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484章 离去,到来(感谢书友:“溃雪o”成为本书新盟主)

第2484章 离去,到来(感谢书友:“溃雪o”成为本书新盟主)

    第2484章离去,到来

    金幼孜回到了自己的住所,赶走了所有人。

    他坐在椅子上,阳光从外面斜照进来,正好照在他的鞋子上。

    他垂着头,呆呆的看着阳光在自己的脚面上纹丝不动。

    不,他觉得应当是动的。

    科学里的教材说过,太阳一直在移动,大家脚下的球体也在移动。

    “一派胡言!”

    金幼孜想起科学里说太阳和大家脚下的球体都在转动,而且速度飞快时,不禁自言自语道:“若是够快,人为何能站稳?”

    他想起了教材里说的什么太阳的照射让人类得以存活,植物得以生长时,更是怒火中烧。

    “歪理邪说!歪理细说!”

    室内拍打桌子的声音传了出去,却无人来查看。

    日头渐渐西落,室内传来幽幽的长叹。

    “老狗吗?果真是顽固啊!老夫奈何……”

    他轻轻的抚摸着椅子的负手,仔细看着那酸枣木上面的纹理。

    纹理的曲线自然的仿佛天生就该是如此,椅子只是上了一道清漆,原木的颜色不加掩饰的冲出了清漆的遮掩,让人沉迷其中。

    金幼孜就在看着这些纹理和色彩。

    他看的很认真,以至于老仆进来都不知道。

    老仆伺候他惯了,端着木盘子进来,见他发呆也不管,就把茶杯放在桌子上,然后准备转身。

    然后他愕然,并惊骇。

    一滴浊泪缓缓滴落在扶手上,在老仆惊骇的目光中渐渐晕开,让那些纹理多了些模糊。

    “老爷……”

    在老仆的惊呼声中,金幼孜缓缓抬头,泪眼朦胧的道:“一团散沙!一团散沙!没人有公心,没人啊!”

    这是老仆第一次见到金幼孜如此的软弱,他低声道:“老爷,不能哭啊!”

    金幼孜以前说过男人不能哭,哭了就软弱了,再也没了出息。

    可今日他却哭的如此伤感。

    头上的白发跳出来几根,有些僵硬的在微微摇摆着。

    泪水在脸上的皱眉中横行而下,最后从脸侧滑落下来……

    阳光照在他的膝盖上,微微的暖意。

    “冷啊!”

    金幼孜只觉得自己的心都冷了。

    而方醒却觉得有些热。

    朱高煦吃了面条,也不管自己的那群儿子怎么安置,直接一觉就睡到了天黑,起来后就寻了方醒喝酒。

    初夏的气温还好,晚上微凉。

    两人在堂前坐下,桌子上一头全羊被烤的金黄金黄的,小刀正用一把小刀在切肉。

    小刀锋利,羊肉细嫩。

    小刀只是切了两片,就换成了挑切。

    刀子切割进去别用力,切割出满意的大小后,只需轻轻一挑,一片肉就出来了。

    方醒吃了一片,果然细嫩,就是膻味几乎没有。

    “没有膻味那还是羊肉?”

    方醒摇摇头,朱高煦已经趁机吃了几片,然后一口酒水灌下去。

    “那边不缺肉,可缺厨子。”方醒想用美食来安慰即将离开北方的朱高煦。

    朱高煦偶尔抬头看看夜空,听着远处自己的儿孙们在闹腾,面色就凶恶了些,然后又举杯喝酒。

    这顿饭从开始到结束,朱高煦一句话都没说。

    吃完饭他又继续睡觉。

    ……

    汉王要南下,然后出海,消息没保密,满济南城中的人都知道了。

    可怜啊!

    济南城中的人大半都觉得朱高煦一家子可怜,而在此之前,他们对朱高煦的印象就是粗野,杀人不眨眼,谁都敢杀。

    但是此刻大多数人都只想到了藩王远赴海外的孤苦无依,于是城中的舆论一面倒的偏向了朱高煦。

    甚至有几人喝多了说朱高煦罪有应得,然后竟然被一群青皮殴打,骨头都打断了几根。

    就在这种古怪的气氛中,方醒和朱高煦一家子启程离开了济南。

    “这就走了?”

    钱晖觉得有些奇怪:“大人,就算是要歇脚,他们也不该在济南啊!”

    “谁知道。”

    常宇也有些困惑。

    “殿下在济南待了两日,也没见采买什么东西,整日就窝着,倒是那些亲眷念念不舍的在到处游逛,连大明湖的画舫都被包了。”

    两人微微而笑,和百姓不同,他们对藩王的印象就是蛀虫,外加米虫,所以巴不得大明所有的藩王都滚蛋。

    钱晖轻笑道:“山东上下如临大敌,如今算是可以松口气了。”

    常宇点点头,正色道:“要告诫他们,下不为例!”

    “大人,泰宁侯来了。”

    外面有人进来禀告道:“金大人也来了,说是要清理粮库亏空一案。”

    常宇的眸色微暗,说道:“请进来。”

    方醒亲自去青州揭开了山东粮仓亏空的大案,当时就拿了不少人。

    可这等大案肯定不简单,背后牵连到的人不会少,但在册封皇太子的当口,皇帝和朝中选择暂时压下此事。

    记得方醒当时回京之后,整个山东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如释重负。

    而今方醒走了,却来了陈钟。

    常宇当先走出去,低声道:“全力协助。”

    说下不为例的是他,说全力协助的也是他。

    正如方醒所说的那样,你能说常宇不是好官吗?

    不能!

    可他的身上却也带着大部分官员都有的毛病。

    ……私心代替公心!

    钱晖低叹道:“只能这样了。”

    陈钟看着不怒自威,可眉间依旧能看到春风得意之色。

    被闲置了之后再次被启用,而且一出马就是办大案,这就是重用的标志,所以在得了旨意后,交好的勋戚都派人来道贺。

    开始他还有些膈应,觉得案子是方醒揭开的,大头都被方醒拿下了,自己是去吃残羹剩饭。

    可幕僚却不那么看。

    按照幕僚的分析来看,山东始终是重中之重,皇帝恨不能把那家人都拎到京城去,然后派人死死的盯着。

    所以山东的任何事都不是小事。

    而揭开案子的方醒很快就走了,剩下的事情兴许会和那家人有关系,谁去查办,谁就是皇帝的心腹。

    武勋自然和那家人没什么交情,虽然敬畏,可在三代帝王都在打压儒家的现实下,陈钟觉得自己没必要上儒家这艘破船。

    所以他踌躇满志的来了。

    金幼孜看着老了许多,神色淡然。

    “此案影响颇大,陛下震怒,若非是册封皇太子,估摸着要掉不少人头。”

    “都抓紧吧。”

    金幼孜显得有些意趣阑珊的道:“泰宁侯,此案确凿,主要是深挖,这些自然有随行的御史着手,只是还请你镇压地方。”

    陈钟稳重的道:“好,本候定然看住地方。”

    所谓镇压地方,实则就是动手拿人,顺带压住可能的反抗。

    常宇吩咐全力配合,御史们按照提审得的消息,把人犯名册提交给陈钟,陈钟随即令人动手。

    这活不复杂,也不累,但却算功劳。

    所以陈钟很重视。

    他带着三个幕僚在身边,幕僚们在核对着名册,然后一一把关系归拢。

    没人让陈钟去干这活,因为这是金幼孜和御史们的本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