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413章 国与家,公与私
    “若是知道一人以后会弄出大事来,而且是会祸及大明,危及社稷,我当如何?”

    方醒出宫就去了汉王府,他是来表示感谢的。

    汉王收到了要检阅勋戚子弟的消息之后,就看似玩闹的把土豆拎去了汉王府,整日操练马术和火枪,就是在为了这一天做准备。

    朱高煦的脸有些发肿,他搓搓脸,说道:“过年喝多了酒,整个人都发蒙。不过上次你说酒解酒,来人。”

    方醒面色一变,还未拒绝,朱高煦就喊道:“准备酒菜。”

    方醒的咽喉涌动一下,说道:“大早上就喝酒,对身体不好。”

    朱高煦打个哈欠道:“什么好不好的,无事可做,不喝酒去做什么?”

    酒菜很快就上来了,朱高煦是酒到杯干,可方醒却宛如是在喝毒药。

    别说是上午,方醒整个白天都不乐意喝酒。

    他见朱高煦拎着一根猪蹄啃的痛快,就等他啃完了之后,说道:“检阅的法子很多,射柳都没有新意,陛下想怎么弄?”

    朱高煦从放弃了和自家大哥作对之后,就成了皇室的宠儿,赏赐从来都是头一份,进宫肆无忌惮,骂了皇帝御史也不敢管,因为会被皇帝喷‘多管闲事’。

    这样的亲王活的该滋润了吧?

    可朱高煦的骨子里还是闲不住,桀骜不驯就是他的座右铭,天生坐不住。

    他把手中的骨头一扔,然后喝了一大口酒,打个酒嗝,满足的道:“说是要让各家亮亮家底,本王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不过大概不只是让各家的小子出手吧,你家确实差了些,就那几个家丁。”

    他没明说,可方醒却知道了。

    白天喝酒是方醒最为厌恶的事儿,可他却主动举杯邀饮。

    于是回到家中之后,方醒就有些醺醺然了。

    家里的女人见他这副模样,难免就嘀咕了几句,然后三个女人合力,把方醒舒舒坦坦的服侍上床。

    这一觉睡到了天黑,醒来的方醒脑袋麻木,渐渐清醒。

    “人生只愿长睡,醒来便是纷争!”

    方醒念了一句酸诗,外面敲门声咚咚咚的响起。

    “爹,吃饭啦!”

    好吧,昏昏沉沉刚有些人生感悟的方醒被闺女打破了那种氛围,起床洗漱吃饭。

    一家之主出现了,晚饭才开始。

    大人们觉得过年吃的太油腻了,晚饭不吃也行,可孩子们却觉得饥饿。

    土豆平安他们自然不会嘀咕,就是欢欢觉得自家老爹大白天就睡觉,和母亲教的道理不合。

    于是他觉得有些不平,可自家是孩子,大人们的权威还在。

    物不平则鸣,于是欢欢就发飙了。

    “爹,要点蜡烛玩。”

    简单的话让方醒抬头看着自己的幼子,见他有些委屈之色,就想起了孩子不经饿,于是就给他夹了一个油炸豆腐圆子,问道:“点什么蜡烛?”

    这话他问的是莫愁。

    莫愁噗嗤笑了,然后捂嘴道:“老爷,欢欢有时贪睡,妾身就给他说了秉烛夜游的道理。”

    大家一听都乐了,张淑慧看着虎头虎脑的欢欢,不禁想起了当年的土豆:“这孩子看着就是有福气的。”

    小白也大方的道:“以后三兄弟要扶持互助,不能丢了少爷的脸。”

    莫愁微微欠身表示感谢,两位大佬都对欢欢表示了看好,只要三兄弟相处融洽,以后自然是一家人。

    土豆和平安也很懂事的给欢欢夹了菜,于是一家老小都和谐了。

    只有无忧,她一直在打瞌睡。

    方醒出手托了一下,避免了无忧的下巴撞向饭桌。

    无忧睁开眼睛,然后楞了一下,呆萌呆萌的模样让方醒笑了笑,然后揉揉她的头顶问道:“我闺女这是怎么了?”

