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465章 苦尽甘来
    “公公,陛下要立储了!”

    安纶很冷静,对于太监来说,每一次皇位的更替就是一次煎熬。

    谁上位?

    谁倒霉?

    新人笑,旧人哭,这就是宫中的规矩。

    但是唯一能让他们感到高兴的就是皇帝的春秋鼎盛,至少二十年是有保障的。

    二十年后……

    可谁还管二十年后的事?

    “立储……可说了是谁吗?”

    安纶随口问道,然后不等回答就笑道:“当然是大皇子,咱家是白问了。”

    他深吸一口气,说道:“召集人。”

    稍后他站在大堂前,看着院子里的下属,淡淡的道:“看好京城,告诉各地,盯住那些首脑,若有异动,就要赶紧报上来。”

    下面的人精神一振,有人问道:“公公,往日盯着的那些人要不要动手?好歹杀鸡儆猴啊!”

    下面马上有人应和,大家都显得忠心满满。

    安纶右手大拇指扣住佛珠,冷冷的道:“这不是立功的时候。”

    一句话就把那些想趁机抢功的念头打散了,安纶说道:“最坏的事就是叩阙,所以要盯紧人多的地方,那些酒楼,特别是有女人的酒楼,听听那些士绅的动静。”

    下面有人问道:“公公,为啥要盯着有女人的酒楼?”

    有人在偷笑,安纶看了一眼,偷笑那人面色惨白。然后安纶说道:“那些所谓的才子最喜欢去青楼,和女人在一起,闻着女人的味道,他们才能才思泉涌。”

    下面的人哄笑了一下,有人说道:“公公,那才思也未免骚气重了些吧!”

    这些哄笑声就更大了,安纶不为所动的道:“都去吧,盯紧了。”

    等人走了之后,安纶问了陈实:“闫大建去了山东,目前在干什么?”

    陈实说道:“闫大建是跟着金大人和兴和伯下去的,目前是跟着金大人监察营造。”

    “营造?他懂什么营造?”

    安纶摆摆手,等陈实出去后,他的脸上多了狰狞。

    “你当年连修桥都不懂,现在居然懂修路了吗?”

    ……

    要立储了!

    从两个皇子安全活过了周岁之后,立储的事情就在百姓的嘴里过了多次。

    但这次看来是真的了。

    一辆马车从街头缓缓驶过,车里的人掀开一点帘子,听着外面的嘈杂。

    “知道太子叫什么不?”

    “叫什么?”

    “国本!立了太子,咱大明就稳了,这就是根本。”

    马车一路到了宫外,随后张淑慧带着无忧下车。

    进了宫中,一路见到的人都是面带喜色。

    若是立储,不管是皇帝还是皇后,甚至还有太后,后宫的三位大佬都不会吝啬,各自表示一番欢喜是肯定的。

    好处多啊!

    等见到胡善祥时,她正在发呆。

    坤宁宫中喜气洋洋的,连端端都知道自己的弟弟要成太子了,正在和他在边上嘀嘀咕咕的不知道说些什么。

    “恭喜娘娘。”

    张淑慧在家就得了消息,对胡善祥在这个时候召见自己有些不解。

    是没人可以分享心情吗?

    胡善祥抬头,神色有些恍惚。

    她强笑道:“来了,坐。”

    就像是和来串门的邻居打招呼一般的随意。

    “陛下要立储了。”

    “是。”

    “心慌了吗?”

    “没有,只是觉得有些茫然,觉得他这么一个小人,怎么能抵挡那些明枪暗箭。等长大了之后,他怎么去统御大明。”

    张淑慧觉得皇后是魔怔了,就劝道:“不是还有陛下吗。陛下会教导他。”

    胡善祥点点头道:“是了,还有兴和伯。可兴和伯现在在山东啊!”

    她渐渐的低下头去,双手想捂着脸,却在半途停住了。

    张淑慧看到了有水滴滴在地上。

    “这是……这是好事。”

    张淑慧的劝慰很苍白无力。

    这是一个被压力压的要发疯的皇后,只是她谨守着自己的心,记挂着两个孩子,所以才一直忍到了现在。

    如今眼看着儿子一朝要被立为太子,她的所有隐忍都值了。

    “母后!”

    那边的端端发现了胡善祥的异常,就跑了过来。

    “母后。”

    被抛下的玉米过来后,就皱着眉,然后伸出双手去捧着胡善祥的脸,用力的抬举着。

    “母后!”

    张淑慧见到了玉米倔强的一面,胡善祥心中激荡落泪,不好让儿女见到,所以不肯抬头。

    可玉米就这样用力的抬举着她的脸,声音都变了。

    “母……后!”

    端端也帮着她,胡善祥终究是不忍自己的孩子担心,就缓缓抬起头来。

    张淑慧只是看了一眼,然后就转过脸去。

    那张脸上全是泪水。

    “母后!”

    这是两个孩子第一次见到自己的母亲流泪。

    端端大些,就有些慌。

    而玉米却不懂这些,只是想起了自己嚎哭时母亲给自己擦泪水,就伸出小胖手,胡乱的在胡善祥的脸上抹着。

    “母后,不哭,去玩。”

    以往他哭的时候,胡善祥不是呵斥,而是细细柔柔的给他讲道理,最后就哄他出去玩。只要跑一圈,他就忘记了这一切。

    所以他觉得母亲也该是这样。

    于是他就抓着胡善祥的手,焦急的喊道:“母后,出去玩。”

    端端却知道母亲怕是心情难过,就说道:“母后,是谁惹您生气了?”

    胡善祥看着儿子焦急的模样,听着女儿轻声的问话,觉得这些年的煎熬都值了。

    她泪眼朦胧的起身,然后微微弯腰,被玉米拉了出去。

    张淑慧看着这一幕,心中有些发酸。

    “夫人无需伤感,这便是苦尽甘来啊!”

    怡安意味深长的说道。

    张淑慧点点头,听着外面玉米在叫嚷着要去哪玩,胡善祥哽咽着应了。

    阳光暖暖的从窗户照进来,照在座椅上。

    一杯茶在小几上缓缓的冒着热气,热气渺渺,几乎垂直。

    ……

    “陛下,皇后娘娘哭了。”

    朱瞻基在处理政事,得了这个消息不禁有些意外。

    稍后有人来说了更详细的事。

    “殿下和公主带着娘娘在花园里玩耍,花园里空无一人。”

    春季的花园里有许多可观之处,生机勃勃。

    可在胡善祥母子三人进来后,所有人都悄然走了。

    没有人畏惧胡善祥,但她们害怕玉米。

    而玉米才四岁。

    这就是未来太子的威权!

    朱瞻基有些恍惚,他细眯着眼说道:“要盯紧了……”

    俞佳心中一颤,知道要盯紧什么,就应道:“是,陛下。只是殿下的身边没什么身手厉害的,要不……”

    朱瞻基摇摇头,“宫中足够了,但是要盯紧了接近玉米的人,若是有谁心思不纯……罢了,若是事事如意,他就是娇花,如何能当得起大明这个担子。”

    俞佳劝道:“陛下,黄俨可是前车呢!殿下的安危不可轻忽啊!”

    朱瞻基的目光猛地转过来,森然道:“朕行事还用你来教吗?”

    “奴婢不敢。”

    俞佳瞬间就跪了下去,肠子都悔青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