,所以咱们的人就盯着没出手。”

    一个锦衣卫百户在给方醒介绍着这个案子的情况,神色间有些郁闷。

    “他们走私铁料……大明现在不缺铁料,特别是朝鲜这边,而瀛洲有金银,金银买铁料,怎么看都像是瀛洲有人在图谋不轨。”

    “伯爷明见万里。”

    这锦衣卫百户叫做辛超,眼神有些活,看着和商人般的狡黠。

    “下官扮作是商人混了进去,开始一直让瀛洲那边查,想找到源头,可最后找来找去都只找到了一个傀儡,对此事几乎是一无所知。”

    “后来下官又摸了回来,发现那些铁料好像并未出海……”

    辛超显得有些困惑的道:“下官就派了手下的兄弟去查那些老船工,发现有十余人失踪,下官就派人去继续查。”

    方醒淡淡的道:“瀛洲人的秉性是弱则无条件屈服,所以本伯从不担心在大明强大时他们会如何,而更要注意的是看似稳定的这里。”

    辛超赞道:“伯爷高见,确实是如此,下官的麾下兄弟已经找到了几家嫌疑,正在盯着,估摸着最近就要出消息了。”

    ……

    太阳渐渐灼热,山林中少了许多动静。

    鸟儿大抵是早上鸣叫的累了,所以一声不吭,恩爱的就伴在一起,交颈而眠。

    大多数动物都很无趣,该吃饱的也吃饱了,至少在午后这个时光里,大家最喜欢的还是休息打盹,避开阳光直射,减少消耗。

    小溪从林间流淌而过,溪水潺潺,清澈见底。

    一只小螃蟹鬼鬼祟祟的从石头底下爬出来,然后停了一下,大抵是发现没什么危险,然后就朝着岸边来了。

    水至清则无鱼,但这条小溪里却有不少鱼虾,甚至连泥鳅都有。

    小蟹缓缓爬向岸边,一直爬到了一对细长的东西边上。

    它停了下来,一双眼睛凸出来,到处乱转。

    兴许是感受到了危险,所以小蟹下意识的就举起了自己的钳子。

    一个狭长的鸟喙猛地冲入溪水之中,然后张开,夹住了小蟹。

    小蟹只来得及挣扎了一下,就消失在那黑色的鸟喙之中。

    水面上,一只朱鹮咽下了自己的午后点心,觉得心满意足了,就叫了两声。

    朱鹮的叫声很古怪,也很独特,就像是孩子的声音,但是仔细一听,却又觉得更像是乌鸦。

    吃了小蟹后,朱鹮迈动长腿,优雅的沿着岸边往上游去。

    而就在边上,太阳透过枝叶投射下来的光斑在微微动着,掩饰住了一只豹子的悄然接近。

    形容虎豹的话,大抵虎是威武的,有王者之气,而对豹的评价却却不高。

    但当豹子要捕猎时,那优雅的步伐和沉稳的性子,让人不禁赞美着这个优雅的物种。

    朱鹮依旧毫无察觉,它甚至还低头在溪水里寻找了一番。

    豹子渐渐开始加速了。

    它的身体充满了力量,脚步更是敏捷。

    再跨越一步它就能飞扑过去,然后那只朱鹮再也逃不掉自己的扑击。

    沉重的脚步声突然而至,喘息声让朱鹮下意识的疾步开跑。

    豹子一击落空,不禁凶狠的盯着声音来处。

    两个男子就这样从密林之中冲了出来。

    见到豹子后,他们甚至都没有躲避一下的意思。

    大抵是从未见过敢直面自己的动物,所以豹子楞了一下,就这么一下,两个男子就冲了过去。

    豹子还在愣神时,两个男子的来处就冲出来三十余人。

    这三十余人里有人持刀,有人拿着弓箭。

    豹子终于是慌了,就在它想退时,对面有人喊道:“放箭!”

    箭矢瞬息就让这位森林之中的王者栽倒在地上。就在它还想挣扎时,那些人从它的身上和身边蜂拥而去。

    “杀了他们!不留活口!”

    “他们是明人的锦衣卫,他们不死,咱们就得死!”

    这群人疯狂的在追赶着,而且他们显然更适应在山林之中奔跑,所以不断在拉近着双方的距离。

    前方的两个男子喘气如牛,可身后的叫嚷声却不断在接近之中。

    “小李……我……不行了。”

    左边一个连长刀都几乎是在拖着的男子突然喊了一声。

    右边的男子说道:“忍住老刘,前面就是……就是下山了。”

    两人一阵急奔,当看到下山的小路时,老刘的呼吸几乎都没节奏了。

    “我……我跑不动了。”

    “跑!”

    小李抓住他的手,带着他往下跑。

    “我不行了,去告诉大人,李申谋逆……”

    老刘突然止步,小李被他带了一下,然后回身看了一眼,就看到几个追兵正在张弓搭箭,而其他人正面露喜色的狂奔过来。

    “跑!”

    小李突然弯腰,一下就扛起了老刘,转身就跑。

    箭矢落在他们先前站立的地方,后面有人骂道:“就你们这样的也想成为将军?蠢货!快追!”

    “小李,放下我!”

    老刘挣扎了一下就止住了,因为再挣扎他就是狼心狗肺。

    小李的呼吸渐渐的平静下来,但这是强行压制的结果,据说这是他家的秘传绝技。

    这样能锁住身体里的力量不丢失,但代价颇大。

    他的速度陡然一快,身后的人被拉开了些距离。

    双方就在这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奔逃追逐着,渐渐的,当前方的视线内出现了一个拐角时,身后的追兵有人喊道:“再出去就是农家了,弄死他们!赏银五百两!”

    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五百两银子对于这些追兵来说,大抵就是一笔能让人发狂的巨款。

    于是人人争先,弓箭手直接就往侧面的小坡上跑去,他们将在上面用箭矢控制住那两个锦衣卫的奔逃方向。

    作为指挥者,一个披甲男子被裹挟着冲出了拐角,前方就是一片平原,以及……无尽的田地。

    “杀光他们!杀光明人!”

    披甲男子嘶声吼叫着,前方的两个锦衣卫已经开始减速了。

    他仰头看着右边的小坡喊道:“放箭!放箭!”

    可小坡上的十余名弓箭手却已经被逼到了绝境。

    武川就像是一头豹子般的冲进了弓箭手中间,长刀劈断了弓箭手仓促间举起的长弓,然后从脖颈处倾斜斩落。

    他脚下轻点,身体越过三步,把一名刚弯弓搭箭的箭手劈翻在地,旋即仰天长啸一声。

    “啊……”

    那些追兵刚追出山道时,长啸声传来,披甲男子听到声音是从小坡上传来的,就骂道:“闭嘴!”

    轰!

    他刚喊闭嘴,身侧的地下突然暴起一人,一杆长枪从前方挑过。

    披甲男子下意识的后退,顺手抓住身边一人挡在身前。

    “敌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