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379章 皇帝发难
    刘观什么时候关注过民生了?

    他才将在南方大开杀戒,弹劾了不知道多少官员。

    此刻才回京没多久,这人居然摇身一变,就成了菩萨?

    朱瞻基坐在上方也看不清楚大部分臣子的神色,但他却知道大明已经出现了结党的趋势。

    那些人利用打击士绅的机会开始抱团,却不是取暖,只是想互相帮衬,以获取更大的利益。

    结党!

    朱瞻基的眸色冷了几分。

    “吃饱穿暖,这是基本的要求。大明开国数十载,先驱除鞑虏,其后在民生上着力不少,如今算是有了温饱,皆是太祖高皇帝、文皇帝、以及先帝的功劳。”

    这是政治定调,群臣也没敢走神,都仔细听着。

    朱瞻基端坐着,神色肃然。

    “纵观史册,如大明这般的罕有,诸卿可满意了吗?”

    君王垂询,杨荣出班道:“陛下,我巍巍大明,自当不朽。今日饱腹只是一,臣愿看到二,乃至于三,如此致仕之时也可夸耀乡里,史册之上荣耀千古!”

    杨荣的声音清越,他侧身看着文官这边,说道:“本官遍阅史书,我大明这等明君辈出的朝代未曾见过,诸君当勉力辅佐君王,关切江湖,如此,大明当超越千古,成就大盛世!”

    这一番话既有对皇帝的肯定,也有对同僚的鼓励,堪称是铿锵有力。

    不少臣子心中激荡,只觉得盛世就在眼前,而自己以后就是缔造这个盛世的一员。

    朱瞻基微微点头,杨荣以前机变无双,现在却把这个机变用在了首辅的职位上,多了几分稳重。

    这才是首辅啊!

    他心中满意,却不由自主的在思量着可以替代杨荣的人选。

    杨士奇不错,但稳重有余,机变却差了许多。

    金幼孜立场过于坚定,不是首辅的合适人选。

    黄淮……

    朱瞻基微微摇头,黄淮的身体终究有些隐患,加之他是坚定的反方派,所以朱瞻基不会考虑他,

    所谓的反方派,实则就是反对革新的一派,虽说没结党,可暗中自有默契。

    而杨溥更是不适合。

    杨溥的城府颇深,但近几年却渐渐的话多了起来。这不是性子变了,而是局势变了。

    这等人朱瞻基自然是要盯着的,他在倒是好说,若是他有个意外,幼小的继承人哪里磨得过这等人。

    这些心思看似很长,但电光火石间,不过是一瞬而已。

    群臣开始赞颂,这也是今天的主题。

    等赞颂结束后,按照规矩,朱瞻基做个总结就该结束了大朝会。

    他目光缓缓看过群臣,群臣纷纷低头,就像是春风中的嫩叶。

    “朕登基几载,幸得诸卿辅佐,才有了大明的今日。”

    他看到了方醒,那厮看似恭谨,可朱瞻基敢打包票,方醒肯定是在琢磨着回家怎么去哄闺女。

    心中微微一笑,朱瞻基说道:“君臣相处之道你等想必都该知道,朕以为当以国事为先,聚力为上。”

    群臣在听着,连方醒都在听着,因为他觉得味道不大对。

    “聚力,君臣聚力最好,可朕看了史书上的聚力却大多是臣子,也就是……结党!”

    朱瞻基的话仿佛是一记炸雷,炸的群臣都有些发蒙。

    杨荣更是心中发愁,觉得皇帝太沉不住气了,居然在大朝会上向那些人开战。

    时机不对啊陛下!

    方醒也有些愕然。朱瞻基居然会突然发难,这个也出乎了他的预料。

    所谓大朝会,大,就是指朝会的地方大。

    大伙儿都站在外面呢,冷风吹着,不少人都在吸着鼻子,没法不大啊!

    另一个大就是人多,有资格出席的官员,甚至包括各国使者都要来参加。

    奉天殿的前方站满了朝臣,周围几堆大汉将军挺立着,精神倍儿好。

    群臣的精神却不大好,被皇帝吓到了。

    结党啊!

    这个指控太严重了。

    皇帝一旦指控你结党,什么首辅,什么尚书都没辙,除非是大家齐心协力想把皇帝压制住,否则你就赶紧请辞吧,否则等皇帝压不住火气时,直接开口让你滚蛋,那时候里子面子可都没了。

    心中有鬼的人自然惶然不安,心中没鬼的也在担心皇帝对臣子越来越严苛的态度。

    “朕听闻诸卿闲暇时多有感慨,为官一任,造福一方。为官一任,尽力辅佐。可朕想说的是,结党不行!”

    “结党就是朝争的开端,渐渐的整日只顾着盯住对手的错处,一心只想着把他们弄下去,这样的人,何以为官?”

    杀气渐渐充盈,那些心中有鬼的官员都战战兢兢的,有人的身体甚至都开始了摇晃。

    朱瞻基看着下方的官员,声音柔和了些:“为官不易,要珍惜。”

    这几乎是最严重的警告。

    方醒听到了些味道,就出班说道:“陛下,臣以为结党之人大多心术不正,此等人就该赶出朝堂,让后人知道朝堂之上不是结党营私之地。”

    群臣愕然,心想这厮冒出来干什么?

    而且哪朝哪代不结党?

    方醒吸吸鼻子,继续说道:“臣好歹也看了些史书,不管是汉唐还是前宋,实则都是亡于党争。”

    他看着群臣,诚恳的道:“结党就是祸国,诸位不可不警惕,否则到时候掉了脑袋还说自家是忠臣,忠的比太后娘娘养的那条狗还忠。”

    卧槽!

    那些文官几乎想扑过来和方醒拼命,几个冲动的被身边的同僚给拉住了,可那鼻息咻咻,面色通红的模样,就和被绳子拉住的看家狗一个样。

    恶毒啊!

    居然把大家比作了狗!

    方醒愕然道:“方某只是说了那些结党之人,诸位为何要对号入座呢?”

    噗!

    那几个扑的最凶的官员中,一人突然仰头喷出一口血来,然后就往后倒去。

    方醒这次是真的愕然了,觉得自己的嘴是不是太毒了些,居然把人骂吐血了。

    “假的!”

    徐景昌虽然对朝政不大了解,可眼睛却毒。

    方醒收回‘关切的’眼神,徐景昌垂首低声道:“刚才他看了一眼陛下,然后才仰头吐血,那一眼可没什么惶然,都是算计。”

    方醒刚才没注意那边,此刻听了这话,就看过去。

    “来人呐!”

    两个文官一把扶住了那吐血晕倒的同僚,然后悲愤的喊道。

    等大汉将军把那人架了出去后,文官里面嗡嗡声大作,看向方醒的眼神不善。

    方醒不相让的看着他们,说道:“这是恼羞成怒,气急攻心了吧?方某只是说了结党,自己就马上跳进去,唯恐别人不知道你们结党吗?”

    那几人顿时气得指着方醒,却无法驳斥,那滋味别提多憋屈了。

    方醒许久都没耍嘴皮子了,他们一时间忘却了此事,贸然出击,就被方醒扇了耳光。

    那个装吐血晕倒的货更是给方醒增加了气势和光环,何其的蠢笨如猪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