    张淑慧笑道:“下午无忧说是担心你病了,就一会儿跑一趟去看看,跑多了就没了精神。”

    方醒心中柔软,说道:“那就随便吃点清淡的去睡觉。”

    此时权贵之家多有些刻板的规矩,父子之间更是如此。

    可在方家来说,方醒就是规矩。

    吃完晚饭,方醒叫了土豆去书房。

    平安在背后给了土豆一个眼神,意思是让他警惕些。

    这个眼神没逃过方醒的观察,不过他没管。

    小孩子渐渐长大了,和大人有了些隔阂,这不是矛盾,只是他们在逐渐接触外界,三观都在建设中。

    到了书房,小刀进来点了蜡烛,出去时一脸坚定的模样让土豆心中稍安。

    等小刀出去带上了房门,方醒见土豆在强做镇定,就在心中笑了笑,然后说道:“汉王收你为弟子,看似胡闹,却和年后的一桩事有关。”

    土豆一下就忘记了自己的忐忑,身体微微前俯,说道:“爹,难道孩儿要出征吗?”

    方醒愕然道:“就你这个小屁孩还出征?你连……罢了,过完年之后,你若是想走武人的路子,那就去聚宝山卫里操练,若是不想也由得你。”

    土豆想了想,说道:“爹,孩儿不知道。”

    方醒鼓励道:“你只管说,为父不会干涉过多。”

    这种父子关系在此刻殊为难得,所以土豆心中暖和,就说了自己的想法。

    “爹,孩儿喜欢书院的日子,早上出操觉得朝气勃勃,读书声朗朗觉得分外的充实,可孩儿的学业已经差不多了,早就该毕业了,所以孩儿想了许久。”

    “从文的话,孩儿以后是武勋,却没了做事的位置,那就是混吃等死,却不是孩儿想要的人生。”

    “从武,爹您说过,大明的外敌大概在您这一辈就差不多被击败了,孩儿……”

    方醒举起茶杯,土豆就闭嘴了。

    喝了一口茶水,方醒放下茶杯,指着微黄色的茶汤说道:“这茶叶来自于西南的山间,那里终年云雾笼罩,这才出了好茶。更有东南福州等地,那些地方的岩茶也是出于山间,更有绝壁之上才出好茶的说法。”

    土豆恭谨的听着这番话,知道是告诫。

    方醒说道:“好茶出险地,好人多磨砺,为父之前一直在放纵你们兄弟,只是谨守学业这一块。如今大明的革新进入中后期,不管文武都是关键时刻,需要无数人才。”

    他再喝了一口茶水,觉得味道醇香,而且回味悠长。

    “可人才难得,就算你是我的儿子,没那份能耐,为父也不会为你去请托,丢不起这个人只是其次,怕你误事误国。”

    土豆听到这里就起身,在边上束手而立。

    方醒突然问道:“你对自己的一辈子有何期许?”

    这是个大题目。土豆可不是当初的孩子,可以当做‘你长大想做什么’的这类问题来回答。

    他在很仔细的想着,而方醒也没催促,在慢慢的喝茶。

    一杯茶水喝完,土豆也想好了。

    “爹,孩儿此生只想护住家人,然后建功立业。”

    这个回答若是在其他权贵家中,大抵是要拿高分的答案。

    可方醒却依旧是淡淡的问道:“为了谁建功立业?”

    土豆下意识的说道:“为了陛下。”

    方醒的眉间多了皱纹,叹道:“为何还是这样呢?咱们家和陛下有交情,你把他放在大明之上我理解,可国终究是在皇帝之前,这一点陛下也是认同的。”

    “至于看护好家人,这没错,为父也是这般想的,也是这般做的。”

    方醒笑道:“连家人都看护不好,还奢谈什么为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