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412章 下一代
    “过了十五,朕准备让在京的勋戚和子弟们出来操练一番。”

    朱瞻基终于说出了安排,这大概是想传递一个信号,顺便让勋戚们自己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

    至于信号,方醒觉得应当是要让天下知道,大明需要振奋武功了。

    不过他觉得自己应该不用参加了,不然就是去出丑。

    朱瞻基大抵知道他的想法,就说道:“让土豆去吧,好歹下一代也该露个面,省得出门那些人都不认识。”

    方醒愕然,随即想起了朱高煦强行收土豆为徒的事,然后就是泰宁侯府和土豆之间的事。

    朱瞻基见他一时没反应过来,就说道:“朕往日觉得土豆沉稳,可没想到居然会对那个冯霖有了兴趣,这事你怎么想的?若是他们以后还喜欢彼此,你家里怎么处置?”

    方醒不置可否的道:“到时候再说,现在就想着这些,孩子会觉得很可怕。”

    “还小?”

    朱瞻基问道。

    方醒点头道:“对,他们还小。”

    他对好奇看着自己的明月笑了笑,说道:“十八岁之前,他别想折腾什么。十八岁了,成亲之后,我就看着他,不干涉,出错了再收拾他。”

    朱瞻基看着怀中睡着了的玉哥一眼,艳羡的道:“你的孩子倒是少了许多麻烦。”

    方醒欲言又止,最后说道:“等你之后,大明就安稳了,再无大战。”

    “朕正是这般想的。”

    朱瞻基的精神陡然振奋,这时那边来了一行人,及近,却是端端带着玉米来了。

    然后一直在后面没说话的一个太监近前说道:“陛下,大皇子和公主来了,奴婢带着二皇子回去吧。”

    咦!

    方醒不禁侧身看了这个太监一眼,觉得这厮挺有眼力的,居然知道为了避免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引发皇后和孙氏两边的矛盾,最好带走一帮人的道理。

    所谓知易行难,宫中一件看着不打眼的小事就有可能毁掉一个人。所以知道这个道理不算啥,可居然敢建议这样做,那就是属于人才的范畴了。

    这太监年纪不小了,气质也不同于方醒见到的那些太监,竟然多了些书本气息。

    朱瞻基却拒绝了这个提议,然后令人弄了些玩具在这里,亲自看着四个孩子玩耍。

    这是想要让这些子女的关系融洽吧。

    方醒觉得朱瞻基的想法单方面了些,一旦以后双方产生了利益冲突,再好的关系也会顷刻变成仇人。

    他就站在边上,看着四个孩子玩在了一起。

    玉米还行,在那里滚着铁环,至少没什么排斥。

    玉哥却玩不成,所以只能是端端和明月,加上独自玩耍的玉米三人。

    两个不大的女孩别扭的在玩着投壶。

    这种古老的游戏其实孩子们都挺喜欢的,端端和明月也做出了欢喜之色,甚至在投进去后还欢呼一声。

    很热闹!

    方醒微微点头,但却觉得太假,心中为朱瞻基感到悲哀。

    才多大的女娃?

    居然就知道了敷衍和演戏,这有趣吗?

    皇家的孩子总是这样啊!

    方醒想起了当年的朱瞻基几兄弟,很小时的朱瞻墉,以及……婉婉。

    “兴和伯……”

    这时身后传来了声音,方醒回身见是先前那个算是人才的太监,就微微颔首。

    这太监堆笑道:“兴和伯战功赫赫,咱家这等刑余之人在宫中知晓了也是打心眼里的敬佩啊!”

    方醒礼貌的道:“那些不足挂齿。”

    太监微笑道:“上次见过小伯爷和小姐,果真是灵气十足,不是咱家夸赞,以前咱家在宫外时也见过不少人家的子弟,可如您家中子女的却一个也无,让人艳羡啊!”

    这太监的话听着很顺耳,而且语调很顺畅,不会让人反感。

    人才啊!

    方醒看了他一眼,问道:“新来的?”

    太监愕然,说道:“咱家却不是乾清宫的。”

    方醒哦了一声,太监就微微一笑,那眼中多了些儒雅,虽然低声,但却不会让人感到是在躲避着什么。

    “咱家是在贵妃那边做事,倒是和兴和伯是第一次见面。”

    方醒随口道:“贵姓?”

    人家夸了土豆无忧好久了,让方醒的心情不由的舒畅,所以得给个印象,以后说不定还能说说话。

    太监的眼中闪过自信的神色,说道:“咱家姓王,名振。”

    “王……振……”

    方醒漫不经心的说出了这个名字,然后身体猛的一僵,缓缓看了太监一眼。

    王振微微笑着,他知道对于方醒这等人来说,谄媚只会收获不屑和鄙夷,所以他就像是以前教书的时候那样,渐渐的把自己代入进去。

    他觉得自己此刻一定是正气凛然,因为在孙氏那里时,每当他亮出这个气质后,无人不肃然。

    方醒的表情有一瞬古怪,先是抬眼看着王振,呆滞了一下,然后又恢复了正常,并且在微笑。

    他笑的很亲切,这让王振心中得意的同时,也有些意外。

    难道他是想和我亲近,等以后寻机收买我,好盯住贵妃,通报消息吗?

    瞬间王振就想到了这个可能,并盘算着是否划得来。

    宫中的人自然是需要投机的,不管大小,小的要投机自己的上司,大的要投机那些大太监,甚至是皇帝。

    当然,最好的投机就是后宫,也就是皇子。

    一旦投机成功,想想那些太监前辈吧,不说汉唐的中后期,在别的时期,那些前辈可也曾是和重臣们平起平坐的啊!

    人这一辈子的需求大抵除去女人就是权财。

    而太监没了家伙事,对女人的需求自然就去了。

    那么就是权财。

    太监贪财,这是历朝历代都‘有口皆碑’的。

    没了后代还贪财,这就是心理变态!

    而权力更是太监们趋之若鹜的明灯,哪怕知道自己是在化身为飞蛾扑向明灯,他们依旧无悔。

    那边端端一边玩一边在盯着边上滚铁环的玉米,分心之后,加之她从未玩过这种游戏,自然投壶的成绩就很差。

    朱瞻基随口道:“明月投的准。”

    明月毕竟还小,有些不高兴的道:“父皇,大姐一直在看着弟弟,没认真。”

    小女娃很生气,觉得自己胜之不武,而端端却说道:“父皇,母后说孩儿是大姐,要照看好弟弟妹妹们。”

    明月终究还是太小了,大抵平时听到了某些言论,所以略微对自己的姐姐有些不服气。

    而端端却很有长姐风范,这让朱瞻基很是欣慰。

    方醒见到这里也就放心了,随即他就告退。

    朱瞻基抱着玉哥,下巴朝着满头大汗跑回来的玉米点了点,问道:“不带着出去转转?”

    方醒摇头道:“太小了。”

    朱瞻基释然道:“倒是忘记了土豆和平安小时候都在玩,你这个做法让许多人觉得是在放纵孩子,不过朕幼时就在学习,现在想来,能玩一玩总是好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