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449章 恩人孙祥
    院子里静悄悄的,陈默来求见方醒,在外面瞥了一眼,赶紧缩了回去。

    “陛下不容易。”

    曹斐诚恳的道:“兴和伯,你在山东休息,陛下在京城可是如履薄冰啊!”

    方醒说道:“所以我准备今日回京。”

    曹斐点点头,说道:“那咱家也不啰嗦,得马上动身回京,等册封太子之事了了,就早些南下,尽早摸清下面那些人的心思。”

    方醒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没说。

    若是论调查,谁有东厂和锦衣卫厉害?

    ……

    东厂的大堂前站满了人,安纶杀气腾腾的站在上面说道:“那些乱臣贼子又说什么嫡长子不贤,这是污蔑!这是图谋不轨!”

    下面的档头中有人说道:“公公,大皇子还小,什么贤不贤的?可见那些贼子是心中有阴私,拿了打头的几人,剩下的谁还敢闹腾?”

    “对,公公,那些乱臣贼子家中颇为豪奢呢!”

    连贪财都说出来了,安纶冷冷的看着下面的手下,等声音小下去后,才说道:“谁说大殿下不贤?”

    大皇子和大殿下,两个字的差异,却代表着对玉米的态度。

    气氛陡然凝滞,一个档头走出来。

    他跪下,然后用力的抽打着自己的耳光。

    安纶看了他一眼,然后说道:“此番外面闹腾,不是太子之位,而是太子之师这个位置,明白了这一点,咱们东厂才能找到入手之处。”

    那档头在啪啪啪的扇自己的耳光,安纶恍如未见。

    “如今大殿下是杜谦在启蒙,随后就是方醒。”

    安纶的眉间多了些惆怅,“杜谦无碍,那些人就是不想看到方醒成为太子之师,他们惧怕未来的太子会变成如今陛下的模样,懂不懂?”

    下面的档头们这才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心中一凛的同时,有人就在想着如何避开这个漩涡。

    是的,这就是一个大漩涡。

    能吞噬无数生命的漩涡!

    安纶看了一眼还在抽耳光的档头,微微摆手,那档头如蒙大赦般的磕了个头,然后起身回去。那脸颊红肿,却不敢喊一声疼。

    安纶的目光扫过手下们,最后交代道:“帝师何等的尊贵,而且还涉及到儒家和科学的争斗,可咱们无需去管这些,只知道护持着大皇子顺利登位太子殿下,懂了吗?”

    “懂了!”

    下面起声发喊。

    安纶满意的摆摆手,手下纷纷散去。

    安纶有些疲惫的进了里面,陈实跟进来给他泡茶。

    “公公,殿下上太子尊号没有问题,那些人真想要帝师的名头,那就去和兴和伯闹腾啊!干嘛要在陛下这里撞钟?”

    安纶深呼吸一下,觉得有些莫名的兴奋。

    “他们怕被方醒收拾了。”

    陈实愕然道:“合着他们反而不怕陛下?”

    安纶接过茶杯,轻笑道:“陛下要顾全大局,而方醒却可以装傻出手,明白吗?”

    陈实明白了,心中有些艳羡方醒这种无需忌惮的做事方法。

    安纶看了他一眼,警告道:“咱们是陛下的家奴,心一旦野了,那就别想收回来。”

    陈实心中一个哆嗦,赶紧表态道:“公公放心,咱家知道分寸。”

    安纶点点头,喝了口茶水,慢悠悠的道:“当初孙公公的身边有个人,也姓陈,他的结局你该知道吧?”

    陈桂啊!

    陈实低头道:“是,咱家要以此为戒。”

    安纶很满意陈实的知趣,说道:“孙公公那边已经好了,回头记得悄悄的找些和尚去念经。”

    陈实应了,然后告退。

    安纶把门关了,转身走到那排柜子前,俯身开锁。

    稍后他拿出一个包袱来摆在桌子上。

    他缓缓解开包袱,渐渐的露出了里面的东西。

    这是一个牌位。

    恩人孙祥之位!

    他把牌位摆放在桌子上,然后找来小香炉。

    香烟渺渺,安纶已经盘坐在牌位的对面。

    “公公,我安纶从未忘记您的恩情,只愿您能再世为人,不必受那一刀,自在的活着。”

    他默默的念着经文,手指轻动,佛珠便缓缓开始转动。

    “那些军士没照看您,所以我才使了法子,把守陵的那些军士都发配到了哈密去……”

    他缓缓闭上眼睛,嘴唇微动。

    三炷香的烟雾缓缓上升,渐渐笔直,然后散乱消失。

    “公公,兴和伯回京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传来了陈实的声音。

    安纶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看了一眼香炉,三炷香已经燃尽,只余下长短不一的三根细木棍。

    这就是人生啊!

    从头到尾的燃烧着!

    安纶起身,沉声道:“关注即可!”

    “是。”

    外面的脚步声远去,安纶走过去收了牌位和香炉,然后打开房门。

    檀香的味道冲了出去,然后一阵春风吹来,不但把屋里的烟雾吹了回去,还卷起了安纶的袍角。

    ……

    春风同样也吹拂到了方醒。

    他带着家丁进了城,就安排人回家报信,自己却进宫求见皇帝。

    “恭喜伯爷,虎父无犬子!”

    在皇城外时,那些军士见到他就嬉笑着恭喜,说的却是土豆在武学的入学考核中的出色表现。

    方醒微笑拱手道:“只是侥幸罢了。”

    寒暄几句,有军士见方醒和蔼,就问了山东那条路的情况。

    “伯爷,要是哪日全部修好了,咱们能不能去金陵过冬?然后春天再回来。”

    军队有纪律,所以这当然是奢望。

    方醒见到了里面出来的俞佳,就说道:“就算是全部修通了,可金陵的冬天冷的刺骨,那冷风一心就往骨缝里钻,难受,和咱们这边不一样。”

    随后他就跟着俞佳进宫。

    一路上俞佳只是笑眯眯的说辛苦,方醒也随口敷衍了过去。

    宫中有王振这位‘高人’在,方醒觉得俞佳的那点小心思真的是不够看。

    他不知道土木堡之变的根源,但从目前来看,许多事情怕是和当时的朝局密不可分。

    王振会变成什么样?

    方醒对着比较有兴趣。

    “兴和伯,大殿下最近经常来乾清宫。”

    俞佳的突然示好并未让方醒动容,他只是嗯了一声。

    俞佳觉得方醒高傲了些,就沉默了下来。

    等见到朱瞻基后,方醒简单说了山东那边工程的情况,就问了册立太子的事。

    “出去说。”

    朱瞻基的神态从容,不怒自威。

    两人到了外面,俞佳都离得远远的。

    朱瞻基搓搓手,说道:“写多了字,连手都麻了。”

    方醒点点头。

    “勋戚们对武学的兴致颇高,可他们的子弟大多不堪,此次考核连朕都无法睁只眼闭只眼。不过朕也不以为甚,只说等夏季再次招生时,都可以来,年龄都放松了许多。”

    朱瞻基的嘴角微微翘起,却是讥嘲的笑着。

    “武学就是朕给他们子弟的一条出路,认真学,认真做,那么未来就有路。可看看他们的模样,分明就是捡到了肉骨头,自己内部都开始闹腾起来了,果真是烂泥扶不上墙。”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