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400章 蝼蚁
    “你没认出来?”

    看着鼻青脸肿跪在身前的仆役,陈钟深深的后悔着。

    “小的平日只是侍候少爷的笔墨,那日侥幸看到了那个小子,结果跟着少爷去英国公府的时候就碰上了。”

    这仆役平日里出府的机会不多,不认识京中的权贵,可他却立功心切,见到土豆就想抓。

    陈钟骂道:“愚蠢!那时候你跟在后面,见他去了哪,自然就能分辨出身份来,偏生你还想抢功,蠢蠢蠢!”

    他气了半晌,问道:“打你的人可记得?”

    仆役捂着脸上的伤处说道:“侯爷,那人看着四五十岁……小的分不清,才将在竹林里撒尿出来,喝的醉醺醺的。”

    “醉醺醺的?”

    陈钟皱眉挥手,有人带了仆役出去。

    幕僚看了一场,也有了些心得,见陈钟在思索,就分析道:“侯爷,那时候还没开席呢,能在那时喝醉的多半是勋戚,否则国公府也没酒给你喝啊!”

    陈钟微微点头,依旧在思考。

    幕僚微笑道:“说是在撒尿,多半是撒尿时被他急匆匆的吓到了,这才出来拦截,气不过嘛!”

    陈钟点点头,说道:“本是小事,下人无知却招惹了贵人,这几日家中多留意,若是有人上门记得告知本候,以免得罪了人还不知。”

    幕僚点头应了,想着自己上次撒尿被人吓到的事,说道:“侯爷,今日冯有为来过,送了两幅画,说是不要钱。”

    陈钟不是上一任泰宁侯的直系,所以意外袭爵后觉得大家都在笑话自己,就跟着张辅他们学了附庸作雅。

    而权贵玩雅致自然首选书画古董和金石,可陈钟的书画却是寻常,于是就找了冯有为来做枪手。

    枪手枪手,就是遮住脸和姓名,为他人做嫁衣的倒霉蛋。

    如今这个倒霉蛋害怕了,想来求饶。

    幕僚瞟了一眼自己的东主,知道这位看似平和,但内里却最是不饶人的一个。

    “画不收!”

    陈钟淡淡的道:“府中还没穷到那个地步,送回去。”

    幕僚点头应了,陈钟摸着御赐的扳指笑道:“陛下过完年怕是要检阅一番,正是我辈大显身手的时刻,这几日本候要练箭,无大事别来打扰。”

    幕僚赔笑道:“侯爷定能一举夺魁,到时候在下也能跟着去边塞走走,好歹也看看汉唐那些豪迈诗句的出处。”

    陈钟微笑道:“会有那么一天的。”

    “是,侯爷,那是否要重新找一个画师?”

    陈钟微微抬眼看着幕僚,嘴角微微下撇,显得有些冷酷。

    “找什么?”

    幕僚想起那件事,只得劝道:“侯爷,那人居然敢动用弓箭,必然也是权贵啊!弄不清那背后的人,在下以为还是暂时忍一忍吧。”

    陈钟不悦的嗯了一声,说道:“本候就是想压,管他背后是谁,从冯家把他压出来!”

    幕僚的嘴角抽动着,恭维道:“侯爷高明,那人若是在意冯家,自然会出头,若是不在意……那就是碰巧了。”

    ……

    冯有为觉得自己此生是半好半坏。

    前半生多番应试不中,拖垮了家。

    等孩子大后,妻子的劳作不足以养家时,他才幡然醒悟,然后靠着一笔字画在京城中谋生,竟然也能养活妻儿,倒也让他在闲暇时足以**。

    他毕竟读过书,虽然只是个小秀才,也足够他把枪手的生意做到权贵家里去。

    “泰宁侯是个要面子的人,那陈二弄污了画就罢了,为父再画就是了,你不该……哎!罢了,那两幅画就当是赔礼,泰宁侯府为父就不做了。”

    他的书房很杂乱,许多空白画卷和半成品都堆在一起,入眼都是各种笔墨纸砚。

    特大书桌的一边,瘦削的冯有为看到闺女低头难过,就微笑道:“怕什么,也就是意气用事罢了,如今勋戚的日子不好过,泰宁侯想来不会为难咱们家。”

    冯霖只觉得胸中一股气在憋着,让她想哭。

    “爹,他们太欺负人了。”

    冯霖抬头,眼中红红的,却没有软弱之色。

    冯有为笑道:“你从小就是个倔的,为父当年苦苦科举无果,还是你说家中已无余粮,这才让为父幡然醒悟。如今你大哥在读书,家中也颇有些积蓄,你还担心什么?”

    冯霖气鼓鼓的道:“爹,那泰宁侯不知为何没追究了,不过还得小心些,权贵都不是好东西呢!”

    “是啊!权贵好的少见。”

    对于冯家这种家庭来说,权贵就是能破家的凶人。

    而大明的权贵也没啥爱护百姓的想法,平时不惹他们都会巧取豪夺,一旦惹到了,那就回家吧,一家子可以等死了。

    冯有为怜爱的对冯霖说道:“若非是为父做了这个,咱们家也不会认识什么权贵,这就是福祸相依。不过大过年的,想来泰宁侯不会发作,等过完了年,他大概也就忘了。”

    “老冯,外面有人找!”

    冯霖侧耳道:“爹,是李叔。”

    冯有为哎的叹息一声,然后双手撑着大书桌起身,面带痛苦之色。

    冯霖赶紧过去扶了他一把,说道:“爹,您的腰可不大好呢。”

    冯有为笑了笑,父女俩一起出了书房。

    大门已经打开了,妻子赵氏正在接待来人。

    “夫君,是泰宁侯府的人。”

    赵氏的话让冯霖的心落到了谷底。

    冯有为的眼神一紧,然后笑着拱手道:“可是侯爷有话要对在下说吗?”

    来人只是一个家丁,却极为肆意。

    他放肆的打量着冯家,又盯住了冯霖,然后说道:“侯爷说了,以后还是你画。”

    冯有为的脸色白了白,强笑道:“在下的手艺不精,怕是不合侯爷的意吧。”

    来人再看了冯霖一眼,冷笑道:“侯爷说行就行。这次侯爷说了,要一幅花鸟画,用心些,两日够了吧?”

    冯有为还没答应,来人就最后看了冯霖一眼,说道:“走,记得后天把画送去。还有,生意就是生意,侯府给钱,你作画,大家要安守本分的好,别占别人的便宜,好了,走了。”

    “我家不做了!”

    冯有为的面色惨淡,冯霖见了就知道不是好事,就追出去喊道:“你说做生意,那也得愿买愿卖,我家不卖了!”

    那家丁才将上马,闻言策马掉头,居高临下的看着冯霖,冷笑道:“谁敢不做侯府的生意?”

    周围有几个街坊,其中就有隔壁的李叔。

    大家开始见冯霖的面色不忿,还想着帮忙出头。

    等对方说出了侯府二字时,大家都闭嘴了。

    再深厚的情谊也不能超过自家亲人的安危啊!

    家丁见无人敢反驳,就学着陈钟的那种所谓豪迈大笑了几声,然后策马回去,慢悠悠的回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