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385章 包子脸的女孩
    大明的勋戚通过联姻,或是拐弯抹角的手段,早就连成了一体。

    这一点张辅也不能免俗。

    别人家的孩子在小时候就和交好的勋戚子弟经常玩耍,这是为了让他们长大后相互亲密,抱作一团的需要。

    可方家却不一样。

    土豆在小时候去的勋戚家大抵就是英国公府,因为是娘舅家,所以算不得和外面的交往。

    这一片地方他以前路过不少次,可这一家人却不知道是哪位。

    马匹缓缓前行,土豆从角门的侧面缓缓转动着视线,直至看到一抹嫩绿。

    再往前,就见到了一个穿着嫩绿色褙子的女孩。

    为啥土豆确定是女孩?因为他看到了三小髻,这是未婚的标志。

    “谁看到了?谁看到了?”

    里面被这个女孩给挡住了,却传来一个无赖的声音,不,是有恃无恐。

    那嫩绿色微微颤动,清脆的声音中带上了愤怒:“你撒谎!我要去告你!”

    “去吧去吧!不去就来给我暖床,哈哈哈哈!”

    那个无赖的声音显得极为得意,并带着些许调戏之意。

    这就是生活。

    方醒带着他们去看过许多市井变迁和闹剧,这种程度的不算是什么。

    土豆抛下此事,继续想着自己的问题。

    “污言秽语,回头我爹一定会去请教泰宁侯,看看这是哪家的规矩!”

    “你爹,冯有为?他就只会画画。怎地,阿霖,你这是对我有意思了?虽然我老了些,可好歹榜着侯府,要不改日就请了媒人去你家提亲?”

    “呸!陈二,你作死呢!”

    “嘭!”

    “啊……”

    正在想问题的土豆被这声音惊了一下,身后接着传来了男子的惨叫,连他的马都有不安。

    这终究不是战马啊!

    土豆觉得该和父亲提议给自己换马了。

    前方的马车被小刀赶着,已经停在了边上在等他。

    听到惨叫,小刀的手一动,手中多了一把飞刀,然后懒洋洋的看着那个角门。

    “来人!来人啊!”

    里面一阵匆忙的脚步声,接着一个梳着三小髻的女孩跑了出来。

    她穿着嫩绿色的窄袖褙子,脸上还带着些恼怒。一双黑漆漆的眼睛圆瞪着,还带着些许婴儿肥的脸上肌肤白嫩。

    她见到了策马掉头过来的土豆,就咬着嘴唇喊道:“你也是他们一伙儿的!欺负人,我要到大理寺去告你们!”

    土豆呆呆的看着她,只觉得就像是被雷劈了一下。眼前有金黄色的东西在闪耀,就像是他以前转身猛地撞到墙壁和大门后的反应。

    女孩见他呆呆的看着自己,就上前一步,准备踢一脚。

    土豆的马是从小就跟着的,很温顺,但却失于野性和警惕,竟然被这个女孩吓到了。

    马蹄踏踏,土豆愕然被驮着退后。

    “呃!这个……”

    土豆知道自己刚才盯着女孩看不礼貌,说重点就是登徒子。

    他下马低头拱手道:“方才得罪了,不过在下却不是什么一伙儿的,只是路过。”

    女孩气鼓鼓的瞪着他,握紧拳头道:“那你是不是来帮忙的?要是就来,看看我怕不怕你!”

    土豆听着这清脆的声音,不禁就抬起头来,然后就看到了女孩鼓着腮帮子,故作凶狠模样。

    他神思恍惚了一下,然后说道:“姑娘可是被欺负了吗?”

    虽然方醒没教过他们什么莫管闲事,可男女之间的禁忌却说了不少。

    可土豆此刻觉得整个人有些发蒙,那些警惕都抛在了脑后。

    “要你管!”

    女孩哼了一声,就看了看手中的一幅画,然后苦着脸道:“回家要被爹骂了!”

