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476章 偷窥,灭口
    宋老实突然扭捏了起来,方醒莞尔道:“可是有难事吗?”

    宋老实摇摇头道:“兴和伯,陛下说我很实在,能看到邪门歪道还是什么呢!”

    方醒心中了然,这时站在靠里一点的怡安过来了。

    “殿下还小,有人担心魂魄不全,陛下就说宋老实心无杂念,可感知邪气,就派他一路跟着。”

    宋老实扭捏的看了怡安一眼,方醒笑道:“是啊!宫中就你最心无杂念。”

    宋老实笑了,极力掩饰着得意。

    怡安靠近方醒,低声道:“殿下……很出色。”

    方醒点点头,“是的,再没有比他更出色的孩子了。”

    怡安的眸色微凝,说道:“是殿下。”

    “这是家事。”

    方醒的话敲打着怡安,她微微后退,然后说道:“是,可那是殿下,本无家事。”

    方醒愕然,随即点点头,说道:“没错,帝王无家事。”

    宋老实百般无聊的在边上踱步,怡安并不避讳他,说道:“兴和伯,您总是背着一身壳子,这是在怕什么?”

    方醒有些尴尬,刚才他的反应是习惯性的,是长久以来怕被人挖坑引发的应对方式。

    怡安的眼神凌厉,“今日之后,殿下就是太子,多少人会指望着他出错?兴和伯,您贵为殿下的老师,该如何教导殿下,咱们这些奴婢自然不敢置喙,可这是国本,不容有失。”

    方醒点点头,不管是出于私人感情也好,还是后半辈子的荣辱也罢,怡安对玉米的忠心无需置疑。

    稍后玉米出来,那眼神都是迷糊的。

    方醒见了心中不忍,就问道:“太医院可准备好了吗?”

    怡安说道:“早有准备。”

    然后她赶紧迎了过去。

    玉米看到了方醒,眼睛亮了一下,可方醒只是微微摇头。

    这是你的宿命!

    这一段路无人能为你走下去。

    玉米有些失望,然后前呼后拥的走了。

    这是一段尊荣的道路,无数人铺就了坦途。

    可这只是刚开始,后面的路会很艰难,非常的艰难。

    “兴和伯,在那人的身上没有发现。”

    “本就是恶心人的举措。”

    “恶心谁?”

    “当然是陛下。”

    “那么就是藩王?”

    方醒转身看着安纶,“是的,多半是他们。”

    安纶的眼中多了神彩,方醒心中叹息,说道:“我并不想提醒你,但在刚册封太子之际,陛下又在盯着勋戚,不是动手的好时机。而且他们只是恶心人,就是想在陛下刚得罪了士绅和勋戚之际,再去得罪藩王,那会是什么?”

    “举目皆敌。”

    安纶拱手道:“多谢兴和伯提点,咱家也不占便宜,有个事兴和伯自己留心。”

    “何事?”

    安纶笑的有些古怪:“你家的大公子……最近有空就往一个落魄书生的家附近跑,和一个女孩……”

    方醒的表情却没什么异常,说道:“多谢相告。”

    “你早就知道了?”

    安纶难掩好奇的问道。在他看来,未来的兴和伯不可能去和一个落魄书生的闺女相好。

    方醒点点头道:“此事东厂无需管,多谢了。”

    方醒拱拱手,然后就走了。

    他知道朱瞻基今天怕是会有些惆怅,所以不准备去见他。

    “太子好小啊!”

    “不过看着很威严。”

    “那是肯定的,龙子龙孙呢!哪能不威严,要是走近了,怕是都站不稳吧!”

    “土豆呢?”

    方醒艰难的出了人群,却发现自己忘记看自家的小子了。

    “老爷,大少爷那边早就散了。”

    “那小子……”

    方醒吩咐家丁们回家,只带着辛老七走了。

    从东长安街去黄华坊很近,方醒在路上买了锅贴吃了,然后下马,和辛老七缓缓走进了那条街。

    ……

    “你爹还画画?”

    冯家的后门外有个废弃多年的小院子,土豆就和冯霖在院子里溜达着。

    春天来了,废弃的院子里生机盎然。

    冯霖走在前面,微微昂首。虽然院子里草木杂乱,可她还是很高兴,脚下不时轻盈的蹦跳着。

    “当然啦!我爹画的画可好了,就算是不做权贵家的生意,上门求画的也不少。”

    女孩微微皱着鼻翼,有些小得意。

    土豆哦了一声,见前方有棵小树,就轻轻跃起,然后拉断了一截树枝。

    “素质素质,风度!”

    墙头的某个地方,某人叹息着。

    土豆拿着树枝在手里胡乱的弯折着,看了一眼前方的冯霖,说道:“那……那你以后还出去送画吗?”

    “送啊!”

    冯霖回身,微微歪着脑袋,三小髻微微摇动着,皱眉道:“我大哥要读书,我娘要照看家里,我爹要画画,我不送谁送?嗯……”

    她看着土豆,突然鼓着包子脸问道:“你是不是想说什么女孩子不该抛头露面的话?”

    土豆摆手道:“不是不是,我只是说你出去要小心。”

    “哎!小子居然慌了?没出息,对付女人就该要大气些,别低头,不然以后有你的好日子过。”

    墙头上的方醒见儿子摆手解释,不禁摇头叹息,觉得哪天得找机会和他谈谈心,谈谈男女之间相处的事。

    他就趴在围墙上在看着,而在下面是一架木梯,辛老七单脚压住梯子,顺带帮他把风。

    后面的巷子很少有人,地上的落叶不少,经过一个冬季的风吹雨淋之后,那些落叶有些变色。

    这样的落叶自然无法激发诗情画意,但却能让人很容易就听出脚步声来。

    “老爷!”

    辛老七突然低喝一声。

    方醒悻悻的下了木梯,辛老七单手拎着木梯几步到了对面,然后把木梯架在围墙上,脚下一动,人就翻了过去。

    他翻过去的同时,右手抓住木梯,脚下微微借力,木梯就在围墙上翻转进去。

    方醒拍拍手,然后往左边去了。

    才走出几步,前方拐角处就出来一个男子。

    男子将到方醒就止步,然后目光飞快的在前方看了一眼,拱手道:“伯爷,我家老爷的使者有请。”

    方醒脚下不停,问道:“你家老爷的使者?你家老爷是谁?”

    男子矜持的道:“我家老爷的身份却不便告知,等伯爷见了使者之后,自然知晓。”

    方醒问道:“在哪?”

    男子侧身微笑道:“就在神仙居。”

    方醒点点头,毫不犹豫的走在了前面。

    男子在后面看着方醒的脖颈,心中觉得这位名将有些名不副实。

    若是我从他的身后偷袭,大明的名将?呵呵!笑话吧!

    前方就是巷子口,男子收了心神,准备和方醒套几句近乎。

    “伯爷……”

    他刚挤出笑容,脖颈就觉得一紧。

    这是手!

    毛骨悚然之后,男子分辨出这是人手。

    他看着前方方醒的背影,张嘴想叫饶命。

    身后的大手用力一捏,男子眼中的神彩渐渐消散。

    这里肯定有方醒忌惮的地方,所以才会灭口……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