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426章 新盟友
    回到家,土豆心中有许多不解之处,就等方醒更衣后去求解惑。

    “爹,既然是过场,那为啥汉王殿下还要让孩儿操练这般久?”

    方醒觉得才活动开就结束了战斗,心中有些悻悻然。

    “那是姿态,懂不懂?”

    外面无忧在追问着平安先前的事,平安在连哄带骗的忽悠着。

    土豆分了一下神,然后恍然大悟道:“爹,其实陛下想看的就是哪家本分勤奋,哪家跋扈无能,对吗?”

    “你这么说也没错。”

    方醒想起了朱瞻基那张铁青的脸,不禁心中微微叹息。

    “勋戚无用,那就是在浪费国朝的钱粮,而且还有个问题,勋戚要不要为国效力?”

    土豆飞快给出了答案:“有本事的勋戚自然能用,没本事的就成了米虫,可他们必然不甘心只做米虫。”

    “这就对了。”

    方醒欣慰的道:“没有人甘心平庸,就像是顾兴祖,他也是勋戚子弟,只不过他不是那等纸上谈兵之辈,所以就用了他。可顾翰和顾玘他们呢?以后可能用?”

    土豆想起今天顾玘的表现,就皱眉道:“爹,还差得远呢!”

    方醒教导孩子不喜欢填鸭,而是循循诱导:“所以顾家会不会心慌?怕不怕被帝王冷落了,甚至是削了爵位。”

    两父子正在说话间,外面来了丫鬟禀告道:“老爷,镇远侯府有人求见,是两位公子。”

    方醒点点头,说道:“请他们去前厅。”

    土豆已经想通了,说道:“爹,所以权贵才要相互联姻,这是想结网,自家没本事,那大家聚在一起,别的本事没有,可却能左右朝政。”

    方醒楞了一下,然后起身拍拍他的肩膀,说道:“好儿子!走,咱爷俩去会会这两位。”

    ……

    “见过兴和伯。”

    “见过叔父。”

    两个不同的称呼没有让方醒多想一瞬,他抬抬手道:“贤兄弟请起。”

    双方分宾主坐下后,顾翰拱手道:“兴和伯,今日舍弟无知,幸而您宽宏大量,在下得知后心中不宁,特来请罪。”

    土豆觉得这个有些假了。

    双方都化开了矛盾,而且顾玘还帮着挡了一枪,哪用得着来请罪?

    那么他们来干嘛?

    土豆在思索着,渐渐的想到了一个可能。

    “家父远在广西,镇远侯府也不为人所闻,舍弟难免憋闷了些。”

    这是顾翰给的理由,看似很充分,可在方醒的眼中却是笑话。

    “镇远侯为国戍守值得让人敬佩。”

    方醒第一句话就是夸赞,顾翰和顾玘都直起腰,微微欠身表示尊重。

    可方醒面色微微一变,接着说道:“想知道些什么?”

    呃!

    顾翰一下就尴尬了。

    哪有这种单刀直入问话的?

    顾玘在边上有些坐立难安,就说道:“大哥,我就说叔父这边别弄那些文人的套路,你还不听。”

    方醒微微一笑,说道:“事可大可小。”

    骤然接触,再多的好感也不会冒险,所以小事好说,大事还是别张嘴的好,免得大家都尴尬。

    顾翰喜爱文事,自问城府不浅,而且算计也不差。可面对方醒的直接,他依旧是招架不住。

    他犹豫了一下,本想打混过去,然后告辞。

    可看到顾玘那兴奋的模样,顾翰心中微叹,觉得自家在京城的朋友太少了,让弟弟过于憋屈。

    “兴和伯,在下想请教陛下的意思。”

    顾翰是抱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态度提出了这个问题,然后就等着方醒婉拒后带着弟弟告退。

    方醒屈指在桌子上轻轻叩击着,声音微不可查,可却让顾翰心中一紧。

    此刻他才知道自己从书本里学的那些东西只能对付普通人,而方醒却不是普通人,他弄错了对象。

    “你这个兄弟和犬子倒是有些投缘。”

    方醒的话让顾翰心中一松,就起立躬身道:“在下却是错了,请兴和伯见谅。”

    顾玘有些不解的道:“大哥,你这是干啥?”

    方醒压压手,等顾翰坐下后才说道:“有本事的什么时候都好,没本事的就得夹着尾巴过日子。”

    顾翰一听就再次起身,拱手道:“多谢兴和伯指点迷津,在下马上去信家父,顾家上下感激不尽。”

    方醒的话很短,信息量却大。而且他是皇帝的心腹,他说出的话自然是可信的。

    顾兴祖远在广西,各种消息都不灵便,而顾翰就在京城打点关系的同时,还负责搜罗消息传递过去。

    “做官要耳聪目明,举一反三,镇远侯高才,想来会趋利避害。”

    方醒没居功,顾翰知道他的意思,在顾兴祖没表态之前,方醒只会观望。

    顾翰告退,顾玘却不肯走,想和土豆亲近亲近。

    书院里土豆已经不大去了,所以过完年他依旧在家看书。他看的书比较杂,特别是方醒那些压箱底的书,让他大开眼界之余,也叫了平安去参详。

    方醒的书自然不得了,两兄弟沉迷于其中之后,对外界的应酬多有不耐。

    “既如此,稍后午饭,就在这里吃吧。”

    方醒交代几句,丢下土豆待客,自己回去哄闺女。

    顾翰没资格和方醒面对面,所以自然是要回家的。

    他叮嘱了顾玘几句,等出了方家大门,好似漫不经心的说道:“今日一过,那些人人人自危,怕是会抱团。”

    等他上马离去,送他出来的黄钟也不去禀告方醒,只是去解缙聊了几句。

    “勋戚抱团那就是找死,聪明人最多是联姻,大家同气连枝也可以,但是万万不可大张旗鼓,否则就是取死之道。”

    解缙须发斑白,气度俨然,坐在那里在等饭菜上来。

    “德华给了镇远侯一份礼物,那顾翰谨慎,想来会先找个事情来报答一番。”

    解缙说了这话就丢下了此事,结果才吃完午饭,就有人来禀告,说镇远侯府往外传消息。

    “……幼弟无知,得罪了兴和伯,打断腿也使得。后面的话就是说老爷您雅量,不但没动手,还多有教诲,镇远侯府上下感激不尽。”

    “伯爷,这是示好,等镇远侯得了消息,定然会来信。”

    黄钟越发的觉得方醒的高瞻远瞩了,说道:“留了顾玘吃饭,这就是示好,顾翰若是不肯,那回头肯定会有贵重的礼物送上来,如今看来,咱们府上倒是多了个盟友。”

    方醒把玩着一块玉牌,淡淡的道:“什么盟友,咱们不结党。另外,土豆他们对外交际还是少了些,以后别管的太紧。”

    这是一个信号,意味着土豆和平安可以把自己当做是大半个成人了。

    黄钟入方家多年,早就把两个孩子当做是自己的子侄,听了这话,他就说道:“大少爷还好,二少爷怕是小了些吧?”

    方醒眼中含笑的道:“土豆有牵挂,有责任感,而平安却太懒了,整日装傻,那不是好事。”

    黄钟觉得方醒太过了些,就说道:“二少爷最喜欢别人把他当做傻瓜,他才觉得高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