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411章 皇帝和内侍,谁更幸福?
    路上和一美女相遇,那美女含羞带怯的行礼,却又偷瞥了你几次。

    你会作何想法?

    方醒微微皱眉,问道:“是找本伯吗?”

    女子再次抬头,眼中的仰慕之情让方醒有些愕然。

    “伯爷,小女从小就是听着您的威风长大的……”

    女子低下头,“伯爷,若是不弃,小女愿荐枕席……”

    等她说完再抬头时,却见方醒牵着无忧已经走了。

    这人竟然这样?

    女子愕然之余,无忧已经回过头来,冲着她嚷道:“不要脸!”

    女子招手道:“伯爷,小女能吃苦。”

    方醒边走边摇头,等回到家,不等无忧告状,就说了此事给三个女人听。

    “……对我没什么影响,大概就是想恶心人,若是家中闹腾起来,那些人肯定会私下得意吧。”

    莫愁听完就带着欢欢去厨房,准备中午的饭菜。

    小白好奇的问道:“少爷,那女人有多美?”

    方醒见张淑慧故作不在意的模样,就捂着额头道:“呀!一下就忘记了,好像……有些假,全是装出来的,大概是哪家养的女人。”

    无忧在,他没说什么圈养的妓女,然后就借口说是去洗澡,避开了后续的麻烦。

    “夫人,这是谁干的?”

    秦嬷嬷虽然出宫多年了,可警惕性还在。

    这等手段没什么作用,只是对方醒的后院有些影响。当然,若是方醒色迷心窍收下了那个女人,大抵对于背后那些人来说就是意外之喜。稍后他们自然会大造舆论,把方醒的名声搞臭。

    小白倒是没什么,可张淑慧却握紧了手中的礼单,说道:“那些士绅必然是不会这般做,回头查查。”

    小白却看得明白,劝道:“夫人,那女人都走了,到哪查去?”

    张淑慧有些恼怒的道:“夫君这是不想追究了吗,可见是在怜香惜玉。”

    方醒压根就没什么怜香惜玉的心肠,他只是猜到了是谁,懒得去追查而已。

    士绅们不敢弄这种手段,否则一旦被方醒查到,举家流放都是等闲。所以他们要弄就是想一举把方醒扳倒。

    洗完澡,方醒去了书房。

    黄钟已经梳理了不少消息。

    “泰宁侯府里今日照常采买了不少东西,有家丁去了冯家那边查看,大少爷怕是被盯上了。”

    方醒擦着头发,闻言停了一下,然后继续擦头发。

    “陈钟知道了又能如何?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动土豆!”

    ……

    “侯爷,那小子是方翰!”

    “方翰是谁?”

    方醒家的三个儿子几乎就是隐形人,很少在公众场所露面。

    周东的脸还在肿着,慌乱的来禀报,听到这个问题也只能是苦笑着,然后捂着脸说道:“侯爷,就是兴和伯家的土豆。”

    陈钟闻言楞了一下,却想通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此事应当是陈二戏弄冯霖,正好方翰在场,就英雄救美!”

    陈钟觉得自己很冤枉,可两家都这样了,他也不可能去找方醒认错。

    “小小年纪就知道了哄女人的手段,本候倒要看看方醒去了之后,这方家会成什么样?”

    这话有些酸,像是青皮斗殴打输了安慰自己的话。

    周东的腿颤抖了一下,劝道:“侯爷,咱们现在虽然落了下风,可那小子在呢,看那模样,他分明就是对那冯霖有兴趣。咱们现在不动,缓个半年后……谁知道是咱们出的手?”

    陈钟没理他,问道:“方醒没上钩?”

