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406章 你大,所以方某亲自来了
    就在刀光闪过之时,辛老七就动了。

    他的身体倾斜着,长刀在身侧落空的同时,他的左手已经出现在了长刀的上方。

    如果老家丁收刀的话,会直接把长刀的刀背送到辛老七的手中,所以他心中一惊,手腕一转,马上就改了个收刀的方向,倾斜着从侧面挥刀。

    可他这么收刀就变成了挥刀,正好挡住了侧面上来的那个老家丁。

    他心中一震,还没去想辛老七此举是有意还是无意时,辛老七就合身撞了上来。

    老家丁没有别的选择,他大吼一声,弃刀和挥拳几乎是一气呵成。

    侧面的老家丁匆促的格挡住了来自于同伴的攻击,后面的老家丁没想到辛老七会突然暴起,脚步就落后了一步。

    辛老七就趁着这个机会挥拳。

    两只拳头毫无花俏的碰到了一起。

    很小的声音,辛老七的拳头收回来,身体一矮,一个扫堂腿就冲着右边去了。

    右边的家丁猛地跃起,在半空中看到正面的同伴右臂垂下,面色惨白,好似在极力的忍受着痛苦。

    辛老七的脚一挑,地上的长刀入手。

    他返身当头劈斩下去,那从他身后想来偷袭的老家丁正好准备攻击,一时间两把长刀相互劈斩。

    这是勇气之争!

    辛老七的眸色平静,仿佛对面来的不是刀,而是烤鸡。

    他的长刀丝毫没有偏差,方向纹丝不动。

    而那老家丁的眸色微变,他突然松手,然后身体极力的躲避着。

    “住手!”

    辛老七的长刀微微动了一下,从老家丁的肩头掠过。

    血色之中,一块布料合着一块皮肉落了下来。

    那几个老家丁都冲了过来,刚才喊住手的陈钟喝道:“好了!”

    那几个老家丁悻悻的看着从容退出去的辛老七,却没人再骂陈钟。

    刚才的一番厮杀看似很长,可也不过是十息以内,电光火石间,五个老悍卒的围攻就被辛老七给破了。

    若非是陈钟及时认输,以辛老七的性子,这五人不会有人活着。

    辛老七脚步缓慢的向方醒走去,目光缓缓转动,逼视着左右站着的那些家丁。

    这些人心中不忿,可竟然不敢在面上显现出来。

    这五人在侯府几乎就是最高武力的存在,这些家丁大多都是他们一手教出来的。

    哪怕是他们须发斑白了,可在年前的操练中,他们五人中任何一人出来,都能单挑这些年轻家丁们三到四人。

    这样的五人去围攻辛老七一人,却在瞬间就被他破围,若非认输,大概就要全军覆没了。

    面对着这样的辛老七,这些家丁如何敢造次。

    辛老七走到了方醒的身边,陈钟不由自主的退后一步,然后说道:“兴和伯你想怎样?”

    这是认栽了!

    论公,方醒是皇帝倚为长城的心腹重臣。

    论私,方醒过往的例子让陈钟不敢造次。

    宽宏大量可不是浪得虚名,一旦结仇,陈钟大概就只能缩着脖子过日子,免得被方醒抓到把柄。

    这就是自家立身不正的缘故,心中没底,在遇到真正的硬茬子时就不敢入如往常般的强硬。

    辛老七回到身边,方醒心中安稳,就松开一直在放在腰部的右手,说道:“冯家!”

    陈钟有些青紫的脸颊一颤,咬牙切齿的道:“兴和伯,你在戏弄本候吗?”

    开什么玩笑!

    一个伯爵和一个侯爵相争,侯爵被伯爵打趴下了,手下的家丁差点被干掉了。

    此事若是被皇帝知晓了,必然会把他们叫进宫中呵斥,甚至会处罚,这也是陈钟不想闹大的原因所在。

    可从方醒出现的那一刻起,陈钟就在警惕着。

    他从开始就不认为方醒是为了冯家来的,如果是,他放过冯有为又有何妨。

    可方醒一直在说冯家,陈钟就一直在揣测着自己是哪里得罪了方醒。

    可想来想去,他想破了脑袋,就没想出一个结果来。

    可现在方醒占据了主动的时候,却告诉他,我只为冯家而来。

    你特么的在戏弄老子呢!

