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408章 侯府遇到了对头
    张辅有些意外,薛华敏趁着土豆不注意给他使了个眼色,然后继续说道:“泰宁侯说是要斋戒几日,以后要重新拿起刀枪操练。”

    “家丁呢?”

    张辅随口问道。

    薛华敏说道:“陈家的家丁都有些丧气,关门闭户的,也没人出来。”

    土豆闻言就拱手谢了,然后问道:“薛先生,可知道泰宁侯的意思吗?”

    薛华敏是负责外事的幕僚,所以他也不装作无害的模样,眼神凌厉的道:“泰宁侯说是要吃斋,所谓吃斋就是放弃了某事的意思。大公子放心,朗朗乾坤,陈钟再大的胆子也不敢乱来。”

    张辅也说道:“你放心的去,若是陈钟敢乱来,你舅舅我就算是出门了,可国公府还在呢!看他可敢动冯家!”

    土豆得了定心丸,就谢了张辅。

    这等小事张辅哪会在意,直接就赶走了他。

    等土豆走后,薛华敏才说道:“国公爷,张青回来了,说是姑爷去了泰宁侯府,和陈钟发生了冲突,好像有打斗。”

    张辅冷冷的道:“陈钟这是想静极思动了吗?”

    薛华敏说了矛盾:“陈钟想把那冯家收为家奴,姑爷家的大公子碰到了就出手,姑爷就跟在后面堵住了那些人。”

    “德华居然是跟在土豆的后面?”

    张辅不禁笑了起来:“他一向天不怕地不怕,可遇到自家的儿子喜欢了女孩,也只得暗中跟着。”

    薛华敏也笑了笑,说道:“姑爷就带着辛老七,一直把那些人逼回了侯府,然后和陈钟碰面,辛老七大概是出手了,想必侯府中的那几个老兵怕是讨不了好。”

    泰宁侯府里的老家丁号称是悍卒,平时也是镇府之宝。

    张辅摇摇头道:“爵位继承以后怕是要改了。”

    薛华敏想起了张懋,就说道:“没办法,那些勋戚一代不如一代,白拿着钱粮,还占了位子和不少田地,陛下忍不得啊!”

    张辅微微点头,“勋戚多有不法,陈钟这等逼良为奴的手段若是被陛下知道了,少不得要下旨申饬,那个蠢货,肯定是被德华逼到了墙角,只得认输。”

    薛华敏叹息道:“这是自作孽啊!而且恰好遇到了姑爷家的大公子,幸好没伤到大公子,否则姑爷大概会让陈钟生死两难。”

    张辅冷笑道:“那是他运气好,德华派了家丁在跟着土豆,若是遇险,家丁肯定会出手,到时候张青他们也会出来。”

    薛华敏在为陈钟庆幸着:“真到了那时候,那就是骑虎难下,陈钟大概是要完了。”

    ……

    土豆急匆匆的再次到了冯家的外面。

    院门没关,冯家仿佛是在等着侯府的家丁冲进来。

    “爹,让我去吧。”

    “去什么?等着。”

    “爹,那人说什么打探消息,多半是跑了,我去问问吧。”

    “别去,等着。”

    土豆听到了冯有为和一个年轻人的声音,他猜想那年轻人应当就是冯霖的大哥冯祥。

    “不,他会去的。”

    这是冯霖的声音,土豆听了心中欢喜,然后缓步进去。

    院子里冯祥正在驳斥着:“会去什么?你整日就信外人,我……你是谁?”

    冯祥见土豆不打招呼就进来了,就皱眉问道。

    冯有为见是土豆,就说道:“你还回来作甚,赶紧走吧。”

    “是你?”

    冯祥刚说了土豆的坏话就被打脸了,有些难堪。

    不过和难堪比起来,显然全家的安危更重要,所以他问道:“你真是去问消息了?”

    土豆拱手道:“在下刚去问了消息。”

    “如何了?”

    冯有为一家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的问道。

    土豆说道:“泰宁侯府府门紧闭,那些家丁都没出来,还有,泰宁侯据说是要吃斋。”

    冯有为纳闷的道:“他吃斋念佛和这事没关系吧,都是下面的人在弄呢。”

    冯祥也有些失望的道:“要不我去问问吧。”

    冯霖却在看着土豆,她觉得这个憨傻的小子应该不会骗人。

    土豆说道:“在下去问了故交,说是权贵说念佛吃斋,大多是得罪了人,或是见罪于陛下。”

    呃!

    冯祥再也忍不住了,不等父母同意就冲了出去。

    “这孩子!”

    赵氏追之不及,土豆尴尬的看着冯有为,说道:“在下这话是确定过了。”

    冯有为的嘴角扯动一下,说道:“辛苦小哥了,敢问贵姓?”

    土豆毫不犹豫的拱手道:“小子姓方名翰。”

    “辛苦了。”

    姓方的在京城不少,冯有为没把土豆和方醒联系起来,然后说道:“时辰不早了。”

    这是变相的逐客令,土豆只得告辞。

    等他走后,冯家依旧是胆战心惊。

    直至一个多时辰后,眼瞅着天都有些麻黑了,冯家依旧无人想到晚饭。

    “爹!”

    冯祥就像是炮弹般的冲了进来,冯有为见他一脸的喜色,就心颤了一下,问道:“我的儿,被陈家人打了没?”

    他眼中的心疼难以掩饰,冯祥却忽略了父亲的关爱,欢喜的道:“爹,娘,那位真的是吃斋了!”

    冯家人都面面相觑,冯有为眨巴着眼睛问道:“确定?”

    冯祥说道:“爹,侯府的人好像是怕人不知道,传的沸沸扬扬的,说是侯爷觉着多年吃荤罪孽深重,所以就要斋戒几日,侯府无事不得外出。”

    冯有为仔细想着侯府行事的规矩,而赵氏已经忍不住欢喜了,说道:“没人出来找咱们家的麻烦?”

    按照她的想法,今天侯府想让冯有为签了卖身为奴的契约,结果没成事,那肯定是要恼羞成怒,一刻都不会耽误来冯家。

    可从事发到现在都两个多时辰了,人呢?

    “夫君!”

    赵氏欢喜不胜,而冯有为还在狐疑着。

    冯霖已经跑了,冯有为问道:“谁说了这些话?”

    冯祥这时才稍微平静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爹,我跑到了侯府的大门外,门子看到我了,我还骂了他,说我是冯家的长子,陈家欺人太甚,可门子板着脸没理我,后来更是把窗户也关上了。”

    冯有为呆呆的看着手中的画卷,突然劈手把画卷砸了出去。

    赵氏知道自己的丈夫视画如命,这等举动就代表着他的心情激荡。

    “夫君!”

    冯有为偏过头去,霍然起身道:“为夫要去看看。”

    冯祥赶紧也跟了出去。

    于是赵氏和冯霖母女就只能守着家等着。

    他们一直等到了夜禁,才等到了狼狈回来的冯有为父子。

    “差点就误了时辰,哈哈哈哈!”

    冯有为后怕着,笑声却开朗。

    赵氏问道:“夫君,可是知道了?”

    冯有为接过冯霖递来的热茶,喝了一口后,宛如叹息般的说道:“侯府今日来了对头,侯爷被逼着躲了起来,咱们家啊……他们顾不上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