    周东摇摇头道:“刚到的消息,方醒就是看了她一眼,问了一句话就牵着闺女走了,他闺女还骂了一句不要脸,差点气坏了咱们请的人。”

    陈钟微笑道:“听闻张淑慧善妒,让方醒多年就一妻一妾,后来好容易又找了个小妾,也被逼着在外面住着,这等妒妇,换做是前唐,怕是也敢把醋当做是烈酒。”

    周东知道他说的是房玄龄那悍妻的典故,就说道:“侯爷,房玄龄的媳妇可是范阳卢氏的族人,太宗再大的胆子也不敢用毒酒毒死她,所以卢氏自然知道是假。”

    这等见解在权贵中只是旧闻,陈钟在思索问题,周东恍然大悟道:“那张氏乃是英国公府出身,虽然近些年方醒在军方多有威望,可火器装备太少,大多武人都在观望,对他可没多少好感,所以英国公府依旧能压住他。若是两家生出了龃龉,那可就热闹了。”

    他开始以为陈钟只是想恶心方醒,没想到还有这层深意。

    于是他把往日的怠慢收了许多,觉得权贵果真没有一个是善茬,城府太深了。

    陈钟突然抬头道:“方翰那边不要弄,明白吗?”

    周东应了,可终究有些悻悻然。

    陈钟揉揉后颈道:“就算是去刺杀方醒也好过去弄方翰,懂吗?”

    周东懂了,“是,看来方醒溺爱孩子果真是名不虚传。”

    陈钟微微摇头,“这是护犊之情,陛下可知道了此事吗?”

    周东说道:“今日皇城中没有什么异常。”

    陈钟的眼中多了几分羞恼,说道:“那便去看看。”

    若是被皇帝知道他被方醒打了,那他以后怎么还有脸去上朝?

    ……

    方醒主动请见了朱瞻基。

    过年期间自然无需太严肃,两人见面后自然说了些过年期间的事,可方醒却不大自然。

    朱瞻基抱着的是那个叫做玉哥的孩子,边上站着的是那个传说中皇帝愿意为她摘下天上明月的明月。

    明月看着很知礼,给方醒像模像样的福身之后,就准备告退。

    朱瞻基抱着玉哥起身道:“里面暖和,但久了却闷,出去走走。”

    方醒心中盘算着这里面有没有什么陷阱,缓缓跟在后面。

    他最担心的就是朱瞻基开口为玉哥求师。

    若是旁人他拒绝了就是,可朱瞻基却不同,两人之间多年的交情,让他无法开口说不行。

    这无关身份地位,但却和大明以后的局势关系不小。

    四人出了暖阁,一路在殿外游走。

    朱瞻基抱着玉哥,突然问道:“你觉得陈钟如何?”

    方醒心中马上就转过念头,说道:“普通。”

    这是说陈钟并没有什么天赋或是特别厉害的才能。

    朱瞻基微笑道:“那便是在混日子了。连土豆都拿不住,蠢的够可以的。”

    方醒心中腹诽着:你作为皇帝把这些武勋闲置在家里,没事情做,那可不就是混日子吗。

    至于土豆的事,朱瞻基自然得了消息,然后每天就听着土豆和冯霖的进展乐呵。

    朱瞻基嗯了一声,等绕过这里时,前方就是正面,能看到屋宇无数。

    “勋戚多有不满,不过朕却不怕,有火器卫所在,他们若是敢有异动,朕便一网打尽了他们。”

    方醒看着朱瞻基的侧脸,那里多了些冷酷。

    这是和开国帝王差不多的想法。

    一网打尽,把能威胁到自己地位和子孙安危的人都拉下来,最好全都干掉。

    你不能说他自私,因为皇帝安,则天下安。在朕即天下的当下,这就是天道!

    “父皇。”

    明月突然指着前方趴在地上找东西的宋老实喊了一声。

    朱瞻基的冷酷消失了,他笑眯眯的道:“他在找虫子。”

    他抱着玉哥回身道:“宋老实从救鸟开始,整日心思都散了一半,现在更是连虫子都救,索性这里的虫子少,不然朕要担心那些臣子会被他吓到了。”

    明月在好奇的看着方醒,若是在以往有外臣来了,朱瞻基会让他们马上回避。

    可今天这人却不用,为什么?

    小孩子的好奇心能让世界崩溃,方醒看到了这些好奇,觉得自己太过冷漠也很无趣,就说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世界,在那个世界里,他是至高无上的神灵。而宋老实的世界随心所欲,大概比我们都幸福吧。”

    朱瞻基说道:“朕的世界就是大明,却不能随心所欲,也不是至高无上的神灵,所以宋老实确实是很幸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