    陈钟咬牙切齿的,他现在真的想和方醒拼了。

    方醒愕然,然后非常认真的道:“我真是为了冯家而来。”

    陈钟只觉得胸中一股郁气在渐渐蓄积,他忍着吐血的**问道:“果真?”

    方醒点点头,说道:“方某若是要和你翻脸,哪会打草惊蛇!”

    陈钟闭上眼睛,把牙齿咬得咯嘣作响。

    他恨啊!

    你特么的早认真说是为了冯家,我吃饱撑的为一个画师和你翻脸?

    这就是阴谋论的习惯,作为食物链顶端的权贵们一直很小心,在遇事之后,他们的第一反应就是把这事阴谋化,盘算着会给自己造成什么麻烦。

    所以两人一直在为了冯家口舌,最后动手,都是陈钟自己脑补阴谋化的结果。

    陈钟过来一步,几乎和方醒面对面,低声道:“你只需叫人来说个话,为何亲自来堵门。”

    是的,方醒先前的举动和堵门没啥区别,所以也怪不得陈钟把事情阴谋化。

    方醒微笑道:“你是侯爵,方某是伯爵,你大,所以方某亲自来了。”

    他指指那些家丁说道:“方某让他们回去,可你却气势汹汹的不肯罢休,泰宁侯,是谁为了一个画师在纠结?”

    陈钟盯着方醒的脖子,双手张开成虎爪模样,惹的辛老七盯住了他的手,只等他一动,就干翻他。

    “你不懂规矩吗?”

    陈钟觉得方醒应当懂得权贵之间的规矩。

    冯家不是什么重大筹码,做个人情也使得,你方醒传个话,表示自己领情就是了,难道我陈钟还揪着冯家不放?

    可他却不知道方醒心中的怒火在熊熊燃烧着。

    你陈钟居然敢两次追我儿子,我给你面子才特么的是棒槌!

    我就是来找事的!

    方醒说道:“方某不知道什么是规矩。”

    好吧,这是不准备软化立场了。

    陈钟冷冷的道:“本候身体不适,兴和伯请自便吧。”

    方醒微微颔首,转身出去。

    那些家丁鸦雀无声的看着他们出了大门,而那几个老家丁不知道是没脸还是想先抢救自己中刀的同伴,已经架着肩头上少了一块肉的老家丁走了。

    陈钟默默的站在那里,半张脸上都是血痂的周东挥挥手,这些面上无光的家丁们就悄然散了。

    周东走到陈钟的身边,说道:“侯爷,那方醒会不会是使诈?”

    陈钟摇摇头,他觉得方醒的话至少一半是真的,因为若是想弄他的话,方醒不会来打草惊蛇,只会寻到机会一击致命。

    周东觉得自己被白打了,他说道:“侯爷,那冯家搅事,咱们难道就这么放过他家了?”

    周东觉得方醒的话不可信,因为他对冯家比陈钟还了解,知道方醒和他家压根就没半点关系。

    “难道是他们以前有过什么联系,冯有为病急乱投医去求到了方醒那里,方醒也吃饱撑的来管闲事?”

    周东说着缓缓抬头,正好陈钟也若有所思的转身过来。

    四目相对,面面相觑。

    如果真是这样,那这算是什么事啊!

    陈钟定定神,吩咐道:“派人去盯着冯家,本候要冯家的消息,看看他家和方醒究竟是什么关系,改日寻到机会,本候自然会连本带利的把今日的羞辱还回去。”

    周东点头应了,然后赶紧去交代事情,顺带敲打了一番那些家丁和今日的知情人,警告他们不许外传,否则一家老小的小命难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