    土豆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那副画。

    画上山水纵横,黑色的山森然扑来,有些不专心的土豆不禁抬了抬头,然后就看到角门处冲出来几个仆役。

    “冯霖!”

    当先一个管家模样的男子气势汹汹的过来,身后跟着几个男子,不像是来帮衬,倒像是来看热闹的。

    女孩回身,见男子过来就说道:“陈管家,陈二污了侯爷要的画。”

    管家先看了土豆一眼,见他年轻,而且只穿了青衫,神色更是不见倨傲,就看向了后面马车上的小刀。

    按照方醒的指示,不是危险的地方,尽量让土豆和平安自己去应付。

    所以小刀把飞刀隐在身侧,就像是一个送货的车夫在看热闹。

    管家没有感受到威胁,就板着脸道:“谁会污了画?你自己弄脏了还诬陷人,看看看看。”

    他回身指着一个捂着额头的仆役说道:“动手打了人还恶人先告状,冯有为是怎么教你的?按理送画是该他来,可最近几次却都是你,这是看不上我泰宁侯府了吗?”

    女孩有些愕然,然后婴儿肥的脸颊都鼓了起来,面色灼红,“小女发誓,就是他弄污的。他说要看,不看不给进门,小女就给了他。他在吃羊肉!炉子上就是,然后那肉就掉到了画上。”

    稚气未消的女孩气鼓鼓的在驳斥着,三小髻摇晃着,看着有些……

    土豆不知道用什么词来形容,只觉得呼吸有些紧,人有些飘。

    管家看到土豆有些神思不属,就嗤笑道:“还看上她了?她家里是画画的,她整日在外跑腿送画,可不是什么大家闺秀!”

    “不要脸!”

    女孩转身冲着土豆喝骂道,然后劈手扔出了手中的画卷,转身就跑。

    土豆接住了画卷,哎了一声道:“我不是他们一伙儿的!”

    可那女孩却急匆匆的跑了,身姿矫健,就像是一头林间的小鹿。

    那个捂着额头的仆役得意的回身喊道:“还得画画,下午送不过来,就别想拿钱!”

    那奔跑中的女孩身体一个踉跄,然后止步回身喊道:“不做你家的生意了!”

    管家的眼中多了冷意,说道:“泰宁侯府的生意是你想不做就不做的吗?让冯有为来说话!”

    她叫冯霖?

    她的小名叫做阿霖?

    土豆觉得自己好像是有些微醺了。

    他看了看前方的女孩,那边已经是红了眼睛。

    “你们欺负人!我要去大理寺告你们!”

    管家冷哼一声,说道:“本来只是让冯有为重新画一幅,如今你这般桀骜,那就没说的。别说是泰宁侯府欺负人,今日放你,明日把画送来,否则咱们也不说什么大理寺,顺天府见!”

    女孩楞了一下,面对着泰宁侯府,心中大抵是慌的,但却倔强的说道:“这天下是要讲道理的!”

    她转身就走,那腰身挺拔,竟然有些不屈之意。

    管家冷冷的说道:“讲道理?咱们府上就是道理!走,回去,等明日再说。”

    几个仆役都笑着说了女孩的事,那个被打破头的仆役说是想请管家喝酒,管家却只是摇头,眼中似乎有些不屑之意。

    他再次看了小刀一眼,说道:“这里不许停车,赶紧走!”

    小刀没搭理他,看着吊儿郎当的,可管家却有些莫名的发憷。

    于是火气就冲到了土豆的头上。

    “想看什么?想看侯府的笑话吗?哪家的?”

    土豆还在看着那个女孩渐渐远去的背影,闻言随意的道:“城外的。”

    一听是城外,那个仆役就不屑的往地上呸了一口,说道:“管家,这等小子,一巴掌就老实了。”

    土豆看了他一眼,淡淡的,然后上马离去。

    “真是邪性啊!这小子竟然不怕?”

    “乡下小子,哪知道咱们府上的厉害,走了,喝酒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