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472章 告诫
    一般情况下,僧道不会同时出现在一个地方。

    星空下,僧道却在京城之外共同面对着一个男子。

    “……你们能做些什么?”

    方醒还是把那个问题抛出去。

    宗教本就是安抚人心的作用,但是经常会错位,然后就是灾难。

    比如说蒙元时,全真一时无两,风光到发紫。

    但一家独大不符合蒙元的利益,所以一巴掌就被压了下去。

    随后就是龙虎山为首的那一派。

    那一派历来都比较低调,深得历代统治者的心,蒙元人慨莫能外。于是乎蒙元人就开了勋章铺子,从开始的一直封到现存的,堪称是封号大批发。而且还得以掌管南方的道教,就这么开始火起来了。

    而所谓的天师,官方给的封号就是在蒙元,到了大明,也就是给个真人的封号。

    方醒看着那个道人,说道:“全真这是探路的吧。”

    那道人正色道:“兴和伯此言差矣,天下都是一家。”

    这里的天下指的是道教。

    方醒笑道:“那个儒释道本是一家的说法,出自何处?”

    两个道人默然不语,而和尚却是抚须微笑。

    方醒只是敲打了一下,见和尚欢喜,就说道:“听闻东南那边的田地不足以供奉?”

    两个老和尚的笑容瞬间就变成了惶然,然后一人说道:“兴和伯……出家人只是虔诚罢了,至于饮食……”

    两人支支吾吾的无法回答。

    道人见状就心中一松,然后就说道:“兴和伯,供奉都属自愿。”

    另一个道人见方醒漠然,就整整华阳巾说道:“兴和伯,我等不是武当山。”

    朱棣在靖难时几番起伏,为了军心士气,装神弄鬼是免不得的。

    而鼓舞士气最多的就是玄武神。

    登基后,为了洗掉自己身上的污点,神话一番靖难之役的必要性肯定是要做的。

    于是玄武神就在武当山上。

    几十万民夫,十余年的工期,大量的钱粮……

    这个浩大的工程和修建北平城是一起的,很难想象在那种情况下,居然能同时进行两个超大型工程,还要频繁北征。

    大明居然没被拖垮,方醒觉得夏元吉首当其功,其次就是军屯还未彻底糜烂可当第二。

    想到这些,方醒就说道:“要分清自己在哪里,应当要做些什么,分不清的,那就沉寂下去。”

    “道统啊!让人头痛。”

    方醒负手看着漫天星海,说道:“国在前,弄不清这个,你们就算是能晴空祈雨也是枉然。”

    左边的和尚说道:“兴和伯,贫僧等不管是在寺里还是在外,从未忘记宣扬圣天子。”

    道人自然不甘落后,说道:“当今天子圣明,大明国势之雄浑,古之未见。我辈自然要为圣天子,为大明宣扬,让乡间,让那些信众知道这个道理。”

    僧道看似都服软了。

    方醒微笑道:“大皇子为太子,这是天道。”

    僧道几人交换了眼神,起身应道:“是,圣天子当世,嫡长子当是太子殿下。”

    对玉米成为太子的忧心忡忡并非只在俗世。

    此时的方外更像是一个隐居之地,文人骚客都以和僧道交好为荣,出现了不少诗僧、神仙中人。

    所以他们对朝中之事也了如指掌。

    方醒摆摆手,转身回来,说道:“天下早已稳固,三五小丑跳梁不足为惧,本伯今日见你等,只是为了一件事。”

    他目光缓缓看向这几人,说道:“方外之人,首先是人。世上无没有父母的神仙,所以不管是哪路的神仙,都要记得自己的父母,这样才是好神仙。”

    几人齐齐应了,知道这话里是在敲打他们。

    神仙也是大明的神仙,莫要做了别人的神仙。

    方醒看着那几个和尚说道:“少和百姓争些地,可否?”

    两个老和尚满头大汗的应了。

    方醒微笑点头,然后看着道人们说道:“方外就是方外,你等当自勉。”

    几个道人面色大变,其中一人脱口而出道:“兴和伯,这是陛下的意思吗?”

    方醒皱眉道:“本伯还未进城。”

    几个道士就轻松了下来。

    方醒微微点头,然后在家丁的护卫下往客栈去了。

    和尚们面色难看,但却知道躲过一劫。

    道人们也是微笑着,觉得从前宋开始道家在中原根深蒂固,一介伯爵当真不知天高地厚。

    “后二十年,天下当混一!”

    这时前方的方醒说了一句话,和尚们面面相觑,而道人们面如死灰。

    当年蒙元人的马蹄踏破中原时,忽必烈派出使者去龙虎山。结果龙虎山那位告诉了忽必烈的使者:后二十年,天下当混一。

    忽必烈得了这话如久旱逢甘露,马上就叫人传了出去。

    前宋笃信道教,可道家的神仙在告诉大家:这天下就是蒙元人的了,最多二十年就会被他们统一。

    这是压倒南方的一根稻草,也不知道是不是最后的一根。

    方醒回到客栈后,才进房间,就见到了黄钟。

    “可是家中有事?”

    黄钟起身拱手道:“伯爷,今日有人来家中,让大少爷明日进宫观礼。”

    方醒想了一下,说道:“那我明日就不去奉天殿,在文华殿或是午门外面看看就算了。”

    黄钟知道方醒这个举动的意思,就说道:“大少爷还年轻呢!陛下此举大概是想着让大少爷以后和太子殿下……”

    方醒点点头道:“我们终究会老去,土豆和玉米……这两个名字倒是妥帖。”

    黄钟笑道:“是啊!缘分。”

    方醒神色轻松,看来并未为了皇帝的这个决定而恼怒。

    黄钟说道:“伯爷,您今日并未进城……”

    方醒说道:“正好遇到了僧道来了,就想和他们说说话。”

    黄钟觉得方醒此时却插手错了:“伯爷,历来宗教在帝王心中都是您说的双刃剑,该远离啊!”

    “难道你以为真有神仙?”

    方醒微微摇头道:“长生不可觅,仙道不可凭,皇帝还年轻。”

    黄钟想起解缙最近几年的举动,不禁就笑道:“解先生这几年也迷恋上了修道,可见人一老就怕死。”

    方醒点点头道:“此事不可小觑,当年太祖高皇帝还是吴王时,就经常派人请见龙虎山,就希望那位能再说一次后二十年,天下当混一,可惜没有。”

    此事黄钟也清楚,他说道:“后来太祖高皇帝显露真龙模样,那边就急匆匆的来求见,两边掉了个个。太祖高皇帝也不为先前的事发作,只是后来却不肯再给天师,也不肯给蒙元人给的重赏和诸多名号。”

    方醒笑道,“每逢乱世,他们总是出山挑选自己看中的真龙。方外方外,方到何处?外到何处?所以此次我本想劝阻为皇太子祈福之事,可想到宫中的那位,只得退了。”

    外面渐渐的多了鼾声,方醒说道:“你也去歇息吧,明日早些回去坐镇。”

    黄钟起身道:“是。只是伯爷,稳住国本才是根本。”

    “我知道。”

    等黄钟走后,方醒出了房间。

    他在二楼看着下方的大堂,微微一笑。

    下面有几个僧道,都是年纪不小了,但大多面带忧色。

    有人无意间抬头见到了方醒,急忙稽首,然后僧道一起行礼,倒也是让人觉得时空颠倒。

    方醒点点头,然后转身回了房间。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手机版阅读网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